日本低端制造业升级启示

中国的低级加工产业似乎已经走到了尽头,最近所发生的很多事情告诉人们中国的产业急需升级,不升级没有活路。但“产业升级”是一个自然过程的结果,不是搞大张旗鼓的宣传能够起到作用的,也不是谁着急就能升上去的。产业升级是逼出来的,没有哪个企业或哪个经营者会在没有外在压力的情况下去改变自己的产品结构。

持续的压力

日本低端制造业的升级到现在一直在进行中,因为日本的制造业一直在各种压力之下,有日元升值在价格上带来的压力,有来自韩国、中国台湾的中档产品的压力,也有来自中国和东南亚的低档产品的压力,研究日本的例子就会发现产业升级完全是一种不得已的行为,并不是什么主动进行的。###

提到日本的中小企业,人们自然会想到大阪府的东大阪市和东京都的大田区,这两个地区没有上规模的大企业,全是中小企业。战前和战争的时候基本上都和军工生产有关,为军事工业提供零部件和加工,战后则转向了民用,为日本各大企业提供配套零部件,也利用日本廉价的人工和长期积累的制造经验向全世界提供着各种小商品,比如1986年广场协议时日本在钉子、螺丝、螺丝帽这种小五金生产上就占有全世界生产份额的60%。

普通的螺钉类不需要什么很了不起的技术,随着广场协议之后的日元急剧升值,中级以下的产品基本上都转向了韩国、中国台湾和中国大陆,进入21世纪的时候日本在螺钉产业所占的产值份额已经下降到20%,数量只有10%,现在就更少了,在标准品的螺钉市场上已经看不到日本产品了。

原来生产螺钉的企业怎么办?关门是一种选择,这种做法在日本叫“废业”,但不是所有老板都能够做这种选择的,关门以后的生活怎么办?日本的中小企业主们当然很有钱,但大多数都没有很多的积蓄,平常有了点钱都花到企业生产上去了,不少人的家庭财产都押在银行里。公司还在营业的话,个人和家族就能活下去,一旦关门歇业,如何养活一家老小?再者,即使有钱也没有几个人肯放弃有时甚至是几代人传下来的企业。

转行是个听起来容易做起来难的主意。从事制造业所积累的经验都是范围很窄的,可能能够转产到类似的行当去,但一般说来,一个行当做不下去了临近的行当也好不了哪去,至于转到毫不相关的行当而又能够成功的例子几乎没有。

所以绝大多数日本低端制造企业面对外部压力唯一能够选择的道路就是不断挖潜改革,用日语说来就是“再拧一把干毛巾”,改进生产工艺和流程,降低造价,加快速度,同时引进新设备和新技术,生产国外还暂时不能生产的产品。最理想的是能够开发出有市场的新产品,这样就能一举走出困境。

“竹中”的探索

东大阪市有一个叫“竹中制作所”的小企业就是开发出了深受市场欢迎的新产品的企业。竹中制作所从战前就开始生产飞机和舰船用的螺帽、螺栓,战后最风光的时候曾经有过220名员工,年间产值40亿日元,赢利三亿日元。但从1984年开始连续四年出现赤字,产值下降到17亿日元,公司开不下去了。

但是这时候来了泡沫经济,螺帽、螺栓的价格又上来了,似乎公司又要活了。别的同行业公司又开始重新扩大规模,添置设备,但竹中制作所的社长竹中弘忠没有这样做,他认为这种谁都可以制造的普通螺栓、螺钉已经找不出理由在日本继续制造了,目前的好景气应该只是暂时的相对现象,接着来的肯定是绝对的不景气,对策要么是关门歇业不干,要么就得做别人做不出来的东西。

这时有个在炼油厂工作的朋友向竹中社长提了一个建议,开发能够防止海风里所含有的盐分侵蚀的螺栓出来。普通的镀锌螺栓一般在使用100小时以后就开始生锈,给海上和海岸附近的石油设施的维护造成非常沉重的负担,如果能够开发出耐腐蚀的螺栓,四面全是海洋的岛国日本应该有很大的需求。

黑色金属防腐不是什么难题,但当时在螺栓应用上还存在很大问题。竹中制作所产品的开发花了5年时间,到底是怎么实现的属于秘不外传的企业秘密,没人知道。但是反正到最后弄出来了现在叫做“TAKECODE-1000”的特殊镀膜螺栓。

新产品出来了,但是竹中制作所花了3年时间,没能在国内销售出去一根螺栓。随便销售人员如何向大公司解说这种镀膜螺栓起码能耐海风腐蚀4000小时,甚至在海水中浸泡4000小时以后腐蚀面积也不到10%,这些都没用,

日本的大公司都以保守著称,特别在自主采用新技术和新工艺方面更是如此。日本人在决定使用某种技术或者工艺时,有无“实绩”是非常重要的,因为使用旧技术和工艺,出了事没有人需要承担责任,只要改进旧技术和工艺即可,但如果有谁主动去采取新技术和新工艺而发生了事故则这个人必须承担全部责任。

“有使用实绩吗?”没有使用实绩,本人为什么去吃第一个螃蟹呢?甚至有人公开对竹中制作所的销售人员说:“你说的再好也没有用,我承认可能这确实是一个好东西,但要我拿一生的前途来交换你们公司的产品可不行。”

到了第三年,竹中社长只好把目光转向国外。

和日本企业的那种“购买部”,“仕入部”,或者“资材部”握有物资采购的绝对权力不同,美国企业的技术人员在选择资材的时候有很大的权力,这样新东西打进去的可能性就大得多。

竹中社长带着样品和测试数据亲自去了美国休斯顿的埃索石油公司总部,埃索石油公司经过仔细的审查以后把竹中制作所的名字和他们名叫“TAKECODE-1000”的特殊镀膜螺栓刊登在他们公司的《Master Vendor's List》(主要配件供应商名单)上了,但并没有实际购买。

但对于竹中制作所来说这就已经足够了。竹中制作所再拿着这本名册满世界去找买主,最后第一笔生意是和马来西亚国营石油公司做的,以后美孚和壳牌石油公司也开始使用这种产品。这就算有了实绩,这时候原来再三拒绝使用的日本公司也争先恐后地开始使用竹中制作所的产品了,到现在竹中制作所产品的90%实际上是在日本国内销售,外国公司反而弄不到了。

一般的螺帽、螺栓每吨的售价在10万到15万日元,而TAKECODE-1000的售价是100万日元左右,如果材料是特殊合金的话,每吨千万日元也能见到,这种螺栓其实有点品质过剩的味道,单纯从造价的观点来考虑没有必要如此讲究,但现在的现状是还没有人能够拿出能够在同等条件下使用的山寨产品,而海上石油开采,海岸石油设施以及和原子能有关的设施离开了TAKECODE-1000无从谈起,因此人们也只能忍受这个高价或者说天价。

日本这种产业升级的例子很多,但基本上都是存亡的边缘而去寻找新的生路的例子。日本政府对产业转型升级是十分重视的,经常有新的支持政策或措施出台,但是没有看到企业靠这种政策成功的例子。因为企业只有找到了生路才意味着升级成功,反之就是废业或者破产倒闭,商场上的竞争就是这样残酷。“产业升级”并没有什么现成的道路可走,只是竞争的结果,因为没有人知道升级的方向。

来源:价值中国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