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朝阳:效率CEO

今年12月的一个下午,搜狐(NASDAQ:SOHU)董事局主席兼CEO张朝阳坐在昆仑饭店29层餐厅的桌边,身穿墨绿色开领秋衣,随意地喝着普洱茶,看起来心情不错。

这是在两个小时前接到他的电话时才临时决定的采访地点,他的秘书或者其他任何工作人员都不能确定哪天 “他能够既有时间又有心情”来接受访问,因为他们也不知道张朝阳哪天才会去办公室、能待多久。

“我不相信什么事情都是重要的。”张朝阳直言不讳,他说尽量让员工不做无用功,“这样跟我一起工作应该就不累”。例如他的秘书,他几乎不让秘书帮他定什么行程,也不用替他准备什么发言稿或者PPT之类的东西,他的演讲都是自己准备或者即兴而为。 ###

张朝阳基本上没有什么时间表,他总是突然兴起就把某个中层或员工叫到办公室来聊聊。是的,张朝阳喜欢按照自己的心情来安排工作,事实上他现在去办公室的时间非常少,每天平均不过五六个小时。

但就是这样一位 “不靠谱”的CEO,却带领搜狐摆脱了单一门户品牌广告收入,在金融海啸中分拆游戏业务上市,把搜狗输入法做成了目前装机量最大的输入法,并且身先士卒在中国掀起了一次打击盗版、影响影视剧产业链的革命。

今年8月,基于搜狐近三年来的财务表现,美国《财富》杂志将搜狐评为全球第三成长最快公司。

出生于陕西省西安市的张朝阳算是中国最早的一批“知本家”。

1986年毕业于清华大学物理系的张朝阳同年考取李政道奖学金赴美留学,他是最早一批拿到美国风险投资回国创业的中国知识青年之一,是最早在中国开新闻发布会的公司老板,也是中国最早一批上市的门户网站的CEO。

他也可以算是中国互联网公司CEO中绝无仅有的一人:不向华尔街妥协,公开表示不跟着华尔街的指挥棒转。即便股票跌到一美元的时候,他仍然坚定地对媒体强调他的技术路线——尽管那个时候没有几家媒体相信他的话,直到他用业绩证明了自己的判断是正确的。

一直到现在他都认为华尔街在低估搜狐的股票,称在纳斯达克的中国上市公司都是“孤儿股”——用户在中国,但用户却没办法买搜狐的股票,投资人则是华尔街那些连中文都看不懂只能看财务数据的老外。

他从不宣扬却也不刻意掩饰自己的财富,他买了一艘私人游艇,隔两三个月就去出海一次,而且他计划以后还要去得更加频繁……

他还喜欢登山,和万科集团董事长王石是至交好友,2002年时两人就一起登过海拔5355米四姑娘山,在雪山顶峰会合。也许是爬雪山结下的友谊,2008年王石还推荐张朝阳出任瑞士旅游局的形象大使。

张朝阳登的最高峰是海拔6666米的珠峰,但那次纯粹是为了工作——搜狐彩信报道组在珠峰海拔6666米拍下彩信。此后他还登过海拔5396米的云南哈巴雪山、海拔6026米的西藏启孜峰、海拔6178.6米的玉珠峰、海拔6330米的唐拉昂曲峰。

当他感受到运动的乐趣时,就把这变成了搜狐中高层的“必修课”。

2009年5月,他把搜狐的中高层都拉到了雪宝顶,但当时登顶的道路被毁,他们不得不从雪山西壁开辟了一条新路,由于过于陡峭,每个教练只能带一个人,因此最终只有张朝阳、CTO王小川等五人登上了最高峰。

张朝阳还有一个雄心壮志是要活150岁,并且坚信可以成真。为此他几年来一直坚持锻炼身体,以前是坚持每天从住处走到自己的办公室,现在则更多的是在家里运动。每天都要在跑步、太极拳等运动上花一个半小时。

他还在研究睡眠的科学,有相当一段时间坚持早睡,一段时间晚睡,还有一段时间尝试不睡觉。他坚持记“睡眠日记”已经一年有余,但尚未摸索出最佳的睡眠规律。

他对娱乐业抱有浓厚的兴趣。他说自己在美国读书时看了很多电影,对美国各大新闻媒体了如指掌,他自己也喜欢成为公众人物,几年前还曾经为《时尚健康》杂志拍了上身全裸的封面照。

他认为自己的艺术细胞很强,特别是在音乐和舞蹈上感觉特别好,很有天分,还曾经想要出一张自己的唱片专辑,这也是他喜欢混迹娱乐圈的原因之一。他和赵本山、王中军都是好朋友——事实上用张朝阳自己的话说,娱乐圈没有几个人不是他的好朋友。

张朝阳的“粉丝”对他的评价是,“行动中,张扬是他拥抱世界的态度;沉思中,内敛是他与生俱来的性格”。

“我的思想是没有边界的,你看到的我是Original的。”张朝阳说,就是“原汁原味”的他。

张朝阳形容自己早期是搜狐的“市场部总经理”,后来是“技术部总经理”,而现在只是一个“人事部总经理”。

这一切都是基于 “效率”两个字——他只做效率最高的事。

 

 更多相关阅读:

张朝阳转变

张朝阳:不断地自我删除

张朝阳:不完全的市场经济时刻在妨碍竞争

 

@@@

最早,他认为自己就是一个市场部总经理,因为这个阶段的搜狐特别需要宣传,所以他就自己出来宣传,他认为自己出来的好处是媒体的关注度高,可以把搜狐需要传递出去的信息放大很多倍,对公司来讲是效率最高的。

而第二阶段则是主抓技术的时候,那段时间张朝阳自己去抓技术,当时正是搜狐一直在喊“技术的搜狐”的时期,相继推出了多款重量级产品:搜狐矩阵、P2P技术、搜狗输入法、搜狗浏览器等等。

但是现在,张朝阳认为自己24小时去全身心投入的效率一定没有找专业的经理人来得“划算”——他们可以充满热情、激情地去做各种职位上需要完成的工作。而他自己的任务只是要为公司找到这些适合的人。

因此,他愿意花一两个星期去研究、面试一个公司高管,一旦这个人找对了,他便又可以去做自己想做的事。

也许这就是为什么在半个月前的11月30日,搜狐宣布王昕等三名高管获得了晋升:一直管理广告营销部、17173、焦点房产事业部、汽车事业部和市场部的王昕成为搜狐联席总裁兼首席运营官(COO)。

与此同时,在推动搜狐技术驱动文化中起到关键作用的王小川晋升为首席技术官(CTO)。先后理顺网络运营部门,成功完成passport项目,主导了与央视的奥运视频合作技术项目并接手搜狗搜索的周霖,则晋升为技术副总裁。

张朝阳称,搜狐的高管团队基本搞定。他的目的是让王昕继续发挥他在业务上的前瞻能力和管理上的公正公平,为搜狐坚守广告收入生命线,推动搜狐品牌不断提升。

而王小川从建立研发中心到搜狗搜索引擎推出,到搜狗拼音输入法的成功,再到搜狗浏览器的开发上一直带领搜狐的团队不断开创新领域,因此要他继续在技术上为搜狐的创新奠定基础。

果说2008年是奥运会让搜狐从一个剑走偏锋的网站成为主流网络媒体的话,那么2009年则是视频让搜狐又处在风口浪尖之上。这都缘于张朝阳“视频+文字”的全新媒体战略,电视剧《大秦帝国》则是这个战略的最新突破口。

视频对门户网站的意义很容易理解,但外界可能很难理解搜狐对影视行业的意义。不过导演黄健中心里一定很清楚:他苦心拍摄的电视剧《大秦帝国》在杀青整整两年后仍然无法登上电视荧屏,2009年的5月,张朝阳却派人以每集2.5万元的价格拿下了网络首播权。

尽管仅仅比电视台早播8天,但这已经完全改写了中国影视剧发行的历史——那些有远见的版权拥有者开始不再把网络视频当作是前期预热的工具,他们已经开始认识到,未来网站视频将可能成为自己的一个重要发行渠道——现在,每集电视剧卖给网站的价格已经远远高过了每集2.5万元这个数字,而电视台的收购价却不会这么水涨船高。

而搜狐在《大秦帝国》上也摸出了一条道路:《大秦帝国》把新媒体独播权卖给搜狐,搜狐用这个拿到了创维的广告,创维获得独家冠名和贴片广告权,同时获得在卖场播放《大秦帝国》吸引消费者购买电视机的权利。

毫无疑问,这是张朝阳心中最理想、最健康的链条,也是他一直呼吁的良性循环。

事实上,张朝阳很难不成为业界关注的焦点——就在视频网站崛起的时候,搜狐起诉视频分享网站盗版的事又搞得甚嚣尘上。

张朝阳称这是搜狐少有的 “主动”选择。他坦陈搜狐此前的一些做法是“怎么样对搜狐有利就怎么做”,例如MP3搜索,毕竟能够为搜狐带来流量,因此张也对外表示“只要百度关停MP3搜狐就一定关”。

他坦言以前搜狐不关心产业,但2009年的打击盗版则是搜狐首次在做一件关乎影视业产业链生命线的事。这在2008年他拿下奥运赞助商的时候就已经深刻体会到,只要能够认真地去打击盗版,网络视频是可以从广告上得到丰厚回报的。

“2010年我们还会投更多的钱去购买影视剧正版版权,同时把打击盗版进行到底。”张朝阳说,他还计划在渠道战略上继续推进搜狗输入法、搜狗浏览器和搜狗搜索引擎等产品。

就在张朝阳计划着怎么进一步做大搜狐的媒体战略时,美国市场研究公司GridstoneResearch的分析师纳维恩-塞尔瓦拉(NaveenSelvaraj)按照近三年的复合年均增长率 (CAGR)、有组的增长模式、市值、运营现金流增长率(超过10%)、分红利息数量、去年股价涨幅(50%以上)等指标衡量,把搜狐的股票列为六大具有吸引力的网游和基础设施软件股票之一。

 

 更多相关阅读:

张朝阳转变

张朝阳:不断地自我删除

张朝阳:不完全的市场经济时刻在妨碍竞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