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优质银行施以援手

近期,全球各地宣告破产的金融机构名单不断增加:英国Northen Rock银行、贝尔斯登公司、华盛顿互惠银行、冰岛Kaupthing银行、IndyMac银行、德国Hypo Real Estate Holding公司、Bradford and Bingley银行等等。

当银行无法偿还负债时,就会陷入破产。但是破产并不一定意味着银行缺乏偿付能力。

我们必须理解有偿付能力的银行与缺乏偿付能力的银行之间存在怎样的差异。缺乏偿付能力的银行作出糟糕的投资决策,并且因此无法产生足够的回报来偿还负债。

具备偿付能力的银行具备可靠的经济实力。但是如果过多存款人决定同时提取存款,那么这类银行也可能会破产。由于资产的紧急出售通常效率低下,银行可能无法完全实现良好投资的价值,以至于无法令存款人满意,会因为暂时性的流动性问题而遭致破产。这类银行具备偿付能力,但流动性较低。###

作为最后贷款人,各国央行能够避免有偿付能力的银行惨遭倒闭。它们可以为这类机构提供流动性。因此,得到援救的银行可以在未来良好资产实现回报时偿还央行提供的贷款。在央行不加干预的情况下,资产将会以急售价格出售。因此,央行可以为具备偿付能力的金融机构提供紧急资金,从而提高银行体系的效率。

但是,其中也存在着问题:在实践中,政策制定者可能会发现很难区分有偿付能力的银行和缺乏偿付能力的银行。理论上,央行只应该救援有偿付能力的金融机构。但是由于信息不完善,它们也可能会对缺乏偿债能力的银行错施援手。

美国政府是否的确知道弗雷迪马克、房利美和美国国际集团具备偿付能力,只是缺乏流动性——因此成为救援计划的候选人;而雷曼兄弟公司和华盛顿互惠银行缺乏偿付能力——因此理应破产,由政府查封?

在竞争激烈的银行体系中,这类信息不对称可能会影响到银行承担风险的行为。如果它们知道即便自身缺乏偿付能力,也可能会成为救援的对象,那么银行就会做出高风险的投资决策。它们可能最终会持有次级资产,因此很容易遭受冲击。

如果央行能够让具备偿付能力但暂时缺乏流动性的金融机构免于破产,那么其救援行动可能会十分有效;但是,如果这些行为导致银行对高风险的资产进行投资,那么就是无效的。这是否意味着我们应该抛弃救援政策工具?

答案是否定的。央行如果无法对缺乏流动性的银行提供援助,那么在金融危机中就会丧失重要武器。我们所能做的就是控制道德风险问题。

让银行具备更高的透明度,改善银行业的监督机制,就能实现这个目标。随着透明度的提高,对于缺乏偿付能力、做出糟糕投资决策的金融机构,央行滥施援手的可能性就会有所降低。

有时,央行会有意援助缺乏偿付能力的金融机构。这是因为这类机构可能规模太大,一旦破产,会引发金融浩劫。例如,政府为美国国际集团提供了850亿美元(1260亿新元)的紧急资金,原因是这家企业与金融体系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如果破产,会造成连锁效应。

可供监管部门使用的另一种工具是存款保险。如果银行即将破产,存款保险的提供者(无论是政府还是商业实体)将向存款人付款。

但是保险也会导致道德风险。例如,与没有购买汽车保险的人士相比,拥有车险的人可能会对车辆的保护度不够。同样的,持有存款保险的银行也可能会持有高风险的资产。

然而,存款保险可以让存款人放心,知道他们的金钱安然无恙,从而遏制恐慌挤兑。最近几周中,许多政府扩大了存款保险的幅度。美国政府将存款保险的幅度从10万美元提高到25万美元。英国政府则将零售存款保险从35,000英镑(89,500新元)提高到50,000英镑。澳大利亚、香港和最近的新加坡政府都已决定为所有存款提供完全保险。

可能在某些情况下,存款保险并不充足。即便持有保险,当银行破产时,存款人可能仍然不得不处理各种繁文缛节,才能拿到属于自己的钱。例如去年,当英国Northern Rock银行倒闭时,存款人等待了数月之久,才拿回存款。

人们采用银行账户来轻松获取流动性。即便在无需官僚手续的情况下,存款人仍然可能为了安心而提取存款。例如,尽管存在存款保险,但当听说银行境况不佳时,存款人仍然立刻从冰岛Icesave银行中取回存款。

存款保险的确能够提供救济。但是也可能会累积成未来的问题。例如,在华盛顿互惠银行破产后,美国联邦存款保险公司(FDIC)的准备金消耗殆尽,以至于无力承担另一次救援。今年6月30日,华盛顿互惠银行的保险存款金额为1430亿美元,约为存款保险基金规模的三倍。FDIC的幸运之处在于,摩根大通银行同意收购华盛顿互惠银行的银行业务。持怀疑态度的人士认为,FDIC之后提高了存款保险幅度,是为了避免另一次无力偿付。

存款保险以及央行对具备偿付能力但流动性较低的银行伸出援助之手,都是重要的政策工具。但是在金融危机进一步损害现实经济之前,政府部门(尤其在欧美国家)还需要辨别并处理问题的根源——银行资产负债表上的不良资产、资本化不充分的银行等等。

 

作者是新加坡国立大学管理学院主力教授兼国大风险管理学院研究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