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是道德风险中的大赢家

英国首相布朗已经表示,始于9月15日的一周将成为未来多年的研究对象,将被称为“世界旋转不止的一周——而以往的稳定局面急转直下”。

在这一周中,雷曼兄弟公司申请破产,美林证券和苏格兰哈里法克斯银行分别出售给了美国银行和劳埃德银行,美国政府向美国国际集团施以援手,然后又提交美国国会,请求批准投资7000亿美元(1万亿新元)的金融业援救计划。

这场金融风暴与经济混乱的核心是四个字:道德风险。

这个术语来自保险行业,所指代的情境包含两个组成部分:在这项利益冲突中,一方承担另一方的行为后果,而承担后果的一方无法控制另一方的行为。###

听上去很复杂?实际情况十分简单。以新加坡国立大学员工所购买的新加坡保险公司i-MediCare保险为例。每次前往综合医院看病,我必须承担5新元的医疗费用,其余由新加坡保险公司支付。

在支付5新元的情况下,我会选择普通药物还是品牌产品?普通药物的费用可能只是品牌产品的十分之一,但节约费用对我并没有什么好处。新加坡保险公司无法控制我对药品的选择,却要对我的行为承担完全的财务后果。

汽车保险提供商是另一个典型例子。购买综合保险的汽车车主可能并不会倍加谨慎。于是,车险行业发明了“无赔付奖励”的概念,鼓励车主谨慎驾驶。这类奖励调整了保险公司和车主之间的利益。

医疗保险行业也认识到了道德风险的潜力。许多保险计划包括联合支付的部分:我索赔的金额越高,自行负担的金额也就越多。这种方式将让我有意识地选择价格较低的药品,尽可能减少看病的次数。

道德风险如何导致当前的金融风险?整个事件毫无新意,与20世纪80年代拉丁美洲贷款拖垮美国银行的情况如出一辙。

众所周知,华尔街银行向高级雇员支付相对较低的薪资,每年仅为数十万美元。他们的大部分收入来自激励薪酬:奖金、利润分享、绩效股票、股票期权。他们几乎被迫产生大量业务和利润。迅速增长利润的方式之一是运用财经杠杆。

假设一家银行拥有100万美元的资本,又以5%的利率借出100万美元。其利息收入为50,000美元,资本回报率将为5%。现在,假设除了100万美元的资本之外,银行又以4%的利息借得900万美元(杠杆比率为9:1)。然后,它以5%的利率借出1000万美元。那么,其利息收入将为50万美元。银行将对贷款支付36万美元的利息,因此净收入为14万美元。这样,银行的资本回报率将高达14%!

太棒了。银行能够享受更高的盈利,当然也能相应地对雇员提供奖金、绩效股票和股票期权等奖励。

近年来,投资银行提供这类颇具吸引力的薪酬计划,成为MBA应届毕业生的首要选择。据称,雷曼兄弟公司首席执行官Richard Fuld去年的收入为4500万美元。如此惊人的薪酬甚至吸引世界一流的金融学者辞去终生教授职位,加入华尔街的行列。

投资银行如何才能赚取如此高的盈利,支付如此丰厚的薪酬?通过财经杠杆。投资银行举债经营的幅度比商业银行高出50%以上。

财经杠杆中何处存在道德风险?难道不是皆大欢喜吗?

随着杠杆比率的提高,银行将承担更多风险。增加风险的来源之一是借贷资金。银行可能无法以同样的利率对贷款进行展期——近期的雷曼兄弟公司和之前的贝尔斯登公司就是其中的典型例子。

风险的另一个来源在于贷款人的质量。当银行将贷款金额从100万美元提高到1000万美元时,将不得不吸收新的客户。新客户是否和前100万美元的贷款客户同样可靠,同样值得信任?未必。

但是,微妙之处在于当银行提高杠杆比率时,新增风险并不明显。这些额外风险将在一段时间之后才有所彰显——几个月后,或许几年之后。

当银行兴高采烈地增加杠杆比率和贷款金额时,将会记录(在金融行业的术语中称为“登记”)大幅度的利润增长。股东们深感欣慰,而银行经理们也将领取激励薪酬。

道德风险的出现是由于额外的风险只有在之后才会显现,但是到了那时,经理人们早已领取了奖金。许多人可能已经离开了银行。事实上,有些人甚至已经在加勒比海阳光灿烂的度假胜地安度晚年。

当银行的贷款展期遇到困难,或是贷款人违约,谁将承担责任?是银行股东——如果银行的规模够大,可能还会牵连到政府。但那又另当别论。

另一个相关的道德风险来自证券化。金融机构通过抵押贷款,为房屋购买者提供资金。以往,由金融机构持有抵押贷款,收取利息和还款。

但是现在,金融机构对抵押贷款进行包装和捆绑,称为抵押贷款证券,然后出售给投资者。抵押贷款证券甚至可以重新包装成债务抵押债券。这种复杂流程被称为证券化。

正如我的同事Anand Srinivasan教授在稍后的系列文章中即将指出的,与计划持有的抵押贷款相比,对于计划证券化的抵押贷款,银行在批准贷款人时较不严格。这就是道德风险,简单明确,可以预期。当其他人将承担后果,何必如此辛苦谨慎?它们只需收取抵押贷款的手续费,将风险转移给他人,仅此而已。

无论你如何看待,银行业(尤其是投资银行行业)深受道德风险的困扰。必赢无疑。

 

 

作者是新加坡国立大学管理学院商业政策教授兼信息系统与经济学教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