坏经济会让人变好么?

坏经济啥样的:许多产业面对需求不振,开工不足,因此就业锐减,直接影响到了职员收入与生活质量;新产业转换,但是很多工人还没有获得新的职业技能,因此只好依靠社会保障度日;股市与投资市场的波动,使得投资者观望不前,导致投资市场进一步低迷,由于投资收益的下降,人们对于未来的生活改善的信心进一步下降;职业收入与投资收益的下降导致购买预期的降低,消费信心大幅滑落,除了低端消费品以外,大部分中高端产品销售出现了滞碍,人们普遍感到市道趋冷。坏人啥样的:很难严格定义坏人,因为人们经常把不遵守公共规则或者侵犯自己利益的人当做坏人,而我把坏人定义为自我膨胀的骄傲者,也许他本身并不信奉邪恶的信条,也并不直接主张为我们不耻的做法,但是他在追求自我的目标、期望、欲求方面过了某种限度,以至于我们只好用贪婪、骄傲、无度来形容他们。在《圣经》里面,魔鬼撒旦其实原来是个天使,而且还是地位蛮高的天使长,就是因为老在上帝面前走动,感觉自己似乎比上帝还高明,觉得上帝要没他都不成似的,这样的骄傲才使得他成了万恶之表。在这个意义上,我把好坏定义在分寸的把握上,无度谓之坏,节制谓之好。###

在经济繁荣时期,人们对于整体经济、行业与自己收入的预期看好,因此会在消费行为方面表现出过度或者超常消费的倾向。比如美国的消费者在经济繁荣时期就在信用消费方面明显地表现出无度,即使收入很低的人群也在大量进行高额度的信用消费,甚至连政府部门与金融机构也在促发大家基于久远未来的正面信心基础上进行自己无法评估与控制风险的消费,次贷就是一个典型与显著的例子。再比如趋优消费就往往在繁荣时期表现得非常突出,趋优消费的特点是人们不安于消费与自己的社会阶层、消费购买力水平与常规生活水平对应的消费品与服务,而乐于集中购买力去选择高于自己实际社会阶层与消费购买力一般水平的产品服务与品牌。以中国为例子,在过去的十年中,中国的奢侈品消费与时尚品消费得到极大的发展,但是只有大约30%左右的消费是由真正对应的群体进行的消费,而大部分的消费是由低于目标群体的消费者进行的趋优消费。虽然中国人一向有进行储蓄的习惯,但是在繁荣时期储蓄更加趋于短期性与非定期储蓄,而新一代消费者中的月光族则大大增加,而父母也不会认真地去节制他们。工作机会也不是问题,因此频繁的跳槽已经有好多年被人们司空见惯。所有这些在我前面说的道德标准的意义上,就是不好的。

经济危机会促发坏经济现象的发生,会导致消费者危机心理的加剧,从而导致人们对于未来的预期发生很大的担心,通常在相对长期的危机预期之下,人们的职业行为与消费行为会发生很大的变化,很典型的是跳槽频率降低、人们职业的稳定要求显著上升,同时收入上升预期下降,而相对的对于购买与使用会显得谨慎,趋优消费大大下降,品牌的溢价意义降低,人们对于产品实惠的重视度上升,中低端货物与服务开始更加畅销,月光族也不再猖獗,投资热度也在降低,比较热的主要是安全型与保障型的投资品。甚至政府也会在这个时候大力倡导对于公款支出方面的浪费了。也许现在的人也有更多的时间与家人呆在一起了,想想繁荣的时候大家真是花太多时间在职业上了。也就是说,在坏经济的时候,人们个体经济行为的节制水平会自然上升,更多的人会表现出节俭、适度或者老式的消费样式,站在老一代人的角度上来看,新一代的消费行为也顺眼多了——哈,人们开始变好了!

变好了又怎么样?经济真是一个奇妙的东西,它似乎不欢迎太好的人,因为要是大家把节俭与实惠的思想贯彻得太深入充分,那么内需就很难启动、企业塑造与提升品牌的积极性会下降。而如果好人做得更深入一点,那么经济就会更坏一点,而如果大家把好人做得长一点,那么经济就会坏得长一点。所以如果我们要希望经济能快一点转好,就不能成为太好的人,而需要成为好了一点点而也要有点坏的人——有所节制也不要那么节制,有所选择也不要那么理性。我们每个人都献出那么一点点的爱,我们大家就可能拥有更美好一点的经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