布雷顿森林货币战的缺憾成果

李美

 

1944年7月,来自44个国家的代表齐聚在美国新罕布什尔州的偏远小镇布雷顿森林。他们在这里涉及一个全球货币体系并组建国际机构来管理。在这次会议上,苏联、法国、中国几强还不具备足够的议事话语权,其他更小或经济总量更低的经济体更是自始至终在扮演“打酱油”角色。所有旁观者都不够重要,大家都在等待英美两国博弈的结果。

英国谈判代表是大名鼎鼎的经济学大师约翰·梅纳德·凯恩斯。凯恩斯赞同政府介入经济,但前提是经济秩序已经陷入无法自发修复的混乱。后来的凯恩斯主义者——主要是指美国政府经济官员和部分自由派经济学家,观点与凯恩斯当初所称的其实已经大相径庭,他们希望政府更深的介入经济调控,部分的效仿苏联经济模式来让经济秩序进入井然有序的状态。

美国谈判代表、美国财政部时任部长助理哈利·德克斯特·怀特就是一个典型的,甚至很有点激进左倾的凯恩斯主义者。怀特不仅憧憬计划经济模式,并且本人就是个苏联间谍——当然,这并没有影响到他在布雷顿森林会议期间为美国争夺货币霸权,将衰落的旧霸主英国从王位上踢下去;但此意识形态缺陷却使得怀特力推形成的布雷顿森林货币体系从一开始就带有重大漏洞,并最终在1971年崩溃。怀特的苏联关系,最终影响到美国在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中的地位,从来就没有美国人出任该组织总裁。

布雷顿森林会议成为了具有讽刺意味的凯恩斯对战凯恩斯主义者的双雄会。凯恩斯当时是享受国际明星待遇的经济学家,美国以及世界其他许多国家的经济政策深受其著作观点影响,但他接受委托的任务却注定不能圆满完成。凯恩斯希望尽可能保留业已破产的英国货币霸权,这当然不为美国所允许,并且他还得尽可能多的争取美国援助和贷款,不得不强压怒火,努力抑制屈辱感。这位经济学大师在布雷顿森林会议结束两年后逝世。

美国外交关系学会国际经济部主任、高级研究员本·斯泰尔,曾任英国皇家事务研究所国际经济部主任,这两家机构分别是美英两国研究国际问题的顶级智库。本·斯泰尔撰写的《布雷顿森林货币战:美元如何统治世界》一书,向人们还原了70年前的那个夏天在布雷顿森林召开的货币峰会场景,叙述了该次会议前后美英等国的角力过程,着重阐释了最终以缺陷版本出台的布雷顿森林货币体系的重要条款的来由。这本书的一大看点就是对凯恩斯和怀特及两人代表的英美两国政治势力的激烈交锋,给予了浓墨重彩的描绘。

按照书中的还原描绘,怀特、美国时任财长摩根索、凯恩斯等人的意识形态立场和个人意志,明显影响了布雷顿森林货币体系的方案内容,自然,英美两国时任最高领导人丘吉尔和罗斯福在其中具有更大的影响力。布雷顿森林体系深刻的改变了国际货币体系,塑造了二战后至今的贸易和金融全球化议程,其具体内容的制定却不受英美等缔约国议会民主框架的约束,更谈不上对公众负责。此后许多年内,美国主导下的多项国际经济、贸易、金融乃至军事谈判议程,也呈现出同样的特点:行政官僚决定方向和细节,议会民主框架和司法部门都变成了无关紧要的橡皮图章。这也是布雷顿森林体系崩溃、美苏两国核控谈判以苏联解体而告终等重大事件之后,许多国家的立法和司法部门收紧缔约权,对行政首长或政府职能部门对外缔结的协议条约加大细节审查力度的原因。

值得一提的是,书中单辟一章专门介绍了凯恩斯经济思想的提升演化过程。凯恩斯是那个时代最为典型的公共知识分子,成名很早,通过大量的报刊专栏文章来阐述主张,成名很久后才开始出版经济学学术作品。凯恩斯备受哈耶克、熊彼特等其他几个经济学大师讥讽的一点是,前者的观点细节经常发生改变,但也正因此,出现在布雷顿森林会议现场的那个凯恩斯,是理论和政策水平最高最成熟的凯恩斯。

怀特计划的核心是一改金本位制度,建立美元本位体系(锚定黄金),但无法确保美国实行的货币政策能够使其维持足够的黄金储备,且迫使全球流通的美元数量越来越大。在怀特看来,这一切并不值得担忧,理由是他对战后全球经济体系走向苏联经济模式的期待(建立起某种全球计划体系)。凯恩斯的计划运行原理更为复杂,目标也更远大,旨在通过新设的国际清算组织来维系所有成员的货币和黄金之间的固定比率,并创造新的国际货币。凯恩斯计划对各国获得成员资格所需遵循的经济标准,作出了限制,而怀特反对这一点,明确提出不以一国的经济结构和组织方式作为先决条件(这是为了苏联)。但令人悲哀的是,衰落的日不落帝国注定无法支撑凯恩斯计划取胜。

几十年后,美国金融危机和欧债危机席卷全球,美欧都设法强压人民币升值,中国央行行长周小川在提出整体上改革并重塑国际货币体系的建议时,特意指出,“以怀特方案为基础的布雷顿森林体系的崩溃显示凯恩斯的方案可能更有远见”,希望创造“新的稳定的以及安全的国际储备货币”。或许在不久后的将来,凯恩斯1944年的智慧才能迎来迟到的胜利。

——本文所评书籍:《布雷顿森林货币战》 本·斯泰尔 著 机械工业出版社

本书网站已连载,阅读请点击:《布雷顿森林货币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