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企业如何寻求最佳交易

随着金融危机在全球蔓延,中资企业面临着许多 “走出去 ”并进行海外并购的机遇。然而,仅有机遇是远远不够的。正如同美国惊悚片中的侦探在确定谁是凶手时,需要分析动机、手段以及时机一样,中资企业在确定并购交易是否合适时也需要考虑这些因素。我们并不缺乏机遇,通常也不缺乏财务手段。需要着重考虑的是如何掌控整个并购、整合、如何对实际的动机有一个清晰的理解。###

美国惊悚片中的侦探在追查凶手时,通常会考虑三个问题:谁可以有手段做出这件事?谁有动机?谁有时机?当中资企业考虑如何利用收购及股权投资实现 “走出去 ”这一目标时,最好也要考虑这些因素。只有在综合考虑上述三个问题后,他们才能确保成功。当然,中资企业数量众多,对海外投资有着各自的看法。他们当中不仅包括中国投资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 “中投 ”)、国家外汇管理局等政府机关,也包括中国银行、联想及海尔等有着不同股东结构和利益相关人的大型企业,还包括曾收购了德国什未林-帕希姆机场(Schwerin¬Parchim)的北京林德国际运输代理有限公司等小型新兴企业。尽管每家企业对于上述三个问题都会有自己的答案,但是其中会有特别重要的关键因素——从机遇入手。

机遇

随着金融危机在全球蔓延,中资企业面临着前所未有的海外并购机遇。对于中国而言,由于中国的股票市场在 2009年已经开始强劲反弹,欧美的资产价格无论是从绝对值还是从相对值的角度都处于低位。许多西方企业需要筹集新的资金 —特别是金融服务领域内的企业;除此之外,汽车业及自然资源业也有此需要。同时,这些企业还会发现,获取信贷变得十分困难 —特别是对那些习惯于从信贷市场上融资的企业而言。

在艰难的市场环境下,由于资金需求不断上升,企业对于潜在的中方投资者的态度明显由以前的冷淡变得热情。在四月份举行的博鳌论坛上,中投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楼继伟谈到了欧洲自 2008年以来的迅速变化。去年,投资机遇总带有一系列的限制。而如今,欧洲将中投视为 “一支不可多得的力量 ”,再也不提任何投资限制。

中资企业并不缺乏海外扩张的机遇,但挑战无处不在。

动机

中国经济保持着高速发展。尽管增速显著放缓,但相对于美国、日本及欧洲等更发达的经济体,中国仍保持着其增幅优势。面对如此强劲的国内增长机遇,为何要走向海外?事实上,走出去的原因众多,但成功的关键却在于个别企业能否确定哪些是对本身企业相关的因素。

当中投和国家外汇管理局利用中国部分外汇储备投资海外企业的少数股权时,投资组合的资产分配是他们决策的关键。如同世界上主要的机构投资者一样,他们寻求资产类别(换而言之,投资不仅限于美国国债)的多元化,以提高他们投资组合的风险调整收益。此外,某些投资旨在获取财务收益之外的互补型协同效应。例如,在中投对黑石和摩根斯坦利所持有的股权这件事上,尽管中投是小股东,且不具备投票权,但此投资能使其接触到众多经验丰富的投资专家,并能获悉他们如何看待潜在的投资机遇方面的意见。而尚在讨论中的对海外自然资源的投资则能使中国在获得经济效益的同时获得更多亟需的原材料。

对于国有或私营领域内的工商企业而言,海外并购能为企业战略提供多方面的支持。一宗海外交易可能出于以下六个潜在的战略动机,而每个动机对如今的中资企业都有着不同的借鉴意义:

一、获得新的增长机遇

全球许多企业在面临国内增速放缓时,都会将眼光投向海外,以寻求更多的增长机遇。另外,如果他们只致力于扩大国内市场份额,则可能会面临许多反垄断方面的限制。事实上,这也是为什么许多西方企业进入中国的原因。然而对于希望 “走出去 ”的中资企业而言,这并不是主要原因。其真正的意义在于,企业希望尽早进入新兴的发展中市场(如非洲、中东等地),以树立牢固地位并引领市场发展趋势。

二、扩大规模

此外,海外并购者可能会寻求在主要市场上树立地位以实现运营的规模效应。这一点对于来自本国市场相对较小的企业而言具有特别的意义:诺基亚如果要参与手机业的竞争,就不能仅限于在芬兰本土市场运营;同样,三星也不能仅依赖于韩国市场。但随着中国的发展壮大,并成为从汽车到电脑等一系列产品在全球数一数二的市场时,扩大规模这一动机对中资企业而言意义不大。尽管如此,长远来说,中资企业希望在美国、日本以及不断整合的欧洲市场中扩大规模。

三、扭亏并增值

有时候,跨国并购发生的原因是:相对较强的企业看到某个竞争对手绩效不佳,认为自己可以收购和整合其业务,并扭转绩效。这就是戴姆勒-奔驰并购克莱斯勒的初衷。而菲亚特目前则正在与通用汽车及克莱斯勒讨论对部分业务进行类似的并购重组。理论上,中资企业相对较强的实力和盈利能力可令并购成为良机。但实际操作上,当面临考虑通过哪些 “手段 ”来确保成功时, “良机 ”的吸引度可能大打折扣。原因在于并购在很大程度上充满着很高的风险。例如,上汽集团在对韩国双龙汽车的并购中就遭遇到了许多挑战。而唯一的例外的是对自然资源类资产的并购,这是基于中国、印度以及全球其他地区不断增长的需求,而大家相信资源价格将在不久之后再次被推高的这个大前提下。这种并购带来的也只是价值上的 “扭转”,无需运营及管理经验就能带来收益。从根本上而言,这是一种基于市场时机选择的投资,利用中国的资本实力从长期资产价格必然上升的趋势中获益。

四、获得稀缺资源

事实上,增长、规模和扭亏等皆不是中国企业进行并购的主因。支持中国的战略目标 --确保能源、基础金属、稀有金属等以及其他众多商品的稳定供应 --才是目前海外并购的主要初衷。。对力拓等企业的控股或参股除了能在商品价格复苏时带来获益的良机外,还能为所需原材料的供应提供除现货市场上采购之外另一种保障方式。当认识到商品买卖将在市场上不断继续后,随着情况的发展,这些投资能为更深层的合作和发展提供选择和灵活性。这种并购不仅有助于提高与不同利益相关人及市场参与者间的了解程度并增进彼此之间的关系,还能为具有重要战略意义的市场带来更多动态信息和深入见解。

五、获得能力及市场知识

获得能力及市场知识是目前最有意义的并购动机。例如,吉利最近以 4,000万美元的价格收购了澳大利亚 DSI自动变速箱公司,以提升其在中国的变速器生产能力。同样,中国银行收购了新加坡飞机租赁公司,以建立其在飞机租赁领域内的专业经验。更为广泛地看来,收购外国企业是在另一个市场中立足的契机,能令企业可以掌握不同的客户需求以及不同的运营方式。这与西方企业在华设立初步机构有许多相似之处。当动机清晰地定位于建立能力而不是规模时,这决定便成为设定并购规模的重要指导方针。此类交易通常规模较小,因此更易于控制和整合。这也是我们稍后谈到 “手段 ”时需要重点考虑的因素。

六、紧跟客户

随着部分中资企业不断跻身国际市场——无论是否采用并购方式——这为这些企业的供应商带来建立类似分布的机会和需要。通过并购和投资可以带来所需的能力和地位。例如,工商银行在南非标准银行中所持有的 20%的股份为中非贸易和业务拓展提供了一个支持平台。这种并购获得成功的关键,在于能否理解在哪些地点和做哪些活动,可使自己的客户从一个重要的中国企业客户变成一个在全球均有价值的客户。

总而言之, “走出去 ”有许多可能的动机。关键在于保持冷静的头脑并从注重实效的角度分析哪些动机切合实际,然后全面地考虑是否具备所需的手段来实现目标。

手段

当股市下跌导致全球信贷紧缩和资本损失时,中国不断利用资金去把握海外并购的机遇。中国的外汇储备不断增加,截至 2009年三月底时,外汇储备达到 19,500亿美元。国有企业能从中资银行放宽贷款以及一系列鼓励并购贷款业务的政策中获益。此外,许多大型中资企业的利润仍十分丰厚。据国资委公布的相关信息, 2009年三月,中国国有企业累计利润同比增长26%。

但是王岐山副总理曾就这些关键问题明确表示过: “海外并购难道仅是一个‘钱’的问题吗?你吃得下来,管得了它吗?”对于吉利是否应该进行大规模海外并购这一问题,王岐山副总理的另一番讲话可供参考: “企业想植根于一个地方,还要靠人脉、环境。你在湖南、在中国能如鱼得水,在国外情况就完全不一样了。”

事实上,非金融领域的手段才是中资企业所面临的最大挑战。而 “硬实力”和“软实力 ”这两种概念有助于解决这些问题。如今,财政基础牢固、规模庞大、实力相对较强的中资企业具备了 “硬实力 ”。但他们往往欠缺能确保并购成功的 “软实力 ”,换而言之,在和对达成成功交易有关键作用的不同利益相关人接洽时,中国企业缺乏吸引、激励并说服他们的能力。其中一个关键挑战在于是否有具备实地评估机遇,也能有效地管理并整合新企业的几个关键人才。此外,在国外这样一个并不熟悉的环境下,推动企业所有利益相关人积极参与的能力也很重要:例如,如何激发并增强不同消费者的热情;如何吸引并激励人才;如何在监管及社会环境(如劳动法)下游刃自如。国资委主任李荣融就曾强调,许多中资企业并没有意识到海外并购的法律风险。

最佳交易:将手段、动机和机遇联系在一起

在目前的环境下,无论是在国内还是在国外,中资企业始终拥有大量的机遇。对于那些习惯于注重资金来源等“硬实力 ”的企业,他们通常认为已经具备了所需的手段。这意味着一旦动机明朗,企业就将准备行动。

但情况并非如此。未来的中方并购者需要重点关注手段、动机与每个机遇之间的关系方面的两类问题:

• “走出去 ”的真正动机是什么?这和整体企业目标和发展是否配合?动机和并购机遇的具体情况是否吻合?涉及哪些利弊权衡及选择?对于并购对象的选择、目标设定及管理方式有哪些启示?
• 对于每个机遇,除了资金之外,哪些是成功真正所需的手段?具体来说,企业本身是否具备成功所需的人员、领导心态以及对海外市场和监管环境的理解?如果并未具备以上条件,如何弥补这些差距,需要多长时间?

中资跨国企业正呈上升趋势,而在加快其增长速度和能力完善方面,并购能发挥重要作用。最终,那些能够将机遇、手段和动机紧密联系在一起,从而寻求最佳交易的企业将会获得成功。

作者简介:柯安德(Andrew Cainey),博斯公司大中华区副总裁,博斯中国战略前瞻研究院院长。

本文由博斯公司授权刊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