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再生能源繁荣的背后(一)

可再生能源发电正以令人惊叹的速度飞速发展。随着欧盟出台政策,将2020年可再生能源占总能源供应的比例提高至20%,以及像美国这样的主要能源市场对可再生能源的兴趣重现,可再生能源发电的未来预期增长速度将更为惊人。金融市场紧跟潮流,上市的可再生能源企业股价一路飙升。投资者急于从繁荣中获利,媒体也忙着从飞速发展的情形中取材。

但是,繁荣背后总隐藏着危机。大体而言,近来欧洲和其他市场上可再生能源的飞速增长,都是与政府的补贴密切相连的。因此,就补贴水平展开的任何争论都会对投资行为产生影响。一直以来在开发可再生能源市场方面占据领导地位的德国,其在风能和沼气发电市场的投资大规模减少,以及海上和改造投资遭到拖延,就是很好的例证。过去,一些市场给光伏发电提供高额补助,在全球范围引起了对生产设备的盲目投资。现在,分析家们认为市场上已出现生产过剩的问题。同时,媒体对进口棕榈油危害热带雨林、单一栽培作物为沼气发电提供原料、公众抵制安装风力涡轮机等的报道,也致使可再生能源技术享有的环保美名受损,若干规模较大的投资项目也因此搁浅。###

可再生能源是在走向破产,还是可望保持持久的发展?本文将在对比当前可再生能源的繁荣景象和近年来其他技术繁荣的基础上,做出评判。

当下的繁荣……与曾经的繁荣

毫无疑问,我们正经历着可再生能源繁荣发展的阶段。在欧盟各国,安装可再生能源发电设备(不含水电)正以每年约14%的速度快速增长。欧盟的政策更规定,到2020年可再生能源占最终能源消耗的比例应达到20%。在如此雄心勃勃的政策驱动下,有人预测在未来12至15年间,可再生能源发电总量占欧盟总发电量的比例将翻两至三番。

无论在欧洲还是世界上其他地方,无论在发电、供热还是化学燃料领域,可再生能源的增长是显而易见的。这里,我们将重点考察可再生能源发电的情况。即便是像国际能源机构这样传统上趋于保守的组织也预测,到2050年全球可再生能源发电量将实现五倍的增长(参见图一)。金融市场和媒体敏锐的把握了这一趋势,其结果是可再生能源企业的股价和市值一路猛增,以往众多中小型企业现在的市值也达到了数十亿美元(参见图二)。

图一:到2050年全球可再生能源发电量增长预测

图二:可再生能源企业股价和市值不断上升

媒体对当前可再生能源飞速发展的大规模报道,常常会给人一种短暂繁荣的感觉,也容易让我们联想起之前的诸多快速增长时期——特别是20世纪90年代互联网出现的短暂繁荣。当时网络股和电信股的关键指数表现与现在可再生能源繁荣时期有着惊人的相似(参见图三)。在互联网繁荣达到顶点之前的五年时间内,纳斯达克最高指数一度超过摩根士丹利世界指数达2.3点。可再生能源工业指数的表现则更为明显,这个专门针对全球可再生能源股票的指数在2007年下半年一度超过摩根士丹利世界指数2.7点,但是到2008年上半年,便不得不进行大规模的调整。

图三:二十世纪九十年代网络股和电信股的表现与当前可再生能源的繁荣景象类似

虽然之前其他领域的繁荣与当前可再生能源出现的繁荣存在一定的相似性,但是后者具备了一些显著特点,使得其突然破产的可能性要小于前者。通过将过去两年间部分可再生能源企业的市盈率(市值除以年净利润)与“网路泡沫”破灭之前的1999年和2000年间电信和网络企业的市盈率相比较,可以更为清楚地把握两者间的不同(参见图四)。在1999年和2000年间,主要电信和网路公司的市盈率比或为负值,或居高不下。相比之下,现在可再生能源企业的市值则显得合理很多——这也是我们认为2008年早期股价暴跌更多是市场调整而非破产开始的重要原因之一。

图四:选定可再生能源企业2006年至2007年市盈率与电信/网络企业1999年至2000

其他行业过去出现的快速增长和后续的破产,并不是当前可再生能源繁荣景象的唯一参照系。可再生能源领域本身也见证了多个繁荣时期——最为典型的当属20世纪70年代由美国石油危机引发的太阳能和风能飞速发展时期,虽然当时的装机量从规模上看远小于今天(参见图五)。这些繁荣时期的共同之处在于,产能的增加都在相当程度上依赖于政策决定。例如,历史上《生产税抵减法案》曾多次直接导致了可再生能源的兴起和衰退。即使在今天,此项法令对于当下的繁荣是否会走向破产也仍然起着关键的作用。

图五:二十世纪八十年代美国出现风能和光伏发电快速发展的时期

稍微总结一下我们对之前几次快速增长期的分析,可以得出这样的结论:可再生能源支持者们需要担忧的因素主要包括媒体宣传和政策转变两点。在前者的宣传鼓动下,投资者可能会因为急于从繁荣中谋利,投资于业务计划并不完善的企业。而政策转变作为一直存在的威胁,过去就曾经 “中断”过可再生能源迅速发展的阶段。以下,我们将考察其他一些可能对当下繁荣景象产生潜在威胁的迹象。

可再生能源繁荣的背后(二)

本文由科尔尼授权刊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