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购买美国公司的速度正在创纪录

project

在2012年,中国公司购买美国公司以及其它资产的速度创下了纪录。中国利用其持有的巨额美元储备,在它们贬值之前,购买美国的资产。除了获得硬性资产之外,还往往能同时获得相应的市场份额、技术、人才和专业培训知识。###

在过去,由于国家安全的考虑,中国对美国公司的收购计划经常遭遇强大的阻力。例如,去年,中国最大的电信设备公司华为,在美国政府的压力下,主动放弃了对美国服务器技术公司3Leaf的收购。虽然华为表示它与中国政府没有联系,但是美国对华为与中国安全服务的联系表示担忧(该公司的创始人曾是一名解放军战士)。此前,华为公司还曾尝试收购一家网络公司3COM公司,曾尝试与Sprint Nextel签订价值数十亿美元的合同,但是都由于美国对国家安全的担忧而没有成功。2005年,美国阻止了中国石油巨头中国海洋石油总公司对优尼科(UNOCAL,一家美国石油企业)的收购。

为了深入解读中国公司收购美国公司的最新发展,沃顿知识在线邀请了两位沃顿商学院管理学教授,请他们分享对中国企业的收购以及美国潜在反应的看法。具体如下:

 沃顿商学院管理学教授 马歇尔·梅耶(Marshall Meyer)

我认为[美国潜在的]反应(如中海油-优尼科案例)很奇怪,且不可预测。看的更广泛一些,如果不看具体的收购案例,美国公众是如何看待中国的经济实力呢?

首先,公众认为,中国的经济实力比美国强(我们以前认为日本比美国强)。

其次,在美国,公众舆论不是特别担心中国不断增长的经济实力- 我们更担心中国不断增长的军事实力)。

第三,对于中国在美国投资的问题,几乎没有或根本没有党派分歧。美国的民主党往往在工作机会的问题上攻击中国;而共和党则在国家安全问题上攻击中国。在各党内部,特别是在共和党内部,对中国存在很深的分歧。例如,卡托研究所(Cato Institute)主张开放市场,而美国传统基金会(The Heritage Foundation)对于中国的并购项目往往会看到“非市场性”的考虑。里克·佩里(Rick Perry)支持华为的投资,认为那是他“德州奇迹”的一部分,不过也因此受到党内极右派的指责。

中国人重建了波士顿港,但没有人关注。但是,当一家中国公司拟收购美国的石化公司(其资产主要集中在亚洲),美国国会却有所反应。区别就是公共关系:中远集团在游说美国国会方面经验丰富,而中海油当时却没有经验。中海油从那以后就变得更聪明了,在它目前收购加拿大能源巨头耐克森的过程中,正在使用顶级的专业游说人士。但是,加拿大的右翼正在抵制中国,所以中海油的这个计划究竟会如何收场还很难说。

中国需要在外汇储备贬值前将它们花出去。但是,中国不能将这些外汇储备花在国内,因为那样会推动人民币升值。因此,中国需要向境外投资。[美国和其他国家的]反应取决于是否将收购的动机视为财务动机或“市场以外的动机”。

也有一些美国公司急需现金,所以转向中国。例如,在汽车零部件行业,万向集团(中国最大的汽车零部件制造商)购买了很多美国资产。同样重要的是,因为政府的转型期存在一些固有风险,有些中国公司希望拓展到中国之外,以实现多样化,而且将为了这种特权支付溢价。(我找不到其他的理由去解释北京泛海地产对联想集团母公司联想控股的投资)。但是,不要认为所有的中国企业都是因为实力强才走出去。很多时候,是因为弱才走出去。或者是因为恐惧。其中的原因很复杂。

 沃顿商学院管理学教授马洛·吉兰(Mauro Guillen):

中国拥有大量未到期的美国政府债券。这是因为他们有大量的外汇储备。中国公司也想购买其他类型的资产,特别是那些能带来美国市场份额、技术或其他资源的资产。

这牵扯到几个政策问题。首先,美国是推行资本自由流动的。因此,限制以并购方式进行的外国投资是有成本的。

其次,虽说如此,如果收购方是外国(无论是哪个国家)的国有控股公司,美国也应该警惕。对于事关“国家安全”的行业尤其如此。

再次,我们应该习惯于看到此类头条。越来越多的中国企业、或新兴经济体的企业将并购欧洲和美国的企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