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微博账号登录:

当前位置:首页 >专题 > 反全球化思潮下企业如何应对?

反全球化思潮下企业如何应对?

反全球化思潮下企业如何应对?

 

英国进入脱欧程序,中东局势动荡,美国总统特朗普计划退出北美自由贸易协定⋯⋯在这种情况下,我们看到有一些公司正在收缩自己相关的海外业务,取消海外投资计划,以便将就业岗位转回国内。全球性公司这个“过去30年里最伟大的商业构想”,是否像《经济学人》所宣告的那样,陷入了“巨大的麻烦”?

 

不要那么快下结论。在随大流拉起吊桥之前,商界领袖们应当确保的是,自己准确地知道当今世界正在发生什么。所谓世界正在变“平”的观念,即企业可以永无止境、无拘无束地进入无国界的市场,只是夸大其辞而已。地理位置、距离和语言仍是制约国际活动和考验跨国企业的重要因素。

 

这个时代,人们“已经受够了专家”,对政府和大企业的信任降至前所未有的低点,客观现实正让位于个人感受和看法。这就是所谓的“后真相”。当前对全球化的强烈反对都是“后真相”思维的显现。例如,英国人估计移民人数占英国人口的24%〜31%,但实际上只有13%。与此同时,美国人相信,如今任何东西都是中国制造的,所以他们必须进行反击,保护自己的商业。可是,在2010年美国个人消费支出额中,中国制造的产品仅占2.7%,而且这部分支出中实际上有超过一半是花在了美国分销商和零售商那里。

 

在过去几年的调查中,高管们总是会高估全球化的真实状况。他们所认为的贸易、资本、信息和人员流动的国际化程度,是实际情况的五倍。他们相信,近年来全球化水平一直在稳步提升,然而实际上并没有。

 

在考虑重构公司的跨国战略、社会参与或组织领导之前,你首先必须纠正自己对全球化的直观认识。不这么做的话,你的国际业务战略和政策都只会是从错误认知出发所做的臆测。你最终可能会在海外经营中忽视地方性差异的重要影响,或高估收益而轻视了各种困难。

 

身处动荡环境时,精明的战略家会去寻找稳定的模式,据以建立持久的价值。正如亚马逊CEO杰夫·贝索斯所说:“在我和公司外面的人谈话时,一个经常遇到的问题是:‘未来五到十年哪些事情会发生变化?’但是,我很少被人问到‘未来五到十年里什么是不会变的?’在亚马逊,我们总是在想办法弄明白这个问题,因为围绕这些事情,你才真的能把飞轮转动起来。”

 

2016年,我出版了一本名为《全球化法则及商业应用》的书,书中列出了两条未来也适用的全球化法则。首先,国际交往虽然不可忽视,但强度明显不如国内交往(半全球化法则)。其次,国际交往受到文化、行政和地理区域等差异性的制约,也常常受到经济距离的影响(距离法则)。

 

在全球化法则依然正确的世界里,企业可以利用三种久经考验的策略来跨越国界和距离,创造价值。这三种策略是适应聚合套利。企业可以根据当地口味和需求调整其产品和服务,以适应当地市场,从而增加收入,扩大市场份额;它们也可以在区域或全球市场上聚合业务,进而实现规模经济和范围经济;它们还可以利用一国相比另一国而言更低的劳动力成本或更优惠的税收,对国家和地区市场之间的差异进行套利。

 

值得一提的是:重返国内还是走向全球的争论,只适用于极少数企业。为了出口和横向型外国直接投资,你必须拥有高于平均水平的生产率。因此,只有约1%的美国公司从事出口业务,而仅有0.01%的企业进行了外国直接投资。聚焦国内市场,仍然是大多数企业的有效战略选择。对于新兴经济体的企业来说,因其可以享有本土优势和快速增长,立足国内可能是特别有吸引力的一个选择。

 

在今日民族主义情绪高涨的环境中,公司还是应该努力使自己更具有国际观。一个国际化、心怀天下的管理团队,可以帮助公司更有效地跨越距离、激发创造力、展现承诺,并且吸引和留住国外市场上的顶尖人才。

 

 

相关文章

相关观点

  • UPS支招中国企业出海战略

    面对不确定的环境,中国企业应该如何提升海外市场的综合竞争力?领先的出口企业又有哪些特征和经验?

  • 华为凭什么征服欧洲市场

    华为究竟凭借什么秘诀说服西方客户跳过那些早已在市场上取得稳固地位的竞争对手,单单选择华为的服务和产品?

  • TCL国际化复盘

    TCL国际化复盘

    10年过去了,TCL非但没有消失,反而迅速重生,并成长为“全球领先企业”、“战略前瞻性企业”。

  • 后金融危机时代的全球化

    后金融危机时代的全球化

    全球目前正处于一个漫长的转型阶段,即从已被实践证明难以持续的全球化模式过渡为更稳健的、更平衡的模式。目前还不清楚这个转型期将持续多长时间,但是它的一些主要特征已经相当明显。###脆弱而驳杂的全球经济复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