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微博账号登录:

当前位置:首页 > 沃顿知识在线 > “黑天鹅”的世界


“黑天鹅”的世界

作者: 发表于:2011-06-22 “黑天鹅”的世界

推荐度:

纳西姆·塔勒布(Nassim Taleb)是位文学评论家、对冲基金经理、衍生品交易员以及纽约大学理工学院(The Polytechnic Institute of New York University)风险工程教授。不过近来,他却以《黑天鹅——如何应对不可知的未来》(The Black Swan: The Impact of the Highly Improbable)一书作者的身份而广为人知。最近,作为哥德斯通论坛(The Goldstone Forum)的一部分,塔勒布拜访了沃顿商学院,期间,与在沃顿商学院攻读MBA时曾教过自己的沃顿商学院金融学教授理查德·贺林(Richard Herring)就中东、石油供应、期权投资、美国经济、美元、医疗保健,当然还有“黑天鹅”等问题进行了交流。

以下为编辑后的对话内容:

理查德·贺林:我们已经有很长、很长时间没在这里见到你了,不过,我们的确一直都能读到有关你的消息……就谁有能力以及谁无能的问题,我们所了解的并不像自己认为的那么多,你的第一本畅销书——《随机致富的傻瓜》(Fooled by Randomness)——就很好地提醒了我们。没有什么比我们所有人都经历过的这场危机更真切的例证了。在这场危机中,很多人被人们认为具有超凡的能力,他们也获得了巨额的奖金,可结果却表明,他们给我们造成了损失,而不是利润,他们不过只是走运而已,根本就没有什么能力。不过,你思考的是一个更早的时代,是评价谁擅长金融管理的问题。

塔勒布:是的,实际上,《随机致富的傻瓜》一书论述的远不只是金融问题,它讨论的是这样一个事实:因为“取样误差”(sampling error),我们无法确认人们的能力。我认为,这是一个简单的统计学知识问题,因为这个问题很容易得到解决,是个很容易矫正的问题。我关注的第二个问题,也就是“黑天鹅”的问题,解决起来要困难得多。

我们可以解决“随机致富的傻瓜”问题。毫无疑问,我们对某些情况可以持怀疑态度。当然,我说的是比金融问题、比管理问题更普遍的情况。举例来说,如果一位将军赢得了一场战争,那么,是因为他非常出色呢,还是只是走运而已呢?的确,你可能鸿运当头——尤其是当你身处交战状态的时候。所以,这个问题比金融问题要宽泛得多。但是,这个问题也有很好的解决方案,很多人都提出了这类解决方案。

而“黑天鹅”的问题则要棘手得多,也深刻得多,而且也没有无需对制度架构进行全面修葺就能解决问题的方案。这也是为什么我在让人理解这一点的时候吃尽苦头的原因。

贺林:正好相反,我认为,至少在让人们理解基本原则方面,你确实做得非常成功。我曾听到与金融行业没有任何关系的人问道:“我们在这个问题上面临着‘黑天鹅’吗?”从这一点而言,你的这本书可谓居功至伟。因为对非专业人士来说,“分形理论”(fractal theory)的确非常难以领会。

塔勒布:确实是这样。不过,我一直在努力阐释“黑天鹅”的要点,那就是:在某些环境中,罕有事件就是无法预测的。

大多数人都认为,他们可以预测“黑天鹅”,可以利用精妙的定量分析找到答案。可实际上,他们并没有理解这个理论,因为我们就是无法预测“黑天鹅”,所以,在面对不确定性的时候,要想更强壮,我们就必须重建制度,同时重新思考我们的战略。

贺林:是的,这一点与你为我们《已知、未知以及金融风险管理的不可知性》(The Known, the Unknown, and the Unknowable in Financial Risk Management)一书撰写的稿件是一致的。

塔勒布:我们很难跟随指引我们进入这一地带的地图。你必须要避免局面衰败得过晚;你必须要避免债务,因为债务会让整个系统更加脆弱;你必须在某些方面增加过剩。此外,你还必须要避免“最优化”(optimization),对从事金融工作的人来说,理解这一点非常重要,因为它与你从投资组合理论中学到的所有东西都是背道而驰的……我对任何形式的最优化都一直非常怀疑。在“黑天鹅”的世界里,最优化是不可能的。你能做到的最多不过是降低脆弱性,并变得更加强健。你可以进行试探,但是,并不存在最优化的法则。我希望自己最终能阐明这一点,因为我到目前还没取得成功。虽然人们在讨论“黑天鹅”,可是,他们并没有谈到强健,这才是“黑天鹅”带给我们的真正教益。

贺林:我同意你的观点,你激发了人们对“黑天鹅”现象的兴趣,人们也一直在着力寻找这种现象。但是,弄清怎么做则是个非常棘手的问题……所以,我们必须上升到更高层次来激发人们的兴趣,起点就是确定哪些东西是脆弱的,哪些东西并不脆弱。比如说,我们都知道,太阳能并不是脆弱的“黑天鹅”,但我们刚刚发现,核能却是“黑天鹅”。一百万年一遇的事故就这样发生了……

在过去的六个星期中,我们似乎看到,很多“黑天鹅”飞过了我们这个世界。你对中东问题深有研究,那么,我们是否应该将在中东地区和北非地区发生的政治革命“阿拉伯之春”(Arab Spring)视为“黑天鹅”呢?

塔勒布:中东地区发生的事件还不是“黑天鹅”。对那些对中东问题深有研究的人来说,这些事件是可以预见的。它们顶多不过是“灰天鹅”,也许是“白天鹅”。在你们出版的那本书中,我与伯努瓦·曼德勃罗(Benoit Mandelbrot)合写的《疯狂的随机性vs. 温和的随机性》(Wild vs. Mild Randomness)一章论述的观点之一就是,在进入疯狂的随机性状态之前会发生什么。你会发现,一个很长的平静时期会不时被疯狂的混乱所打断……在《黑天鹅》一书中,我将沙特阿拉伯当作了典型例证来讨论暴风雨来临之前的平静问题,同时,也谈到了“大稳健”(Great Moderation)(人们认为,因为20世纪银行法规的出台,经济波动已经终止。)的问题。我将意大利与沙特阿拉伯的情况进行了比较。与沙特阿拉伯和叙利亚相比,意大利是个温和随机性的例证,前者则是疯狂随机性的例证。战后,意大利的政体发生了持续60年的变化,但是,这些变化却是不合逻辑的……这个国家是不时出现“噪音”的经典例证。噪音颇具意大利风格,所以,也是优雅的噪音,尽管如此,也终归还是噪音。与此形成对照的是,在大约40年的时间里,沙特阿拉伯和叙利亚则一直保持政治制度不变。你或许会认为,它们是很稳定的,但其实不然。你一旦掀开盖子,它们就会发生爆炸。

金融业也发生了类似的事情。让我们来看看银行的投资组合。银行的运营环境看似非常温和——这就是“大稳健”时期,可后来,整个行业发生了“爆炸”。

贺林:我也认为,人们都知道,中东地区很容易爆发混乱,其原因就在于人口的统计学特征,它们的人口非常年轻,失业现象颇为普遍,此外,人们对收入分配非常不满,政权也“患上了老年病”。但是,弄清这些事件如何展开,弄清在突尼斯的一个市场有人自焚会引发普遍的抗议,实在是件不同寻常的事情,我认为,以任何方式来预测这些事件都是非常困难的,而且我们依然不知道这些事件会如何结束。

《商业评论》网iPhone客户端

请关注我们的新浪微博官方帐号:

@商业评论网(http://weibo.com/ebusinessreview

@商业评论杂志(http://weibo.com/hbrc)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
[  标签: 管理智库  金融  沃顿知识在线  ] 4199 次阅读0 次评论

读者评论

(评论内容为网友针对本词条展开的讨论,与本网站的观点立场无关。)


    该文章只有登录后才能评论。请先登录

    分享到:QQ空间 腾讯微博

    评论

    声明:本文由 @商业评论网 http://www.ebusinessreview.cn(转载请保留)拥有版权或由内容合作伙伴授权提供,未经商业评论网书面许可,对于商业 评论网拥有版权和/或其他知识产权的任何内容,任何人(包括博客及个人空间)不得复制、转载、摘编或在商业评论网所属的服 务器上做镜像或以其他任何方式进行使用。


    您也可以直接 在线订购 或致电 800 820 5396 购买刊登本文的当期杂志。 电子版全文将于本月内更新发布,届时您可购买在线阅读卡阅读全文。

    帐户如果还没有点数?立即 购买阅读卡,在线阅读更多精彩文章 注册冲值后仍打不开全文?请点击“ 常见问题”。如需更多信息,请进入 帮助页面
    订阅热线: 800-820-5396    邮局订阅代码: 80-115
    共1人分享过本文,他们是:
    关注我们
    沃顿知识在线沃顿知识在线

    在这个瞬息万变的世界中,知识是竞争力的来源。中文版沃顿知识在线,一份基于因特网的电子期刊,将引领你穿越这个多变的时代。

    十大热门

    相关博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