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微博账号登录:

当前位置:首页 > Hay(合益)集团 > 制药行业如何重塑创新


制药行业如何重塑创新

作者: 发表于:2010-02-23 制药行业如何重塑创新

推荐度:

伊恩•威尔考克斯(Ian B. Wilcox,Hay(合益)集团副总裁,医药行业全球负责人)引领着制药行业进行了一场全新的创新,它同样强调其在研究和商业两个方面的重要性。

许多年来,制药行业已经尝试了不计其数的新方法来鼓励创新。现在,伴随着科技的进步,提高生产力的压力意味着鼓励药品研发的创新方法正在发生实质的变化。但是这些制药企业本身也在真正地转变吗?尤其是他们是否在调整自身来激励员工进行创新?

为风暴做好准备

制药行业正在酝酿一场大的风暴。就如众所周知的那样,它充斥着裁员节流、投资者耐心下降、监管力度加大、消费者期待更低的价格以及对制药企业不费吹灰之力就能牟取巨额利润的错误印象。这并不是一个美妙的现象,也不是你能观望和逃避的。最优秀的公司能在企业内部觅得新的方法来鼓励企业的创新,从而避开这场暴风雨,而其他的公司将不得不艰难前行。

为了度过这场暴风雨,一些有前瞻性的公司正在考虑将商务和研发部门分开,而现在普遍的做法是将明星药品收入投资到早期的医药研发。这个方法最大的应用就是把研发部门从商务部门给剥离出去。但是在当今网状的组织机构里,会不会显得有些孤立无援?就像我们将要看到的那样,那些有勇气脱离这种模式的公司会收获更多。

展望未来

当然很多企业在挑战现状的时候会小心翼翼。像在制药行业,这种小心翼翼,某种意义上来说,是因为在制药行业对未来预测尤为困难。由于开发周期几乎比其他任何行业都要长,制药企业如何才能预测到未来?面临短期压力的行业又如何能设置长期的规划?着眼未来尤为困难,因为我们必须试着设想并不存在的技术、未探知的发现以及没出现过的疾病,除此之外,经济和人口发展趋势也极其难以预料。与此同时,尽管过去投入了大量的财政支持和风险投资,这些投资在创新上的回报直到现在才真正的遭到质疑。就好像一直运转良好的行业方向导航标,现在突然失灵了一样。

重新制定方向的时刻

牢记这一点,制药企业就可能会从如何调整自身来鼓励创新的一些方法中受益。当然,创新对于制药企业来说一直就很重要——如果你愿意,我们可以称之为制药企业的北极星——但是现在应该采取新的办法来追求未来创新。基于作者在客户工作和行业研究的经验,以下七点或许可以帮助制药企业在关注员工方面进行创新,其中包括员工的工作地点、工作方式及工作内容。

1) 把研究当做独特的商业来运作

研发的文化本身是一种高度的不确定性,同时包含有学术贡献、创新合作、知识共享、累积学习以及科学方法等内容,它不是一种立竿见影、稳赚不赔的成功。明确了这一点,就会很清楚地发现商业和科学之间存在天生的矛盾。尽管这能化解,但方法不应该是仅仅将这两个学科合并。从事研究的人需要在支持追求科学的文化下制定他们自己的战略和目标。研究的时间表不同于财务的时间表,所以对科研的评价也不应该是短期的财务目标。值得一提的是,将研发和商务部门分开也是向股东传递一个强烈的信息,那就是研发具有长期特性。制药行业的合理投资很少是短期的,资本分红也是长期的按年而不是按周来设计的。

2) 要认识到商业和创新二者之间的关系其实就像是婚姻关系

怎样把这个比喻拿到制药行业来理解呢?我们要尊重制药行业价值链上的所有要素,这就意味着需要让商务人员了解科研工作,同时让科研人员了解商业上的需求。也意味着要对研发人员的期望值加以管理,向他们解释为什么商务人员会压制较长研发周期的科研项目,同时让他们学着设计较强的商业模式来吸引这些不切实际的思想家们。要相信,在合理的信息面前,很多科学家是有能力领会到商业需求有时可能是第一位的,要优先于创新的。

3) 把复杂问题简单化

Scrip最新的职业调查发现制药行业工作者最大的抱怨就是官僚作风,这一点不足为奇。这个行业里最优秀和聪明的精英们对那些没完没了的会议、过于繁杂的管理和决策体系已经不堪重负了,更何况那些对科学和科研长期目标缺乏了解的委员们还要对研究临床项目不断地检查。我们建议采取有效的审计,去看看这些委员会是否过于臃肿、他们的会议是否太多以及能否简化他们的议程。会议精简后,科学家和商务人员才能感受到他们的时间能够得以有效利用了。

4)重新审视研发工作

在一些公司里,对于明星药品的大肆宣传导致制药公司更加重视产品周期和专利推广的战略。另外一些公司好像已经将明星药品的收入投入到诸如药品福利管理(PBMs)等相关业务上。这些转移资源和注意力的做法背离了制药行业最基本的使命——培育和扶持基础科学研究和临床药品。重新审视研发工作可能也会涉及到和华尔街分析师们进行沟通,让他们重新设定期望值,让那些期待短期回报的投资者们更加耐心,等待长期的回报。

5)雇佣有创新力的员工并让他们有所发挥

我们看到一些生物技术和制药公司告诉研发人员:“来我们这工作吧,每周工作四天,第五天可以进行纯粹的研究。”还有些企业鼓励这些人在休息日开展他们的科学兴趣研究。或许一些企业采取 “引导创新 ”的方法,也就是让创新人员进行创新活动,但是会定期给他们商业需求的提醒、期限以及一方需要如何配合另外一方。但请记住,这些有创新能力的人通常是不会适应这种方式或者遵从这些官僚制度的。

6)专长和创新两种不同的东西是可以互为补充的

诸如转化医学和肿瘤学这些特殊的领域需要该领域的专家。而创新是一个动态的人为过程,涉及到应用专门学科知识、探索、演绎以及通过应用技术将知识提升到新的高度。很明显,从行业角度来看,企业既需要学科问题专家研发从尼古丁片剂到 IPOD的新技术,也需要创新者应用技术来解决现实世界里的问题。另外,有很多创新,包括快速发展、技术进步和突破都需要用不同的方法来管理和奖励。

7)向其他行业里那些在成长过程中克服了僵化问题的公司学习

他们的策略或许能解决制药公司面临的商业和技术之间的矛盾。电影工作室每推出一部赚钱大片的背后是几十部不卖座的影片;唱片公司投入了大量的资源到乐队里,而人们在搜索高利润的流行歌曲时却对其知之甚少;消费品公司产品生命周期可能更短,但是他们意识到要平衡改革、创新、梦想和最低限度的现实并为之不断奋斗。比如,我们都读到过影视明星同意拍摄一两个商业大片,但要求有创作的自由来制作创意电影的故事,而所有人都知道,这些创意电影的票房表现不会太好。

与基因科技公司之间的差距

众所周知,一些企业会比其他的企业更具有创新性。我们以基因科技公司为例来看看从近期的成功产业能学到些什么。这个生物科技的先驱,可能是该行业最成功的企业,是由赫伯特
•博伊尔( Herbert Boyer)这位远见卓识的具有创造力的科学家共同创建的。博伊尔博士希望他的事业具有社会价值,而不是为了财富,但他从开始就知道从投资者那筹钱意味着商业和科学基本不可能二者兼得。

博伊尔博士在基因科技公司创建伊始就建立了创新文化。他建立了一个有助于开放、协作和同事交流的有美感的环境,那里拥有学术氛围并鼓励个人创新,那才是人们真正想呆的地方。在这些采用了人类工程学的设计、灯光和开放式空间里,人们交谈和吃饭时可以透过办公室窗户欣赏外边的自然风光,基因科技公司借此也能更好地处理创新和商业的关系。但是大多数制药和生物科技公司在创建初并不会如此奢侈,因为很多创立者并没有平衡商业和创新的远见。而且,近年来由于兼并和收购,企业文化也一片混乱,过于财务导向同时也榨取了创新的血液,有时候会让研究者(和投资者)急功近利。

在这种干扰下,一些明星药品的厂家已经迷失方向,因为他们只生产一种产品,仅仅关注商业、分销从而削弱了创新。这似乎像开始的一个简单建议,把明星药品的收入投入到研发,但对于那些越来越关注商业而非创新的企业来说,这么做的结果变得越来越复杂。

重归正途

成功最基础的东西是学科研究、长线投资和有效的决策制定过程。当风暴来临之际,没有改变方针的企业面临沉没的危险,而那些开始思考上述建议的企业则更有机会继续前进。

或许没有一个通用的解决方案来平衡制药企业的创新和商业运营,但采取一个新的方法或许会帮助企业关注企业目标,更好地管理资源,鼓励创新文化,同时创新者和商业人员能更好的合作,彼此加深了解和尊重。

本文由Hay(合益)集团授权刊登。

《商业评论》网iPhone客户端

请关注我们的新浪微博官方帐号:

@商业评论网(http://weibo.com/ebusinessreview

@商业评论杂志(http://weibo.com/hbrc)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
[  标签: 技术  制药行业  创新  管理智库  Hay(合益)集团  ] 3418 次阅读0 次评论

读者评论

(评论内容为网友针对本词条展开的讨论,与本网站的观点立场无关。)


    该文章只有登录后才能评论。请先登录

    分享到:QQ空间 腾讯微博

    评论

    声明:本文由 @商业评论网 http://www.ebusinessreview.cn(转载请保留)拥有版权或由内容合作伙伴授权提供,未经商业评论网书面许可,对于商业 评论网拥有版权和/或其他知识产权的任何内容,任何人(包括博客及个人空间)不得复制、转载、摘编或在商业评论网所属的服 务器上做镜像或以其他任何方式进行使用。


    您也可以直接 在线订购 或致电 800 820 5396 购买刊登本文的当期杂志。 电子版全文将于本月内更新发布,届时您可购买在线阅读卡阅读全文。

    帐户如果还没有点数?立即 购买阅读卡,在线阅读更多精彩文章 注册冲值后仍打不开全文?请点击“ 常见问题”。如需更多信息,请进入 帮助页面
    订阅热线: 800-820-5396    邮局订阅代码: 80-115
    共1人分享过本文,他们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