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微博账号登录:

当前位置:首页 > 商学院和媒体 > 专访江南春“我终于可以不再挣扎了”


专访江南春“我终于可以不再挣扎了”

作者:李卉 发表于:2010-04-13 专访江南春“我终于可以不再挣扎了”

推荐度:

“过去的一段时光,是我压力最大也是所得最多的日子。”经历了新浪分众合并案的失败和金融危机后,再度出山的江南春告诉《外滩画报》,以前那个“停不下来”的“工作狂”,现在却学会了当奶爸。“虽然,我是一个喜欢大开大阖的人,但现在我平淡多了。”为了“给宝宝喂夜晚的那一顿奶”,他干脆呆在书房里,一直悠闲地等。他说自己不是一个果断的人,一直想像里尔克一样写诗的他却表示,“未来5 到10 年我都不会退下来了,因为我放不下。”

4 月3 日,周六,江南春照例飞回了台北,陪伴家人度周末。在海峡彼岸的家里,他关上了手机,“在那里,我不认识人,”他说,“我喜欢可以在花园里散步的感觉。”

此时,分众传媒的最新财报刚刚公布出来:自江南春2009 年1月重新担任公司首席执行官以来,分众的亏损已经降到两年来最低。而他和马云一起入股的华谊兄弟,在创业板上的表现也非常抢眼。

但江南春对这些利好的数字,显得并不在意。“我?”他顿了顿道,“我不会再盯着这些财务报表和华尔街的利润了,它们其实并没有意义。”

过去两年,江南春和他的分众传媒都经历了大起大落。2008 年3 月,分众无线的“垃圾短信”被央视曝光,这让分众的无线业务遭受重创。同年12月,分众与新浪达成并购协议;几个月后,因未通过监管部门的审核,并购被迫叫停。

其间,萌生退意的江南春本人则是一退再退:2008 年3 月,江南春让出分众CEO 的宝座,仅担任董事会主席。其后,江南春甚至开始考虑卖掉分众;同年底,分众与新浪签订并购协议。为稳定大局、实现交易前的顺利过渡,2009 年农历新年的第一天,江南春选择低调复出:重回一线,出任分众CEO。即便如此,最终分众还是未能卖给新浪。

自从2008 年让位后,向来快人快语的他就开始选择沉默。他拒绝接受采访,也不再对外发表任何言论,没有人知道他经历了怎样的煎熬。

两周前,在杭州的第六届中国国际婴童产业博览会上,他却意外地袒露心声。他告诉《外滩画报》:“过去的一段时光,是压力最大也是所得最多的日子。现在,我的心情非常好。因为,我终于可以不再挣扎了。”他甚至第一次和婴童产业“挂上了钩”——“一年1 万亿的市场规模!”他用略为夸张的口气说道:“这是什么概念,我们广告业一年的市场才1800 亿。”

重新复出的江南春依然保持着飞快的语速。听过他的演讲后,一位从未与他谋面的记者很惊讶,戏谑道:“说话这么快?感觉像是被他暴打了一顿。”

一度,江南春在资本市场上的强势,让竞争对手无从躲避。他曾经在2005-2007 的三年时间里,连续收购了包括框架、聚众、好耶、玺城等在内的5 家大公司。而据不完全统计,分众前几年并购的其他中小型公司,数量多达60 家。

事实上,江南春已经不止一次反思过自己的“强势”作风。“金融危机以前,有好几个董事提醒过我,是不是走得太快?”他拍拍脑袋,“但我没有听进去。”

真正让他放慢脚步的,是他的儿子。“我忽然可以强制性地歇下来了,”他说,“周末在家里,我抱着三个月大的儿子,坚持亲自喂每一顿奶。”

习惯连续“作战”的“工作狂人”,现在为了“给宝宝喂夜晚的那一顿奶”,他干脆拿一本书待在书房里,一直悠闲地等。

这位初为人父的亿万富豪,最近经常专程赶赴杭州与贝因美的董事长谢宏长谈。其时,正值贝因美上市前夜,外界纷纷猜测:江南春是不是对其有投资意向?

江南春摇头,“我和谢宏谈得最多的就是宝宝。”几天前,他刚刚发现,谢宏在贝因美体验馆里放了很多宝宝小脚的特写,“我马上就回去如法炮制。”

“我属于停不下来的人”

从创办公司的第一天起,江南春就感觉到自己有一种“赚钱的原始冲动”。“我属于停不下来的人。”一度,这个爱写诗的男人,很不喜欢孩子,也不考虑婚姻,“因为我觉得,孩子会耽误我做事情。”

而几乎从一开始,江南春就为自己开创的这个行业,制定了一个游戏规则——收购。“我不停地盯着财务报表,”他说,“如果你用赚1 倍的钱,去买赚5倍的钱,你的1 元钱马上就变成了5 元,这很容易让人着魔。”

这也是华尔街喜欢的风格,每一次大的并购之后,分众股价必定飙升。

有一段时间,江南春挣扎得很厉害,“每天都很焦灼。”那时,每天从早上8点一直持续到凌晨两点的工作量,让他“异常疲惫”。

2007 年的11月,江南春再度面临挣扎。“那是一种非常纠结的心态。”他回忆道。收购,是最耗费心力的一环。“其实我不是一个果断的人,”他说,“很多事情,我都在反复犹豫中;后来没有时间了,就只好做下去。”

收购玺诚就是一个这样的注脚:玺诚是分众在卖场广告最大也是唯一的竞争对手。在分众上市后,它曾经主动上门要求被收购,却被江南春拒之门外。几年后,玺诚发起了在纳斯达克上市的路演。为此,江南春不得不做出最艰难的决定:在玺诚上市前夜,以高达1.684 亿美元的代价收购了竞争对手。

但玺诚的表现却很糟糕,甚至未完成盈利目标。2008 年底,分众宣布重组玺诚。“现在看来,收购成本是太高了,”回首往事,江南春承认,“如果不那么着急,也许在2008 年的金融危机中,你根本就看不见它了。”

就在江南春为扩张之路费尽心力之际,邵亦波已在法国和太太悠哉度过了数年,并出任了美国经纬资本合伙人。而唐越也辞去了e 龙网CEO 一职,早早转战到蓝山资本。

江南春和邵亦波、唐越一样,都出生在70 年代,分别创办了蜚声海内外的企业——分众、易趣和e 龙。因为岳父去世,陪同太太迅速离开伤心之地上海,是邵亦波卖掉易趣的主要原因。而来自华尔街的唐越,在e 龙上市美国后发现,“自己真的不喜欢旅游这一行”。

“我真的很羡慕邵亦波和唐越。”2009 年,江南春遇见他们俩之后,有过一次长谈。“我特别渴望,我也能像他们一样自由自在。”在江南春的心里,“想像里尔克一样写诗一直是一个梦,”他说,“如果可以选择,我愿意在一个花园里,轻轻松松写着小诗。”

2009 年7 月,曾经不考虑婚姻的江南春结婚了。几个月后,一度很不喜欢孩子的他当了父亲。

为什么卖掉分众?

2008 年12 月22 日,渴望自由自在的江南春真的卖掉了分众,他为分众选择的买家是新浪。选择离开的江南春甚至没有出席随后举行的新浪分众并购新闻发布会,只留下新浪总裁兼他的好友曹国伟独自撑场。

“我为什么会卖掉分众?”一年后的2010 年3 月,他告诉记者:“你相信,思维其实最后都是由体力决定的吗?因为我当时真的想歇歇了。我觉得账面上的钱再多,对于我已经没有太大的意义。财富这种东西生不带来,死不带去。”

《商业评论》网iPhone客户端

请关注我们的新浪微博官方帐号:

@商业评论网(http://weibo.com/ebusinessreview

@商业评论杂志(http://weibo.com/hbrc)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
[  标签: 管理  危机  分众  经济  时评  新媒体  人物评论  综合管理  江南春  领导  商学院和媒体  ] 6147 次阅读0 次评论

读者评论

(评论内容为网友针对本词条展开的讨论,与本网站的观点立场无关。)


    该文章只有登录后才能评论。请先登录

    分享到:QQ空间 腾讯微博

    评论

    声明:本文由 @商业评论网 http://www.ebusinessreview.cn(转载请保留)拥有版权或由内容合作伙伴授权提供,未经商业评论网书面许可,对于商业 评论网拥有版权和/或其他知识产权的任何内容,任何人(包括博客及个人空间)不得复制、转载、摘编或在商业评论网所属的服 务器上做镜像或以其他任何方式进行使用。


    您也可以直接 在线订购 或致电 800 820 5396 购买刊登本文的当期杂志。 电子版全文将于本月内更新发布,届时您可购买在线阅读卡阅读全文。

    帐户如果还没有点数?立即 购买阅读卡,在线阅读更多精彩文章 注册冲值后仍打不开全文?请点击“ 常见问题”。如需更多信息,请进入 帮助页面
    订阅热线: 800-820-5396    邮局订阅代码: 80-115
    共17人分享过本文,他们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