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微博账号登录:

当前位置:首页 > 传统 > 《论语笔记》16:敏以求之


《论语笔记》16:敏以求之

作者:肖知兴 发表于:2010-01-17 《论语笔记》16:敏以求之

推荐度:

我曾经给人建议说,有两样东西能给我们智慧,一种是数学,另外一种则是历史。起先,这只是一种个人爱好,并不敢强加给别人。碰到崇洋媚新的时髦年轻人,我还为自己年纪不大,却掉进旧书堆里隐约有点不好意思,讲起历史的好处来,总有点不甚自在,甚至有点先要道个歉的意思。

随着自己业余时间越来越多地埋在历史书籍中,我逐渐发现,历史不仅仅是历史,一切历史其实都是当下,一切过去完成时都是现在进行时,对历史的了解,对传统的理解,对每个人此时此刻的视界、胸怀、选择和行动有直接的影响。当然这只是一种理论上的直觉,毕竟读历史对于我只是一种业余爱好,这其中的因果关系,我并没有花时间去想透。

有记者问我关于管理全盘西化的问题,我说,管理分器具、制度、思想三个层面。器具层面或许可以全盘西化,如果功夫足够,制度层面问题也不是太大,而精神层面的问题,却很难靠全盘西化解决。因为精神层面的问题的一个核心是自我认同(IDENTITY)的问题:我是谁?我从哪里来?我要到哪里去?这里,丢掉了传统,自欺欺人地假装自己是西方人、“国际人”,也许就是丢掉了自我,丢掉了立身之本,其风险是失去特立独行的首创精神和独立自主的判断能力,失去长期发展的根本目标和终级动力。也就是说,你也许会成为一个亦步亦趋的优秀追赶者、二流企业、“假洋鬼子”,却不大不可能和西方平起平坐,更不用说超越。如果说坚持中国人的身份认定这个意义上讲,我是一个传统主义者,那我就是最坚决的传统主义者。
今年读到陈丹青的《退步集》引用的一段话,我非常高兴:原来不止我一个人这么想!他在书中两次引用英国艺术批评家约翰•伯格的一段话(《常识与记忆》与《山高水长》):“一个被割断历史的民族和阶级,它自由的选择和行动的权力,远不如一个始终得以将自己置身于历史之中的民族和阶级,这就是为什么——这也是唯一的理由——所有过去的艺术,都已成为一个政治的问题。”(语出《观看之道》,Ways of Seeing)。

所有过去的艺术,都已成为一个政治的问题。这话讲得太好了!其实何止是艺术,所有过去的历史,何尝不是一个政治的问题!过去一百多年的时间,我们太急于改变自我,恨不得揪着自己的头发离开大地。众里寻他千百度,寻寻觅觅,惨惨凄凄,募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现代化永远是传统的现代化,离开了传统,现代化只好是无本之木,无源之水。丢失了传统的我们,好比是漂浮在无源之水之上一段无本之木,乍看青枝绿叶,然而却迟早要干死在荒芜的滩涂之上。
子曰:我非生而知之者,好古,敏以求之者也(《论语-述而第七》)。孔子依托古人阐发他的观点,是因为在没有法理型权威的情况下,他需要传统型权威和卡理斯玛型权威来建立他的理论的合法性基础。这里我们敏以求之的,不是合理性,而是被从西方来消费主义潮流挟裹、包围得几乎难于呼吸视听的最基本的中国人的身份意识。这种身份意识,虽然看不见,摸不着,却是一切创新、一切竞争力的最终基础。

企业做到一定的阶段,需要企业家综合利用利益、感情、社会规范、价值观、认知等多种手段去影响人,塑造人的行为,这些手段中,在很大意义上讲,价值观都是最高端也最有影响力的手段。不能得心应手的利用这个手段,能做成多大的事业是一个很大的问号。但价值观层面的影响力,是建立在一套信仰系统基础之上,换而言之,企业需要建立自己独立的精神与灵魂。需要企业家在传统与现代之间,中西方的文化资源之间,上下求索,纵横捭阂,广泛取材,为我所用,建立自己独特的身份、信仰及价值观系统。王国维在自沉之前自述人生信仰问题之难,“哲学上之说,大都可爱者不可信,可信者不可爱”,可见要建立一种“既可爱又可信”的信仰系统,有多难。

对传统关注与看重的的往往是海外学者或者从海外归来的学者,很多人都以为他们对传统的这种关注和看重是一种典型的辜鸿铭现象。保守到为小脚、辫子、一夫多妻制度辩护,辜鸿铭确实过了,有点语不惊人死不休的不健康心理的嫌疑,但大多数人反过来从传统中寻求自我认同,应该是了解了西方的解决方案之后,建立了全球视野之后的一种自然的、健康的、积极的反应。并不是单纯的防卫心态的结果。

令人惊异得是,与今天相比,晚清和民国年间的中国人,在西方文化面前的从容不迫。我对艺术是个外行,有个喜欢海派建筑和家具的朋友,向我详细介绍当年的这些中西合璧的样式在设计界中的地位,我才感觉到那个年代中国文化的质朴刚健的虎虎生气。这种生气现在到那里去了呢?为什么我们经济越来越好,而我们的文化自信心却会越来越少呢?这又兆示着什么未来的趋势呢?

当时我们对面就是很多人倾注了大量廉价的溢美之词的浦东天际线,我问那位朋友,你觉得这是不是有点太BUSY(杂乱无章)了?他表示完全同意。一方面个体建筑个个求新求洋,另一方面,建筑之间却没有最基本的协调统一,平衡避让,缺乏最基本的整体感。我们整体文化处于一种饥不择食、慌不择路的狼狈状态,在建筑界,于是就体现为这样的没有灵魂的城市景观。在管理界,则体现为一阵阵让人哭笑不得的奶酪风、韦尔奇风、哈佛风。呜乎,所谓树欲静而风不止啊!


 

 

更多阅读:

《论语笔记》14:吾道不行

《论语笔记》15:君子固穷 

《论语笔记》17:修己安人

《论语笔记》18:道之以政

《商业评论》网iPhone客户端

请关注我们的新浪微博官方帐号:

@商业评论网(http://weibo.com/ebusinessreview

@商业评论杂志(http://weibo.com/hbrc)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
[  标签: 肖知兴  敏以求之  综合管理  管理智库  《论语》  自我认同  价值管理  传统  ] 2206 次阅读0 次评论

读者评论

(评论内容为网友针对本词条展开的讨论,与本网站的观点立场无关。)


    该文章只有登录后才能评论。请先登录

    分享到:QQ空间 腾讯微博

    评论

    声明:本文由 @商业评论网 http://www.ebusinessreview.cn(转载请保留)拥有版权或由内容合作伙伴授权提供,未经商业评论网书面许可,对于商业 评论网拥有版权和/或其他知识产权的任何内容,任何人(包括博客及个人空间)不得复制、转载、摘编或在商业评论网所属的服 务器上做镜像或以其他任何方式进行使用。


    您也可以直接 在线订购 或致电 800 820 5396 购买刊登本文的当期杂志。 电子版全文将于本月内更新发布,届时您可购买在线阅读卡阅读全文。

    帐户如果还没有点数?立即 购买阅读卡,在线阅读更多精彩文章 注册冲值后仍打不开全文?请点击“ 常见问题”。如需更多信息,请进入 帮助页面
    订阅热线: 800-820-5396    邮局订阅代码: 80-115
    共1人分享过本文,他们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