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微博账号登录:

当前位置:首页 > 柔宇科技 > 大案例 | 3年炼成“独角兽”,估值50亿美元,这家黑科技公司厉害在哪儿?


大案例 | 3年炼成“独角兽”,估值50亿美元,这家黑科技公司厉害在哪儿?

作者:陈赋明 发表于:2019-07-01 大案例 | 3年炼成“独角兽”,估值50亿美元,这家黑科技公司厉害在哪儿?

推荐度:



作者:陈赋明,新零售商业评论栏目主编。

零售君说

前段时间,零售君看到一条新闻,说的是路易威登为手提包装上了柔宇科技的柔性屏幕。联想到一直都备受关注的手机柔性折叠屏,柔宇科技这家知名创新企业再次引起了零售君的关注。

早在3年前,《商业评论》就报道过柔宇科技,以案例形式记录它是如何在成立后3年内,发布了厚度仅0.01毫米的全球最薄柔性显示屏,并且估值超过10亿美元。到2018年8月,公司估值已接近50亿美元。

成为“独角兽”,是不少创业企业的目标和梦想,或许,柔宇科技的实践能为大家提供一些借鉴与启发……

如果我们每天使用的电视机、电脑、手机是可以卷曲的,可以折叠的,我们的生活是不是会变得更加有趣,更加方便?

电视机可以做成一幅画的样子挂在墙上,不看的时候卷起来,要看的时候展开就行了。甚至可以把电视机跟家里的窗帘合为一体,白天收起来,晚上打开看电视。

同样,我们可以把电脑卷起来,塞进背包里随身携带。手机也可以做成腕带的样子,直接绕在手腕上。听听就很酷,是不是?

其实,不光是听听,相信这一天很快就会到来。一家叫作深圳柔宇科技有限公司的技术创新企业,早在几年前就埋头研究相关技术,并且取得了巨大突破。

我们知道,要让电视机、电脑、手机等设备变得可以卷曲,可以折叠,首先得让显示屏做到可卷曲。

近年来,显示屏的主流技术是LCD液晶显示,由于必须使用玻璃基板,以及采用LED背光模组作为光源,手机显示屏不仅不能自由弯曲,整体厚度也往往达到1.3毫米左右。

而柔宇将自发光的有机材料涂层和电路直接印刷在柔性基板上,不仅使显示屏可以任意卷曲,整体厚度更是达到惊人的0.01毫米,差不多是人类头发丝的五分之一,卷曲后的半径也只有1毫米。


图源网络

国外有企业在柔性屏研发上投入多年,但到目前为止,显示屏仍然厚达0.3~0.5毫米。

不仅如此,柔宇还在柔性显示技术的基础上,研发了柔性传感技术

这两项技术具有广阔的应用前景,除了最直接的智能手机领域,还有可穿戴设备、智能家居、汽车、时尚等领域,将彻底改变产品的设计形态,带来人机交互方式的全新体验。

2015年,柔宇建成国内第一条柔性显示屏模组和柔性触控屏生产线,实现了柔性技术的产业化。

最新市场研究报告预计,到2027年,全球印刷和柔性电子产品市场规模将达到3,300亿美元,其中,柔性显示屏将成为主要细分市场。可以说,柔宇核心技术的未来大有可期。

柔宇科技由刘自鸿博士在2012年创立,短短3年时间里,柔宇就完成了柔性显示核心技术的研发并投产。

3年间,柔宇储备了300多项国内外核心技术知识产权,其中大部分是发明专利,相当于每隔3天就申请一项技术专利。

2015年,柔宇成功完成了近11亿元人民币的C轮融资,公司估值超过10亿美元,成为国内硬件初创企业中,继小米之后第二家创立不到3年估值就突破10亿美元的“独角兽公司”

作为技术创新企业,柔宇这种发展速度着实让人羡慕。它到底是怎么做到的?技术创新也能像互联网创新一样神速吗?柔宇有什么创新“捷径”可以分享给大家?

斯坦福的草坪

刘自鸿在清华大学读的本科和硕士,专业都是电子工程,2006年前往斯坦福大学攻读博士学位,专业仍是电子工程。读博士学位,一开始就得选定研究课题,然后找好导师。


柔宇科技创始人刘自鸿(图源新华社)

刘自鸿到学校网站上把电子工程系老师的所有课题都看了个遍,觉得那些课题都不是自己特别想做的。

“我到底想做什么呢?”刚开始第一个月,刘自鸿经常躺在学校的草坪上思考这个问题。他首先断定的是,自己要做的事情,得跟人类本能需求有关,这样的话,只要人类存在,自己所做的事情就一直会有意义。

而在人类的本能需求中,接收外界信息是非常重要的一种需求,人类70%的信息接收是通过视觉完成的,这自然就引申到信息的输出端,即信息的显示方式。

“从古代的甲骨文、简书、帛书、纸张等,到现代的电视机、投影仪、电子书、电脑、手机等,这些信息显示方式,随着人类技术的发展不断演进。那么,未来的显示方式会是什么样呢?”

刘自鸿认为,人类对信息显示有两种执着不懈的追求。一个是便携性,从笨重的竹简、轻便但容量有限的纸张,到可随身携带、容量巨大的电子书和手机,人类总是希望把显示设备随时带在身边,想看的时候就能拿出来看。

另一个是视觉的愉悦性,每个人都希望用高清大屏来浏览信息,比如电影院里的大屏幕、家里超高清的大屏电视机等。

然而,这两种追求是相互矛盾的,就像电视机不可能随便揣在兜里,想什么时候看就什么时候看,而手机屏幕又这么小,看起来总是不那么尽兴。

即便有笔记本电脑和平板电脑,一定程度上化解了这种矛盾,但仍然称不上是完美的方案,毕竟它们还是有固定的形态,没法进行折叠、卷曲。

“说到底,所有的显示技术最根本的问题,就是如何解决便携性和愉悦性这对矛盾。如果能够让显示器变形,能够折叠起来、卷起来,小屏不就能展成大屏,大屏也能缩成小屏了吗?”刘自鸿突然间像是找到了一把通往未来的钥匙。”

当时,一想到这里,刘自鸿感到非常兴奋,“我就要做这个事情”。他随即去找进校时系里安排的一位名义上的导师(选定课题后,才有真正的博士生导师),说了自己的想法。

导师一听,颇感惊讶,因为从来没有学生主动找他提议课题,同时觉得刘自鸿的想法挺有意思,但他自己也没有研究过,怎么指导刘自鸿呢?

刘自鸿跟导师说,任何新事物都没有人研究过,何不我们一起来研究。于是,导师让他写一页研究计划书,阐述一下背景和大概思路,看看能不能帮他拉到研究经费赞助。

刘自鸿第二天就交了计划书,导师当天就发出去了。幸运的是,这位导师原来是德州仪器的高级副总裁,在工业界很有威望。很快,就有朋友表示愿意支持刘自鸿的研究。就这样,刘自鸿开始了柔性显示技术的研究。

这位导师成了刘自鸿的课题导师。他虽然不研究柔性显示,但他研究半导体,而显示技术在工艺、电路设计等方面,跟半导体是密切相关的,他可以给刘自鸿的研究提供很多见解。

另外,柔性显示本身并不是单一的学科,它综合了电子、电路设计、半导体工艺、物理、化学、机械等多学科的知识,是一项跨学科的研究。

于是,导师还推荐了本校化学工程系的一位教授做刘自鸿的副导师,后者研究的正是柔性材料。“当时正式开始做这个课题的时候,我是电子工程系和化学工程系两边跑。”刘自鸿说。

2009年,刘自鸿用了不到3年的时间博士毕业,是斯坦福电子工程系历史上用时最短的华人博士毕业生,也是斯坦福校史上罕见的不到3年即拿到博士学位的毕业生。

同时,在校期间,刘自鸿还先后获得国际材料研究协会颁发的“科学即艺术”一等奖,以及国际电子显示技术会议最佳学生研究论文奖。这些奖项从一定程度上对刘自鸿在柔性显示研究方面的成绩予以了认可。


创业三原则

2009年毕业后,刘自鸿挺想自己创业的,但最终去了IBM,做半导体芯片的设计。之所以做出这样的选择,原因有三。

其一,读博期间,刘自鸿在IBM实习,由于实习表现很不错,毕业后,IBM就给了他一个职位。

其二,毕业那会儿,恰逢美国金融危机,在那种环境下,找风险投资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其三,刘自鸿觉得自己在柔性显示方面有了一定的基础,但讲到创业,自己在工业和行业基础上还很薄弱,需要磨炼。

其实,创业做柔性显示的冲动,从刘自鸿想到这个方向起,就开始慢慢沸腾了。甚至,在2007年,做柔性显示研究还没多长时间,他就想过是不是直接创业。

“在我的脑子里,一直有一种抑制不住的愿望,希望让大家都用上柔性显示技术,因为我觉得它真的能够改变这个行业,能够让更多的人更方便地去享受信息显示。

哪怕到了现在,时隔10年后的今天,我也从未对这个技术有过任何怀疑,对它未来前景有过任何动摇。我对它充满信心和激情,直到今天,每天早上起来都像打了鸡血一样。

如果说做一件事情,一年保持那个状态可以,两年也可以,但做10年,真的要很喜欢这件事情。我就是非常喜欢柔性显示这件事情。刘自鸿说。”

喜欢是刘自鸿选择创业的原则之一,“只有喜欢,才会不畏辛苦,埋头苦干”。

第二个原则是,必须是自己擅长的,“我不擅长的东西,做出来的价值肯定没有别人大”。

第三原则是,做出来的东西必须对社会很有价值,“这样,你才会觉得自己的付出是有意义的”。

虽然刘自鸿在IBM做的是芯片设计,但对于柔性显示技术,他没有放下半刻,一直在思考、改进和设计。

工作两年后,刘自鸿觉得时机成熟,无论是柔性显示技术的基础,自己的状态,还是融资条件,都适合创业了。2012年初,刘自鸿离开IBM,5月在深圳和美国硅谷两地同时成立了公司。

“选择在两地同时起步,我当时也是比较斗争的。大部分公司都是先在一个地方立足,发展到一定阶段后,再拓展到其他地方。

但后来我们还是觉得,我们需要这样一个架构,需要两边资源的配合。

我们两边的团队各有重心,美国团队和深圳团队在前两年基本上都是研发,生产则主要放在深圳,两边配合很紧密。现在,美国那边不光有研发,还有销售,因为很多产品全世界都在卖。”


从离开IBM到组建团队,再到拿到400万元人民币天使投资,刘自鸿只花了2个月时间。对于一家技术创业公司来说,2个月可以说是一个奇迹。

为什么能这么快?刘自鸿道出了其中的秘密:

“首先我在斯坦福读博期间一直在做技术研究,团队成员知道我做了那么久,知道我不是一个半路出家、完全不懂的人,对我做这件事情就有了信心。

同时,我很清楚接下来该做什么。而对于风险投资,我在融资之前就做了一个初步的原型机,虽然比现在的产品要差很多,但至少是柔性显示这样一个东西,让投资人看到这个事情确实是可以做的。

这样一来,他们了解了你的背景,知道你确实是做这件事情的人,知道你有这样的技术,也清楚未来该做什么,自然就有信心支持你,为你投钱。”

从这里可以看出,要技术创业,如果是门外汉,想取得技术创新或突破是非常难的。任何一种技术都不可能是单一学科的事情,往往涉及多个学科,尤其是那些具有颠覆性的技术,就更是如此。

同样,如果不具备相关专业基础,就看不到技术的未来发展趋势,光靠一知半解的纸上谈兵,是根本不可能从经验老道的投资人那里“骗”到钱的。技术创业者必须清醒认识到这一点。

钱要用在刀刃上

虽然创业一开始就拿到了400万元投资,但刘自鸿心里很清楚,这点资金实在是杯水车薪,因为他们要创造的是“传统投入高达数十亿美元、市场规模超数千亿美元的新一代显示技术”。

为了将有限的风险投资尽可能多地用于技术和产品开发,创业团队挤在一个不足百平方米的小房间里。公司装修的时候,有个承包商说10万块钱全部搞定。

刘自鸿一听,倒吸了一口冷气,10万块?我们总共才拿了400万元投资。于是,他决定自己动手,和伙伴一起跑到深圳一个偏僻的小镇上,用了一整天时间挑选每一块木头、每一张桌子、每一把椅子、每一个螺钉,直到晚上将近12点。

然后,他们坐到街边的一个串烤摊,光着膀子大汗淋漓地吃羊肉串。家具厂老板颇为感慨,说从来没有见过美国海归自己到小镇上挑家具。

刘自鸿却说,总有一些事情你没见过的,每个人、每个公司的故事都是不一样的。但这就是柔宇的起点。

结果,那次采购加装修,总共花了5万元,“剩下的5万元够我们团队在技术上做很多事情”。


创业头两年,刘自鸿需要在深圳和美国两头跑,差不多一个月一趟,但他从来不坐商务舱,也从来不住五星级宾馆。

“我觉得作为创业公司,应该把资源花在最应该花的地方,我不会因为自己是个CEO,就觉得很牛,这不是我的风格。

我们美国办公室的家具也是我们自己一个个装起来的,能买二手的就买二手,这些东西实在不是最重要的。”

刘自鸿不仅在非技术领域省钱到极点,就连在技术研发上也是精打细算,“谁让技术创新是个烧钱的买卖”。

如果你走访柔宇在深圳和美国的实验室,你看到的是一堆一堆的实验设备,这些设备都是近两年才积累起来的,靠创业之初的400万元投资,根本就买不了几件,但实验是必须做的,没设备怎么办?

“这也是很多人不愿意做硬件和技术创新的原因。硬件和技术创新必须要有设备,要有供应链。

当初我们团队内部有过对话、思考甚至辩论,说我们创业能不能像搞互联网创业一样,做几台电脑就能搞定的事情,我们现在做的这种事情,可不是几台电脑就能搞定的,这样的事是不是只有三星、英特尔这样的大公司才能做?刘自鸿回忆道。”

团队虽然嘴上有争论,但心里考虑更多的还是怎么做眼前的事。“手上没有这么多钱,又要做那么多实验,设备买不起,那就租呗,用几个小时就花几个小时的钱。”

刘自鸿只能变通思路。而这也让刘自鸿的技术创业从一开始就是一种轻资产模式

让人感到不可思议的是,2012年12月,当柔宇开始A轮融资的时候,原来的400万元天使投资不但没有用完,而且按照当时的节奏,还可以用一年半载。

这可是一家技术创新企业,研发的可是一种颠覆性的显示技术。400万元,6个月都没用完,可想而知,他们有多省。

说到A轮融资,6个月的时间要比刘自鸿想象的快。

“当时天使轮后,我们预计下一轮至少要1年多以后,但实际上只过了6个月就开始A轮了。

原因并不是我们没钱了,而是我们在技术上有了重要突破,投资人都觉得很有意思,希望我们扩大规模,增加更多人员来推动这个事情,于是很快就启动了A轮。”

2013年年中,柔宇发布了超薄柔性显示背板,这是决定柔性显示屏可卷曲、可折叠的关键技术。

事实上,不仅仅A轮提前了半年,其后的B轮和C轮融资也都比预计时间提前了,而且还不是一点点,甚至提前了一两年。


柔宇整个团队越做越有信心,没有夸夸其谈,战斗力超强。“团队确实比较卖命,非常努力,我们从来不要求加班,但基本上每天晚上九十点钟一定还会有人在公司做事情。”刘自鸿非常认可自己的团队。

他也解释了柔宇能够连续获得融资背后的逻辑:

“在什么时间点做什么事情,每家公司都有自己的发展节奏。对我们来说,一开始拿到天使投资后,目标是把这个技术做到什么样的水平,做得多厚,达到什么样的显示效果。

达到这个目标后,就会有更大的投资人表示出对你的信心,这样就会进入A轮,你接下去的目标可能就是如何将技术与应用结合起来,如何生产出产品,等到你做到这一步,又会有更多的人愿意支持你更多的钱。

在别人为什么愿意投钱这个问题上,你先得说服自己,你假设自己是投资人,你看到这个技术会不会愿意投钱,如果你都不愿意投钱,投资人凭什么投你钱。”

2014年8月,即创业2年后,柔宇发布了全球最轻薄的彩色柔性显示屏,同年又成功研发了柔性触摸屏。1年后,也就是2015年7月,柔宇投产了世界首条超薄柔性显示屏模组及柔性触控屏量产线。

可见,柔宇之所以能在创业短短3年内就成功研发并投产柔性电子技术,一方面是因为刘自鸿早在10年前就开始了相关技术的基础研究,如果没有这个基础,柔宇是不可能取得现在这个成绩的,甚至可能都不会有柔宇这家公司;

另一方面则是因为刘自鸿把所有资源和精力都投入到了技术和产品的研发改进中,不断提前的几轮融资就很好地证明了这一点。

英特尔+苹果

目前,有很多厂商找到柔宇,希望将柔性显示和触控技术融入自己的产品中。柔宇也非常乐意把自己做成一个技术平台,尽可能地支持合作伙伴开发出更多的创新产品。

“如果看到很多运用柔性技术的创新产品快速推向市场,我会特别开心,因为这表明我们的技术真正产生了实际价值,让大家都用上了。这是我一直的愿望。”

合作伙伴基于各自成熟的技术和产品基础,再结合柔宇的技术推出产品,这是一种优势互补的最佳合作方式。

但前提是,合作伙伴必须有自己成熟的产品基础。比如说,你想把柔性显示和触控技术应用到某个产品上,但这个产品在市场上从来没有过,你也从来没有生产过,这时候,柔宇可能会考虑自己来做。

“如果我们看到这种产品对社会很有价值,而他又没有产品基础,由他去做可能要花很长时间才能进入市场,还不如我们自己去做更快。”

所以,刘自鸿并不想把柔宇只定位成一个技术平台,他更希望柔宇是“英特尔加苹果”的模式,也就是说,既像英特尔那样拥有自己的核心基础技术,又如苹果那样拥有强大的产品和市场能力。


在基础技术方面,刘自鸿相信还有不少可以创新的地方,比如更优化的材料、更先进的工艺、更好的技术稳定性等,这些都是没有止境的。就从竞争角度来说,柔宇也必须在技术上不断创新。

对此,刘自鸿有着清醒的认识:

“我们能做的一件事就是继续跑,不仅要跑得比别人快,还要保护自己。

我经常打比方说,几个运动员在跑道上跑步,你要让别人跑不过你,一方面你要拼命跑,跑得很快,另一方面在你跑过的地方要设置路障,让后面的人绕道跑,比你跑的路线更远。

这些路障就是我们的核心技术专利,我们只有不断创新,才有更多的技术专利,才能树立更多的技术壁垒。”

对于终端产品开发,刘自鸿提出了一种“必然性加偶然性”的说法。讲到必然性,在刘自鸿的头脑里,如何解决便携性和愉悦性矛盾这个问题,一直没有消失过,总像一根弦似的绷在那里。

柔性显示是解决这个问题的一种很好方案,但并不是只有这一种方案。换句话说,碰到这对矛盾问题,不是非得用上柔性显示技术,可能利用柔宇掌握的底层技术,就能解决问题。

进行技术创新的最根本目的,就是通过新的方法解决问题,为社会创造实实在在的价值。我做什么事情肯定是围绕问题来做,这就是我说的必然。”

刘自鸿所说的偶然性,包含两层意思。

其一,柔宇会在消费产品端做一些规划,但不会具体到产品,只是规划出大方向,比如智能家居,所以具体做什么产品有价值,会被消费者接受,就会存在偶然性。

其二,具体研发什么产品,是一件可遇不可求的事,甚至看机缘巧合,所以“得边走边看”。

也正因为如此,迄今为止,柔宇在消费端只推出了一款自主品牌产品,即2015年9月发布的全球首款可折叠超高清智能移动影院Royole-X。

它将超高清大屏显示与立体声头戴耳机融合,显示分辨率高达3,300 PPI,相当于目前主流智能手机显示屏幕的10倍。那么,这款产品是怎么体现刘自鸿所说的“必然性加偶然性”的呢?

Royole-X其实就是一款头戴式虚拟现实设备(VR HMD),简单来说,就是把电影院大屏幕实现了随身携带,针对的正是便携性和愉悦性这对矛盾。


Royole-X(图源网络)

当然,它并没有直接运用柔性特征,但用到了柔性显示中的AMOLED技术、相关的电路技术、触控技术、结构设计等近100项柔宇的专利技术。

所以,利用公司掌握的技术解决上述矛盾问题,这符合刘自鸿所定义的必然性。

说到偶然性,这款产品最初并没有出现在柔宇的产品规划中。它的问世源自刘自鸿一次偶然的灵光乍现。

刚创业的时候,刘自鸿经常往返深圳和美国,单程十几个小时,很多时候只有通过座位前那个小屏幕看电影来打发。但那个屏幕实在太小,分辨率也低,时间一长,看着很不舒服。而且,你看什么内容,周围人都能看到,毫无隐私可言。这个问题困扰了刘自鸿很长时间。

2013年11月的某个晚上,刘自鸿在准备第二天的演讲PPT,当时已到凌晨两点,他很困,眼睛离电脑很近,突然他产生一种错觉,感觉电脑屏幕变大了。

在那一瞬间,他感到特别兴奋,屏幕并没有变大,但是因为靠得很近感觉变大了,所以要解决便携和大屏的矛盾,并不一定要通过物理变形,依靠光学方式也能解决。

刘自鸿随即就把产品构图画了出来,并在第二天拿给了合伙人看。大家都觉得这个东西会有市场,因为它确实存在很多应用场景,比如飞机上、火车上、个人小空间里。

很快,他们就决定组建一个团队来做这件事。当时,这个团队包括刘自鸿在内一共7名工程师,内部代号“007”团队,是一个绝密的研发小组。

在Royole-X这款产品上,还有一点让刘自鸿感到非常自豪。他们在2013年开始做这款产品,当时他们根本不知道后来异常火爆的Oculus等VR公司。

直到2014年Oculus被Facebook以20亿美元收购,刘自鸿才意识到,原来自己跟他们想到了同一个方向上,而且这个方向这么被看好,这么有价值。

后来,国内涌出来好多VR公司。对此,刘自鸿有着自己的见解:

“不客气地说,大部分公司都是因为Oculus被重金收购,觉得很值钱,才去做这件事的。很多人其实没有真正看懂这个行业,自认为是一个风口,就杀进去了,所以原创的东西不多。但柔宇完全不是跟风,是属于原创的想法。”


志同道合才有凝聚力

刚创业的时候,柔宇只有不到10个人,大多是刘自鸿在清华和斯坦福的校友,还有校友引荐的朋友,他们来自多个学科,如电子、材料、化工等。

有些之前在国内公司工作,薪资不菲,有些则在美国工作,年薪基本都到中产阶级水平。但这是一群想干一番事业,认准了柔性显示这件事的人。

大家志同道合,彼此非常信任。刚开始,大家拿的工资都是象征性的,就几千元,够最基本的生活费,跟原来公司相比差远了,但大家都觉得应该把钱花在最该花的地方”,刘自鸿回忆说。

如今,柔宇的规模已经扩大到差不多500人,其中研发人员占到一半。在用人上,刘自鸿一直有着自己的严格原则。

我们公司的核心价值观叫3Y正直诚信(integrity)、勇于创新(creativity)、敬业尽责(responsibility)。

我们用人就依据这三点,宁缺毋滥,任人唯贤,一定招最优秀的志同道合的人。

去年,我们一共收到了10万多份简历,最后就招了一两百人,录用比例很低。”

正因为看人严苛,大家又志同道合,柔宇团队的凝聚力非常强,流动性极小。

刘自鸿认为,从长远来看,企业要有一个好的团队文化,大家在一起开心工作,觉得自己做的是一件有价值的事情。

同时,企业也得建立保障机制,毕竟,现在已经度过了创业初期,在深圳这种高消费城市,必须保证大家的生活水平。

如今,柔宇的待遇早已不是几千块钱了,并且在行业里具有相当的竞争力。

贵在厚积薄发

从2012年成立到2015年,3年时间,柔宇获得300多项核心技术知识产权,发布了全球最轻薄的彩色柔性显示屏,独创柔性传感技术,实现了柔性显示屏模组和柔性触控屏量产,同时也成为估值超过10亿美元的“独角兽公司”。从它的成功中我们能学到什么?

第一,技术创新永远没有捷径

大家看到的是柔宇从成立到现在每一年发布的成果,却没有看到柔宇整个团队在背后的积累。

刘自鸿在创立公司之前对柔性显示技术已经研究了6年,还不光他一个人,创业团队的其他伙伴也在各自相关领域做了很多年的积累。然后,大家聚到一起,将柔性显示向着产业化方向共同推动。所以,才有了我们后来看到的极速爆发。

我特别喜欢一个词叫厚积薄发,你前面积累很多年,可能都看不到任何成果,但一旦到了那个爆发点,可能就会出来一大堆东西。我们就是这样的。刘自鸿说。”

其实,不光是创业之前多年的基础积累,就是创业之后,刘自鸿团队也从未懈怠过,甚至比其他公司更努力、更吃苦。

2015年,在公司成立3年之际,刘自鸿写过一篇感情至深的杂感,在文中,他列出了一个公式:

3×365×16>9×240×8

他说,如果我们看懂了这个公式,或许就能理解柔宇是如何用3年超越了原本可能需要9~10年的发展。

你看懂了吗?3年乘以365天乘以每天16小时,要大于9年乘以240天(一般公司的年工作日)乘以每天8小时。“这就是我们这3年的真实写照。”刘自鸿说。


第二,技术创业不是拍脑袋的事

如果说是互联网创业,你哪天突然冒出个点子,觉得值得一试,就凑合几个人开始创业,或许真能行得通。但如果是技术创业,这样做的话,几乎百分百会失败。

因为技术创业是需要积累的,如果没有相关技术背景,没有过相关技术研究,从零开始,这个过程就会极其漫长,而且困难重重。

所以,要技术创业,得先是这个技术领域的人,换句话说,得是自己擅长的,只有这样,你才可能对技术方向和趋势有一个更好的认识,你在技术方面的积累和沉淀,也能让你加快创业进程,建立先发优势。

其次,你得喜欢创业这件事。技术创业不单单是技术研发这么简单,你需要有大量的资金投入,需要各领域的专业人才,还需要有供应链保障,如果你不是发自内心地想创业,这些困难可能就会让你退缩。

最后,在看技术方向时,心里必须有个准则,那就是,这个技术可以给社会带来长远价值,只有这样,你才会走得久,走得远。

第三,技术创业要精打细算

创业刚刚起步时,就算你已经有了多年的技术基础积累,技术本身可能仍处在萌芽期,还造不出一个原型机,也就是说,你的技术还有待验证,这种时候,投资人是有点“吝啬”的。

技术研发却是一件很烧钱的事,你必须把有限的资金投到最重要的技术研发上,而不是给自己装门面、充大款。就算是技术研发,最好也是以尽可能低的投入来获得技术的突破。

你必须设立阶段性目标,并通过完成这些目标来增强投资人对你的信心,同时吸引更多投资人给你投更多的钱。节俭,可能是你技术创业必须要经历的一个过程。

柔宇科技给了我们一个技术创业的奇迹。但我们应该清醒地看到,这个奇迹并没有打破技术创业的普遍规律:

扎实的技术积累、高企的研发投入、长远的社会价值。技术创新创业没有捷径可走,唯有一步一个脚印,你才能最终看到隧道末端的那一束亮光。

《商业评论》网iPhone客户端

请关注我们的新浪微博官方帐号:

@商业评论网(http://weibo.com/ebusinessreview

@商业评论杂志(http://weibo.com/hbrc)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
[  标签: 新零售商业评论  独角兽  实战案例首页推荐  柔宇科技  ] 1224 次阅读0 次评论

读者评论

(评论内容为网友针对本词条展开的讨论,与本网站的观点立场无关。)


    该文章只有登录后才能评论。请先登录

    分享到:QQ空间 腾讯微博

    评论

    声明:本文由 @商业评论网 http://www.ebusinessreview.cn(转载请保留)拥有版权或由内容合作伙伴授权提供,未经商业评论网书面许可,对于商业 评论网拥有版权和/或其他知识产权的任何内容,任何人(包括博客及个人空间)不得复制、转载、摘编或在商业评论网所属的服 务器上做镜像或以其他任何方式进行使用。


    您也可以直接 在线订购 或致电 800 820 5396 购买刊登本文的当期杂志。 电子版全文将于本月内更新发布,届时您可购买在线阅读卡阅读全文。

    帐户如果还没有点数?立即 购买阅读卡,在线阅读更多精彩文章 注册冲值后仍打不开全文?请点击“ 常见问题”。如需更多信息,请进入 帮助页面
    订阅热线: 800-820-5396    邮局订阅代码: 80-115
    共0人分享过本文,他们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