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微博账号登录:

当前位置:首页 > 时评 > 擦火柴的男人


擦火柴的男人

作者:田甜 发表于:2016-12-26 擦火柴的男人

推荐度:

九汉天成有限公司董事长宋军在北京的家二层是藏书房,书柜里大都是《白氏长庆集》之类的古典。透过家里的玻璃窗,能看到两公里外川流不息的中关村大街,那里一直涌动着掘金梦。但如今宋军早已不再为之心动。他着一身中式短衫,戴着圆边眼镜,活脱脱一个修道之人。“我心里很清楚,如果按照世俗的路子去走,我们能走得很好,但是与自己的价值观背道而驰会很痛苦,人活着为什么要让自己痛苦呢?”

宋军说话时手捻佛珠,对过往的成败得失看得很轻,只有在谈及与老师南怀瑾先生的交往时,他的语气明显热烈。“老先生非常喜爱我,曾让我跟他三到五年,他要把毕生所学传给我。我总觉得日后还有机会,现在想来很是遗憾。”宋军的书房里单辟了一间佛堂,佛堂里供奉着南怀瑾的照片。

2004年年底,在与南怀瑾正式会面前,通过书信交流,南怀瑾已了解宋军正在做的事。他在内蒙古治沙,开发月亮湖生态度假区。宋军想打造一个社会精英的自我生态教育平台,“他们通过旅游,从一个单纯的旅行者变成一个对生态环境的了解者、支持者,最终成为一个恢复生态的直接参与者”。

这直接促成了企业家环保组织阿拉善SEE生态协会成立,它在当时被国际社会认为是“中国企业家觉醒的标志”。

2004年6月5日,阿拉善SEE在腾格里沙漠月亮湖畔举行成立大会,刘晓光、冯仑、张朝阳等60多位企业家发表宣言,要使SEE成为“中国治理沙尘暴最重要的环境公益机构”,宋军当选首届副会长。十年后,SEE创始会长刘晓光仍感念宋军之功,他在2014年协会十周年大会上说:“没有宋军,就没有阿拉善SEE生态协会。”

宋军则不这么认为,“我只是一个擦火柴的人。如果没有晓光没有大家,这根火柴早就熄灭了,是后面越来越多的人加入,将火苗燃成了熊熊大火。”宋军后来又担任了阿拉善SEE第二届执行理事,第三届至今,他只是一名普通会员。

这正是宋军想要的结果。如今他在生态环保领域又有了新事业,还想做一些传统文化的事,已写入计划中。“宋军喜欢到处点火。”南怀瑾先生曾说。

「 逃离都市 」

宋军是史玉柱初中同学,当年他从哈尔滨来到珠海,找到已经成名的史玉柱,加入巨人集团。

1995年,宋军离开巨人集团,创办北京九汉天成有限公司。待在巨人企划院的两年时间里,宋军结识了王洛林、陈吉元、韩俊等一批农业、经济领域的专家。通过与他们交流,宋军认识到,中国未来大问题将出现在农村,农业发展一定要走规模化道路。

自己创业后,宋军最早是给大公司、保健品机构做策划营销。保健品与农业相关,有很高的附加值,市场潜力大。一年后宋军决定自己做。那时,他日夜琢磨着如何建立全国团队,扩大市场份额,与合作者、竞争对手、政府官员打交道。

到90年代后期,宋军每年获利上千万,很多今天名字响当当的中国民营企业家彼时还在为自己的第一桶金奔波。赚快钱让宋军很开心,同时也恐惧,“钱怎么突然来得这么多?”他心累,却欲罢不能,总有什么东西在拴着它。

2003年年底,宋军和北京市政府官员陪意大利环保部专家考察,认证阿拉善是北京沙尘暴源头地。

现在想来,宋军觉得那时做的事太虚了。上世纪90年代卖保健品比现在容易,只要杜撰一个概念,铺天盖地打广告基本就能赚到钱,但宋军总觉得那样做没有根,心里不踏实。

1996年,巨人集团发展陷入低谷,宋军陪史玉柱去西部散心。他们本想参观酒泉卫星发射中心,却被毛乌素沙漠边缘一片金黄的沙地吸引。当年,宋军也在宁夏投资了一个农场,种植麻黄草,秋季贺兰山山洪爆发,山洪经过农场,种的麻黄草大部分被淹没了。宋军在宁夏投资的葡萄苗种植项目也宣告失败。好在他还做着保健品老本行,每年仍有丰厚的利润回报。

宋军把目光投向更遥远的阿拉善。1998年,他来到阿拉善并收购了苁蓉集团。那是他首次深入沙漠戈壁。此后他用了两年时间,把27万平方公里的阿拉善走了个遍。他豁然开朗,原来生活可以如此简单,除了与自然打交道,内心挣扎的事全部可以抛开。

苁蓉集团产品的原材料肉苁蓉寄生在梭梭根部,梭梭是防风固沙最好的植被。宋军最初来到阿拉善只是为生意往来。走在阿拉善,他至少有三大发现:一,阿拉善是北京沙尘暴的源头;二,阿拉善在历史上生态系统很稳定,是近50年来的人为破坏扰乱了当地原有生态系统,使其成为沙尘暴源头地;三,生态是可以慢慢修复的,解决问题之道与自己所收购企业的产品有关。

宋军把苁蓉集团产业化发展与生态修复连接起来。“当你看到你的努力给当地带去的变化,又让牧民大幅度增收,那种感觉特别美好,和在大城市拼命赚钱绝对不一样。”宋军说。

他自问在城市这些年,除了赚钱还剩下什么呢?日夜紧盯市场,连亲情都淡了许多。宋军意识到必须有所改变。1999年起,他在苁蓉项目上投入7000万元,向腾格里沙漠“进军”。

北风荒漠地,一去十余年。如今宋军回北京很少出门见人,他喜欢在家看书,陪孩子。宋军微信上的名字叫“逃离都市”,“都市是复杂的,复杂的目的是让我们迷失自己!”他的个性签名写道。

「 最好的老师 」

逃离都市后的宋军并没有“独善其身”。他想了很多超越世俗的事,并由自己延伸到他人。

2001年5月,宋军倾其所有再注巨资,打造腾格里沙漠月亮湖生态度假区。它不是一个纯粹商业的东西,首要功能是供都市人放松休憩,进行心灵反思。宋军把进入、参观的路线都设计好了,每一处细节都延伸至自然、心性。

月亮湖生态度假区距离公路60公里,当地政府想把公路全线贯通,以配合月亮湖的建设。宋军坚持,最后15公里留着不修,“不能让游客太容易进入”,他设计进月亮湖最后15公里需要换乘沙漠越野车。“我就是要让游客感受到艰难,在艰难的过程中对沙漠对大自然产生崇高感和敬畏之心。”宋军说,“最近几年政府还找我,要帮我修好路,让游客直接进去让收入快速增多。我说那就毁了月亮湖,如果纯粹为了赚钱,我当时就不做这个景区了。”

宋军在沙漠中发现自己,找回自己。

月亮湖度假区的建设一度遭遇波折,宋军咬咬牙才坚持下来。当时,月亮湖和肉苁蓉两个项目齐头并进。肉苁蓉与国家发改委、当地政府、银行合作,签署协议确定出资比例。2003年上半年,资金危机袭来,银行在肉苁蓉项目上的贷款并没有到位,地方政府也没有按时出资。宋军已拿不出钱扩大肉苁蓉种植规模了——月亮湖的开发需要持续投入巨资。面对各方压力,宋军曾想停掉月亮湖。

经济学家吴敬琏去月亮湖参观后告诉他:“你做的事是与社会结合的,只要坚持就一定有很多人助力。”宋军这才决定继续月亮湖工程,为此变卖了他在上海的6套房。

2003年10月,时任首创集团董事长刘晓光等企业家第一次来到月亮湖。穿过西夏王陵,翻越贺兰山,面对黄沙滔天,刘晓光跪在沙漠里,仰天闭目。

“从来没有想到沙漠那么美,也没想到中国的生态已经被毁坏到这种地步,更没有想到中国还有宋军这样的‘傻瓜’,一个人跟沙漠搏斗,我们得帮帮他。”刘晓光当即表示,要找一批企业家,帮宋军一起治沙。

杨鹏曾参与阿拉善SEE生态协会前期筹备,并担任SEE第二届秘书长。他在《为公益而共和》一书中分析刘晓光此次沙漠之行:“这次旅游过程并没有讨论或提出与筹建阿拉善SEE生态协会有关的任何内容。但是,刘晓光对荒漠化的体会及在这个特殊环境下形成的特定人脉关系,成为后来SEE得以筹建的重要条件。”

彼时,北京正在筹备2008年奥运会,意大利政府承诺无偿提供资金,解决北京大气污染问题。刘晓光与时任北京市副市长访问意大利,刘晓光游说副市长:“光解决北京问题远远不够,我们已经找到了北京沙尘暴源头,希望能向意大利政府再申请一笔治沙资金。”

2003年年底,意大利政府同意在原有资助金基础上再追加1000万欧元,同时要求北京市政府配套出资1亿元。刘晓光觉得让北京市政府掏1亿元可能性不大,他想好了对策,“找100名企业家,连续10年每人年捐10万元”。

刘晓光前后打了100多个电话。很多企业家是这样被刘晓光拉进来的:“你必须参加,不参加以后别见我,大家别谈别的事儿了。”王石当场就说:“行,给你面子了。”他继而再“忽悠”其他企业家朋友。这批企业家后来成为了阿拉善SEE的创始会员。

在刘晓光到达月亮湖前,中国企业家俱乐部在云南弥勒举办了一场“西部大开发与企业家精神”主题论坛,宋军受邀前往。他回忆,到场企业家大多是在谈西部如何贫穷落后,如何需要企业家,“有一种居高临下的施舍感”。

轮到宋军发言了,宋军结合他多年在沙漠的感受说:“不是西部需要企业家,而是企业家需要西部,到西部去面对苍凉、博大,发现自己,找回自己。”话音落后,几十秒静场,大家都觉得眼见为实,于是才有了2013年10月刘晓光等企业家那次月亮湖之行。

“沙漠是最好的老师。”宋军说,“这些企业家大都是各自领域的顶尖人物,我没有能力说服他们,但只要到阿拉善来一趟,他们无一例外会被戈壁大漠震撼和感动,再回去经营企业时,内心已经不同了。”

「 义利合一 」

2004年七八月间一次飞行,宋军在飞机电视屏显示的地图上看到中国这一块黄色面积特别大。他陷入思考,土地荒漠化只要种上植被就能解决问题吗?想着想着他突然顿悟,土地荒漠化的本质是人内心的荒漠化,精神信仰缺失。“你没有信仰,才什么都敢干;精神上的荒漠化不解决,其他再多努力也是徒劳。”

重新审视自己,宋军开始补传统文化的课,大量研读人文经典。他有了新想法,当下中国人需要重塑精神信仰,下一步他要打造这样的平台。

因缘际会,宋军与南怀瑾结缘。南怀瑾先生已来大陆,宋军给南怀瑾发了一个方案,讲述自己想要做的事,很快得以会面。见到南怀瑾,宋军有一种无限温暖的感觉。南怀瑾在大陆主要做了两件事,一是修建了金温铁路;二是还想给中国人修一条精神上的路,但遇到很多障碍,理解他的人并不多。2006年,建造了六年之久的太湖大学堂才得以落成。

2005年年初,宋军曾追随南怀瑾九个月。他在南先生住所楼下租了一套房,便于随时听先生教诲。宋军对待财富的态度过去一直走在两个极端,在都市他只知道赚钱,来到沙漠后他想做“纯道德的事”,钱拿多了都有罪恶感。

南怀瑾告诉他,钱是中性的,义利可以合一,商业是提升能力和扩大影响力的必要途径,商业如能与纯道德之事相结合,解决问题效益好,那是更大的道德。

渐渐地,宋军的财富观变得中性平和,他慢慢摸索如何通过商业的方式使公益效益成倍放大。目前月亮湖度假区现金流顺畅,已实现盈利。通过培训聘用当地牧民为骨干开展旅游服务,月亮湖度假区实际上开创了一条全新的鼓励退牧还草的路子。他们给当地牧民提供比放牧更高的收入,使其从传统农牧业转移,这既减少了对牧区生态的损害,也为当地政府节省了一大笔转移牧民的补偿。

宋军很少宣传月亮湖。他随缘,“来的都是朋友”。曾经有一名女士来月亮湖度假。她住了好几天,白天沿着湖岸来回走,捡游客扔下的垃圾;到了傍晚,她坐在一个固定的位置看夕阳。宋军与她交流后得知,她是上海一家知名国际品牌化妆品的市场总监,在阿拉善她感受到的与在上海每天经历的激烈市场竞争有天壤之别。回上海后,这名女士请了一个长假,思考自己内心最想做什么。最后她辞职进入公益行业,目前是一家公益组织社会创投基金的负责人。

将来如果有机会,宋军会为深度居住的游客提供更好的服务。他说,月亮湖虽然不可能解决北京的沙尘暴问题,但它提供了一种模式——用商业推动生态环保,从而改变主流人群的价值观。

「 顺势而为 」

师从南怀瑾期间,宋军还学会了凡事要把握“缘分”。“缘分就是时间和空间,时间未到,累死累活,时间一到,顺势而为。”

宋军看到了两大机遇,它们分别对应宋军正在摸索和将要做的事。

2008年,宋军来到内蒙古锡林郭勒盟正蓝旗上都湖,投资了一片生态牧场。宋军想在这里打造企业家传承家族和企业文化的生态会所。具体做法是,每一户入住的企业家义务认领2000亩荒漠化土地,解决当地两户牧民的生计。牧民植树种草,接待游客;企业负责把牧民的种养作物收购、加工,面向市场销售。

在宋军看来,中国已经形成一批掌握了社会财富、有精神价值追求的社会精英群体,他们需要一个空间,思考社会责任传承,从而更好地推动社会进步。这个空间一定是在远离都市的大自然。“人的内心都有善良、崇高的一面,在都市里这一面时常闭合,来到大自然中就会慢慢开启。企业家常住到那里,在大自然中找回自己。”宋军说。

这片坐落于上都湖的空间位于北京以北300公里处,附近有元上都遗址。湖畔水草丰美,羊肥马硕,入夜以后星空浩淼。宋军称此空间为“第三元”。它既不是城市,也不是乡村,却可以容纳现代都市的技术、交通、投资及第三产业,当地老百姓不用背井离乡就能感受到现代文明,同时又能保持原生态的牧区环境。

宋军还想建一所新型学校,选址在有山有水有农村的地方。当下的教育体系已让城市里的孩子除知识积累外一无所能。他想通过这所学校培养孩子的生存能力,使孩子懂得从小尊重他人和有感恩之心。

上世纪60年代是人口生育高峰期,60年代生人有很多是在80年代上大学,毕业后包分配或者后来辞职下海,如今无论在体制内外都有所积淀。宋军推算,他们即将步入退休年龄,有闲暇和意愿培养第三代。他正好顺势建立这样的学校,把这批孩子培养成有能力和社会担当的人。

宋军有三个孩子,都还在上学。回顾孩子的成长,他感到愧疚。“老大2001年出生,那年月亮湖刚动工,我总在阿拉善,直到她出生前一天我才回来,十三天后我又走了。孩子满月当天我再赶回来,小家伙正在住院。她躺在那儿,头上插着注射的管子,满月都没能回家,那个画面特别心酸。”

有时孩子也会问他,爸爸总是不回家在外面做什么?宋军会向孩子们解释他们这个年龄段该了解的事。假期只要有时间,他就会带孩子去草原,认识那里的一草一木,和上万年前人类文明遗迹上的石器。

宋军不会给孩子铺既定的路。他只想带给孩子开心快乐,再慢慢赋予他们承担社会责任的能力。长大后,每个人还是要有各自的空间,做自己喜爱之事。

“一切都是缘分,我们只种因,不去求果。”宋军说,“我只给孩子们讲,爸爸、叔叔们在做什么?为什么要做?将来你们也可以做,而且做得更好。”

来源:中国企业家网

《商业评论》网iPhone客户端

请关注我们的新浪微博官方帐号:

@商业评论网(http://weibo.com/ebusinessreview

@商业评论杂志(http://weibo.com/hbrc)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
[  标签: 九汉天成  宋军  火柴  人物推荐  时评  ] 1403 次阅读0 次评论

读者评论

(评论内容为网友针对本词条展开的讨论,与本网站的观点立场无关。)


    该文章只有登录后才能评论。请先登录

    分享到:QQ空间 腾讯微博

    评论

    声明:本文由 @商业评论网 http://www.ebusinessreview.cn(转载请保留)拥有版权或由内容合作伙伴授权提供,未经商业评论网书面许可,对于商业 评论网拥有版权和/或其他知识产权的任何内容,任何人(包括博客及个人空间)不得复制、转载、摘编或在商业评论网所属的服 务器上做镜像或以其他任何方式进行使用。


    您也可以直接 在线订购 或致电 800 820 5396 购买刊登本文的当期杂志。 电子版全文将于本月内更新发布,届时您可购买在线阅读卡阅读全文。

    帐户如果还没有点数?立即 购买阅读卡,在线阅读更多精彩文章 注册冲值后仍打不开全文?请点击“ 常见问题”。如需更多信息,请进入 帮助页面
    订阅热线: 800-820-5396    邮局订阅代码: 80-115
    共0人分享过本文,他们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