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微博账号登录:

当前位置:首页 > 唐岩 > 陌陌唐岩:我从来不在乎外界的看衰


陌陌唐岩:我从来不在乎外界的看衰

作者:经纬创投 发表于:2016-12-23 陌陌唐岩:我从来不在乎外界的看衰

推荐度:

唐岩上一次接受采访大概是在 2014 年年底,彼时陌陌登陆纳斯达克,他的儿子成为了最年幼的“敲钟人”。那是陌陌创立的第三年,时间再往回推 10 个月,陌陌宣布用户数破亿。在此之前,移动社交领域的重量级玩家或者说巨无霸,只有微信。

这也是唐岩当年最常被人问到的问题——你觉得什么会颠覆微信?他心想,我要知道我不早干了,于是直接回答:“你来之前应该在百度搜一下。”只是在后来,你能看到他的野心,他说自己一开始就是瞄着一个非常大的盘子去的,重新建造一个社交帝国。

移动互联网的爆发和人的需求造就了陌陌。与此同时,外部的各种争议和看衰从来没有在这家公司身上消失。唐岩一向表现得云淡风轻,“我从来不管外界的声音”。

今年是陌陌创立的第五年,陌陌的直播业务开始大放异彩,前三季度总营收超过 3 亿美金。借此机会,我们在一个雾霾指数爆表的傍晚,与唐岩聊了聊。在这场对谈里,一如既往地我们问了唐岩一些对创业之路的思考和复盘,但同时我们也非常直接地抛出了一些尖锐的问题。

好在,自称“自己创业后没怎么变”的唐岩,身上依然保持着简单直接的特质,他很真诚地给出了属于自己的回答。也基于此,我们“原汁原味”地将聊天内容整理如下,近乎一字未动。以下,Enjoy:

01 回望陌陌至今 5 年多走过的路,你把发展分为几个阶段?每个阶段各自有什么特点和状态?以前你说“CEO 就三件事:找钱、找人、找方向”,那现在呢?

唐岩:要分的话,就是上市跟没上市的区别。如果要再细分,就是没有做内容跟有做内容的区别。

上市和非上市公司之间的区别就不用多说了,这个差别比较大。上市公司的管理会更加规范。从我自己开始到整个高管层,都需要按照上市公司的规矩来治理公司,要求会更多一点。

最重要的一个要求,其实是指业务完成度,比如业务指标的制定,完成度的制定。对于每个上市公司,业务的预期和管理要做得更严格。这个其实对公司很多人的管理能力来说,都提出了一个不小的要求。

至于做内容和没做内容的区别,原来基本上陌陌是在“从产品层面提高社交效率”这个事情上面做得比较多;那现在做内容的话,也是一个差别比较大的事情。

对今天的陌陌来说,定方向还是最重要的;其次是人,人主要指管理;第三个才是财务上的事情。

02 陌陌过去 5 年,你觉得做的最对的和最错的一件事,各是什么?

唐岩:做得最对的还是定方向,到现在为止我们觉得做得都还是挺对的,所以这应该是最大的一个对。

最大的问题,我觉得我们内容建设做得晚了一点。这个应该开始得更早,现在(往回看)我觉得未必是一定要做完某个阶段的事情,才能做下一个阶段的事情,可能很多时候是可以双线进行的。当然你很难说这是一定性的结论,我是隐隐约约觉得,可能我们做得更早会更好。

后悔这个事情,是非常不好判断的东西。因为你并不知道,如果你不那么去做的话,它会走成什么样。你永远都无法知道(那个结果),只能凭直觉去感悟。所以复盘这种东西并不是很科学的一件事,就和谈恋爱分手一样——你又不知道跟那个人不分手的话,到底会怎么样。

03 从最近的数据和财报来看,陌陌的直播都是一个“惊喜”。你觉得陌陌启动直播的时间点如何?陌陌的直播,从最早的音乐现场偏高端的业务形态,到今天的偏网红的生态,是不是一种战略转移,是被动的还是主动的?你们的直播业务可以说是现在最赚钱的,也不怎么烧钱的,你觉得你们做对了什么?怎么看直播之后的发展?

唐岩:(直播业务)还应该更早一点。当时手头要做的事情太多,自己从想法到实现的时候,可能也没有那么坚决,还是有效率可以改进的地方。它并不是一个钱摆在那里,等你去捡的这么一个事情。(直播业务上)也有不确定性和未知。

确定性非常高的东西,你做起来效率会高一点;而对于不确定性的东西,你肯定做起来是没有那么斩钉截铁的,这个可能也是人性的弱点在这里。

(从音乐现场到今天的直播)其实这个不是核心的差别,核心的差别是内容生产——是中心化生产,还是平台化生产?当时做陌陌现场,最大的一个问题是没有办法规模化,当你的商业模式又不支持广告模式的时候,这中间其实是有问题的。这个才是最大的问题,至于什么高端不高端,那个是次要问题。这个调整,是主动和被动的选择都有之下的一个结果。

我们是一个有自有流量的平台,那在这方面,流量相对不稀缺。所以我们不花钱,或者花钱花得少是有这个条件的。一些纯直播平台,它起初是没有流量的,那么为了占领市场抢占份额,流量获取对它来说是一个不小的成本,这很正常。

直播业务,我觉得前景是蛮广阔的,随着技术设备不断地改进和产品形态不断变化,从商业模式到内容生产都会有一个更加广阔的前景在里头。

04 因为直播业务表现亮眼,是不是有人会问你们陌陌是不是现在改做直播平台了,是不是变了,你怎么看这个问题?包括你们之前做会员、游戏、移动营销等等业务,大家可能会觉得陌陌的核心一直在变,你觉得你们变了吗?为什么?对你而言,陌陌一定不能变的是什么,又有什么是你觉得应该变的?坦白说,陌陌的一些用户是不太愿意让熟人知道自己在用陌陌的。你觉得今天这个状态有变化吗?你会想去做改变吗?如何做?

唐岩:商业并不重要,业务的内核才重要。内核就是我们原来更像一个公园、更像一个广场,但里面没有摊贩,也就是没有内容消费的东西在里面,(以前)更加倾向于是功能性应用。

“我来是要陌生人聊天,是要认识身边的陌生人”——以前(陌陌)是这种类型的应用。现在你不断有内容在上面的话,很多用户是可以通过消费内容,顺便来完成社交体验。对他们来说,这个差别是比较大的,这才是内核。至于到底哪个收入占大头,其实不这么重要。

现阶段,我们的核心还是在泛社交跟泛娱乐,这个应该是不变的。其他的,除了这两个,我们都可以变化,我们没有什么不可以变的。

我觉得(今天一些用户的观点)没有根本变化,(我)当然想去改变。做内容建设,是(这个改变)非常重要的一环,就目的性不能那么强。

05 有时候,外界去看一些暂时没有什么声音的公司,总是会把这个公司的情况看得非常坏。其实陌陌从创立之初到现在,一路的争议和唱衰也满多的,你怎么看“外部人的看衰”这个问题?陌陌也有一些尝试是大家不看好的,你如何看待创业成功率?作为管理者最重要的是什么?

唐岩:我从来不管这些(外界的看衰),不重要,不认识的人怎么样评价都不重要。跟你接触比较深的人,他们的评价是非常重要的,远比你自己的评价要重要,比如家人、朋友、同学、同事,与你有紧密行业关系的人。

有一些尝试(在做之前)觉得成功率不大,那你创业的成功率也不大,但你必须得做,该做还得做。我不认为这些尝试是错的,《东邪西毒》里面有句台词——山的那边还是另一座山而已。但不去看一看,你是不知道的,你还是得去看一看。

有一些我想去做的东西,如果暂时没有成,我认为是“未遂”,有机会我还会去做。我觉得要做成一个事,各方面都有非常多的因素。可能你在做的时候,各个方面都差一点火候,(最后)就会导致不成,比如我们对文化生态的理解。还有可能的话,我觉得有些业务方方面面的投入不够,比如对生态的不了解,其实也是投入不够导致的。

对于起伏,心态要调整,要能适应。作为管理者,从个人幸福度来说,也要看得云淡风轻一点,抗压能力要强一点,神经大条一点。

06 对于你自己来说,从创业到上市,你什么地方变了,什么地方没变?你之前说其实现在感觉能聊的人越来越少了,现在有变化吗?什么东西是以前你深信不疑,但创业之后你怀疑乃至动摇并重新认识了?

唐岩:生活状态发生的变化会更多一点,孤独感会加强,其他的倒没什么。现在倾述的欲望很少了,偶尔会有,更多的原因是你已经不习惯倾诉了。你越来越少倾诉,你越来越倾向于自己去消化。

这个形象不光你自己会固化,外人也会固化。可能更多是你自己的固化,你去做这个事的话你会不习惯、不自然。这个很正常的,就跟你单身三年再去恋爱一样不习惯,因为你独惯了。

其他的没怎么变,我创业时候已经三十多岁了,人已经定型了,你还会有什么太大的变化呢?更多是状态。可能父母会明显感觉我话少了,原来我回家跟他们聊挺多的,后面话越来越少了。

也没有什么天翻地覆的观念变化,更多是对自己。原来某些东西,会做得比较极端,比如做决策或者什么的,原来可能有更多更加激情、更加鲁莽的成分在里面。现在会觉得,其实未必应该那么绝对,需要更多的思考。

07 创业到现在,你最开心和最熬的时刻分别是什么?作为 CEO 管理最难的是什么?

唐岩:最开心,可能是创业非常早期的时候。因为你参与的程度比较靠前,那成就感或者开心程度比较高——比如你看到用户数的增加,看到新版发布出来用户的好评,或者确实用户体验有明显地提升。(现在)快乐越来越难了,原来更简单,就跟小孩子过年的时候都很开心,现在你过年有什么开心的?

最难熬的时候,应该是在去年某些阶段。比如说某个发布是一个比较重大的版本,可能你对它并不确信,或者发挥的效果并不理想。但是如果你要去推翻这个版本的话,一是对自己的一个全面否定,至少是对那个决策的全面否定;二是没有那么快做到调整,你要等到新版的发布,这个周期其实并不短。那这段时间,一定是非常难熬的。

作为 CEO,管理最难的是认识自己——哪些事情是你擅长做的,哪些事情是你并不那么擅长的。我可能比较擅长的还是创造性的工作,在管理上面的工作,做到 7 分。

08 问个题外话,你跟老罗关系现在如何?后悔给他投资吗?你觉得他是更幸福了还是更不幸福了?

唐岩:挺好,一直都是朋友关系。如果从钱这个角度,我是不后悔的;(至于创业让他更好还是更糟糕)这只有他说了才算,因为这是一个私人体验,你没有办法代替他去发声。

你认为他比以前过得不那么好,但是他未必这么认为。如果他不这么认为的话,我一点都不后悔。但如果他也这么认为,那可能我会后悔。

幸福感这个东西,完全是一个私人体验,外界怎么说都不算。两相比较的话,哪个才是他更想要的,其实外界很难去评论。

09 张颖说你俩其实各自都很焦虑,但见面两人都从来不会去聊压力,他觉得创业者和投资人不是赤裸裸地相处,而是互相试探。你怎么看创始人和投资人的相处模式?有没有一个你心中的理想状态?

唐岩:我不太会聊压力,他会聊。我很少试探他,我对他有什么可试探的?所以他可能老来试探我,我跟他聊,就想聊一些生活化的东西而已。我其实不想跟他聊业务,但他不就是一个打满“鸡血”的人嘛?

我觉得我跟张颖的状态是非常好的,当然我也不知道别人的状态是怎样的。我跟他性格上有非常类似的一些部分存在,比如说比较真诚,沟通效率比较高比较简单,这些地方我们相似程度比较高。在某些专业性方面,差别蛮大的,比如说资本市场等等,这一块互补性比较高。

当彼此相互认同度高的话,其实你很难把它纯粹定义为一个商业关系。一定会有一些彼此认同或者欣赏的东西在里面,所以我觉得这种关系还蛮好的。

10 陌陌资金还挺充沛的,之后打算怎么用?未来的陌陌,你觉得是什么?

唐岩:加大投入,这是肯定会去做的。一方面有本身自己业务的加大投入,扩大市场等各方面都会有花钱的一些地方;另一方面也会做一些战略布局、开疆拓土,或者如果有适合的机会,也不排除收并购,这些(可能性)都不排除。花钱还不简单?明年应该在市场上的动作会大一些,品牌、渠道都有。

陌陌,一直以来都是一个开放式的社交平台。一个理想的开放式社交平台,对于我个人而言,功能性是不应该这么强的,应该有丰富多彩,多元化的内容消费在里面,但是它又涵盖社交属性在里面。所以未来的话,我希望是做成这样子——涵盖的用户群比较宽广,各类人都能有比较愉悦的体验。

主页君的自白:好了,其实我们这个栏目是“十问”。但以下这个问题,我猜你们都很想问。所以,主页君将这个答案作为彩蛋放送出来。

11 怎么看待微信今天的一家独大?对你自己来说,你觉得还有社交软件杀出重围的机会吗?大家都觉得移动互联网进入下半场,红利没有多少了,你怎么看?

唐岩:机会当然有,永远都不缺机会。不管你是对他核心业务发起挑战,还是在市场其他一些空白领域都有大把的机会。微信的一家独大,我觉得更多是指熟人之间的 IM 关系这块,这块其实是很难动摇的。

如果你要真想去动摇也有机会,但是可能你付出的努力就会更多一些,也需要一些运气的成分。

我不太认可(“红利殆尽”)这个观点——原来大家把创业看得太简单了,以为有这么多的机会,其实确实没有这么多。一直都是这样子。现在你自己创业遇到了问题,肯定不是资本市场的问题。

原来大家都认为创业容易,其实根本就不容易,大家把这个事情看得太简单了而已。但是你要真的去想创业,还是一样的,本质没有发生变化。

来源:界面

《商业评论》网iPhone客户端

请关注我们的新浪微博官方帐号:

@商业评论网(http://weibo.com/ebusinessreview

@商业评论杂志(http://weibo.com/hbrc)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
[  标签: 陌陌  时评  人物推荐  唐岩  ] 2180 次阅读0 次评论

读者评论

(评论内容为网友针对本词条展开的讨论,与本网站的观点立场无关。)


    该文章只有登录后才能评论。请先登录

    分享到:QQ空间 腾讯微博

    评论

    声明:本文由 @商业评论网 http://www.ebusinessreview.cn(转载请保留)拥有版权或由内容合作伙伴授权提供,未经商业评论网书面许可,对于商业 评论网拥有版权和/或其他知识产权的任何内容,任何人(包括博客及个人空间)不得复制、转载、摘编或在商业评论网所属的服 务器上做镜像或以其他任何方式进行使用。


    您也可以直接 在线订购 或致电 800 820 5396 购买刊登本文的当期杂志。 电子版全文将于本月内更新发布,届时您可购买在线阅读卡阅读全文。

    帐户如果还没有点数?立即 购买阅读卡,在线阅读更多精彩文章 注册冲值后仍打不开全文?请点击“ 常见问题”。如需更多信息,请进入 帮助页面
    订阅热线: 800-820-5396    邮局订阅代码: 80-115
    共0人分享过本文,他们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