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微博账号登录:

当前位置:首页 > 书摘 > 周期轮回


周期轮回

作者:许树泽 发表于:2016-10-28 周期轮回

推荐度:

中国创新经济学

 

    2015年1月,新年伊始,一年一度的达沃斯论坛在瑞士召开,李克强总理为中国经济积极站台,向全球观众发出中国“好声音”。站在国家的角度,他是如何看待经济问题的?站在决策者的角度,他用什么方法来看待中国经济?他的模型是什么?假如你读懂了这背后的东西,那么你将第一次和决策者在思维方式上保持同步。常言道: 要想知道,打个颠倒。

 

 

达沃斯论坛好比政商经济圈的一场春晚,因为其在瑞士滑雪小镇达沃斯举办而得名。这里一度是治疗肺部疾病的疗养胜地,后来因为发明和推广了盘尼西林,也就是青霉素,达沃斯实现了产业升级,从肺部,上升到了脑部,成为全球经济的智力风暴中心。在达沃斯的舞台上,李克强总理向全球传递出了中国“好声音”,在经济减速换挡的背景下,中国用了不到8个月时间,基本做完了全年的家庭作业,完成了1000万的新增就业指标。这样的成绩让老外专家们睁大了眼睛,大家很是费解,一个偌大的经济体,没有开动印钞机,也没有依靠项目强刺激,一个看似不可能的任务,究竟是如何做到的呢?

李总理的答案很简单——创业和创新,这就是未来中国经济的驱动引擎!听起来,创新二字我们天天挂在嘴边,但其实里面大有玄机。那么,到底什么是创新呢?

中国人讲究说文解字。请注意看创新的“创”字,右边是个“刀”,左边是一个粮仓的“仓”。《说文解字》中是这样解释的: 木匠挥动刀斧,砍伐木料,修建粮仓。刀斧是什么?它是人们用来改造自然的工具,本质上它和今天的激光切割没有区别。一部工具进化史,就是一部伟大的科技发展史,刀斧代表着人类最原始的科技。而粮仓可以放食物,也可以让人休息,它是人们需求的体现。所以“创”这个字的深层含义,就是用科技的力量来创造需求。创新,创新,我们几乎天天挂在嘴边,却忽略了它的真正含义是创造新的需求,而一旦有了新的需求,经济就能冲破雾霾,找到新的增长点。

为什么创造新的需求如此之重要呢?

你还记得在中学课本上资本家倒牛奶的插画吗?在摄影专业中,有一个术语叫作“决定性瞬间”。一张传神的好照片,往往就具备这个效应。而倒牛奶这一幕,就是一个决定性瞬间,它是对1929年全球性经济大萧条的鲜明概括。那么,为什么经济萧条和倾倒牛奶二者之间会有关联呢?其实,它背后的原理很简单——过剩,经济危机的本质就是过剩危机。无论是百年前的企业主倒牛奶,还是千禧年之后互联网之花开遍全球,却终在2001年被这株带刺的玫瑰刺破手指,抑或是美国曼哈顿昂贵密集的高楼大厦,由房地产零首付和垃圾债直接引爆的经济危机,甚至之后2011年欧洲主权债务危机,历史的每一次轮回,都不一样,但它们总是有着相似的韵脚,这个韵脚就是需求不足导致的产品过剩。

为什么过剩会导致经济危机呢?这是由资本逐利的天性决定的。为了获取利润,资本会不断投资扩大再生产。亨利·福特豪情壮志,要为全宇宙生产汽车,可是,人们的收入是有限的,地球村的人头是有限的,当没有更多的人能把产品消费掉,供需之间的平衡也就被打破,经济就会出现危机。历史不断轮回重演,太阳底下并无新鲜事。

 

 

历史的轮回往复,为我们打开了黑箱,让我们看到了后台里面这台经济机器运行的奥秘——它依靠创新的力量来带动需求的齿轮,让整个机器轰鸣运转起来。不过仅仅知道原理还不够,这台机器现在运转得好不好,到底应该怎么看呢?

其实真正的高手早就不看国民生产总值(GDP)了,李克强总理早在2007年在辽宁工作的时候,就提出过用一个模型来分析经济。这个模型非常简单,就三个因素: 银行信贷、用电量和铁路货运量。

这个极简的模型三笔勾勒出了中国经济的全貌,它就像是孙悟空画的那个圈,把一切妖怪挡在圈外。这个模型之所以管用,是因为当时经济的增长是靠投资拉动的。修路、造桥、盖房子、搞工程、建项目,这些统称为投资拉动。在这种发展模式下,首先需要消耗大量的资金。我们不同于欧美经济体,主要依靠资本市场直接融资。我们的资金来源都是向银行贷款,所以信贷数据是第一环重要证据。

第二步,盖房子、修路、造桥要用到大量的水泥,以及钢铁、铜、铝等金属,制造这些工业品,要消耗大量电力,从发电的数据中,便能得到经济健康与否的第二环重要证据。而这些大宗物资和原材料的运输,基本全部依靠铁路运输,这是成本最低、效率最高的方式,所以铁路货运量也是一环重要的证据。这三个因素环环相扣,最终再现了整个中国经济的状况,完成最终的闭环。

然而,随着全球经济深陷泥沼,中国经济也随之需要进行转型和升级,投资拉动的经济发展模式已经走到了路的尽头,我们不再需要扎堆的钢铁厂燃着浓浓黑烟的通天之塔,我们也害怕过剩的水泥厂区批量生产的PM2.5,我们更要提防呆账坏账对每个家庭金融安全的威胁。于是,发展模式改变了,用电量、铁路货运量这两个数据全面告急,呈现急速下滑;而反观另一边,破纪录的“双十一”网购数据、不断增长的通信设备销售,在互联网新经济模式之下的今天,风景这边独好。传统的经济数据和模型变得日益难看,但这并不意味着中国经济走进了死胡同,而正说明我们需要以全新的眼光和角度来看待经济,我们的思维方式也急需一次彻底的系统更新和软件升级。

 

 

过去,工厂炼钢,铁路运输钢铁,然后银行批钱,企业拿地,把这些东西拼在一起变成房子,中国经济涨,涨,涨!三个传统指标,就相当于中国经济的三围,瞅一眼便知高矮胖瘦,稍加分析便知健康与否。可是今天,这些数据不准了,因为我们的模式在变,这个时候“新克强指数”进入了人们的视野。相比过往,这里面引入的两个最重要的因素就是关注就业和居民的收入。

做投资的没有人不知道“非农就业数据”,这是美联储制定货币政策最重要的参考数据之一。发达经济体都把关注点聚焦在就业之上,你很少听到他们说GDP保5、保3,还是保2,其实都没有,他们说的就是拉动就业。拉动就业有一个关键抓手——居民的收入,这是李总理最关心的东西。可是对于很多做投资的人来讲,大家似乎更加关心企业利润而非居民收入,大家觉得收入太普通了,太常识性了,以至于我们都陷入了“灯下黑”的尴尬,对身边的事情反倒无法感知,这恰恰是最要不得的。

比如说房子,大家都很关心,很多二、三线城市的房价都在跌。大家基本上达成了一个共识: 房地产作为一个行业,它的黄金十年已经过去了。就像当年菲戈领衔的葡萄牙足球队,已成昨日辉煌。但是同时,大家又达成了另外一个共识: 行业整体没机会,但是北、上、广、深有机会。为什么唯独认为北、上、广、深有机会呢?他们会给你打这么一个比方: 不同城市的房子就好比是市场里的公司和股票,就算是在熊市中,依然有好公司,依然有牛股可以上涨,那么北、上、广、深就好比是这些牛股,这些好公司,它们可以逆整个潮流而上,当一条逆流而上的大马哈鱼。听起来好像确实生动而又令人兴奋,可是证据在哪里?当你追问他们之后,他们会接着讲这样一个逻辑: 决定房价最重要的一个因素是人口的净流入和净流出。虽然中国人口的增速在变缓,但是,假如一个城市或者一个地区,它的人口一直在往上增长,如果人们一直往北、上、广、深迁移,那么这些地区的房价也将继续上涨。如此高论征服了大多数人,有观点,有判断,有逻辑,似乎已经是无懈可击了,但是,真相却只有一个。

日本曾经的经历,非常值得我们今天借鉴。从战后的1945年开始,东京都地区大概有300多万人口。2000年,这个地区的人口已经超过了1200万,直到今天东京圈的人口都在持续流入。可是在人口流入的背景之下,日本房价遭遇了暴跌。1990—1995年,日本东京都地区的平均土地价格近乎腰斩,从140万日元/平方米跌至60万日元/平方米。地价下跌的连锁反应使得房价也大幅下跌,直到今天,人们面对曾经的高点也只能望洋兴叹。

为什么日本人都往东京涌,人口一直在增长,但是房价却下跌了呢?

其实问题的核心并不是人口,而是收入。来自日本统计省总务局的数据,1990年日本家庭的可支配收入是44万日元,这在当时达到了一个很多年以来都不曾企及的高峰。但是时间来到2005年,这个数据竟然原地踏步,还是44万日元的可支配收入。到了2012年,他们竟然开了历史的倒车,家庭可支配收入降到了42万日元。事情的真相就是,日本家庭的可支配收入的下降,带来了楼市的崩溃和产业的萧条。

打通所有环节,真相自然明了。这就是为什么作为管理层和政策决策者,总理最关心居民收入的原因。既然收入如此之重要,那么,它怎么才能提高呢?

 

 

收入应该怎么提高呢?对于大多数人来讲,收入主要来源于工资。工资是什么?它其实是一家企业的一笔支出,所以工资其实又来源于企业利润。当经济红火、企业赚钱时,你拿到的绩效和奖金一定会增加,你的收入就会上升。对于决策管理者来讲,他们考虑的是如何把经济搞活,让企业有钱赚,那时你的收入自然也会水涨船高。

具体解决提高收入这个问题,一般有两种思路: 第一种思路是从需求入手。例如,1929年大萧条,资本家倒牛奶,就是因为产品过剩,卖不出去。这是由于人们的收入已经停止了增长,但是工厂的产能还在扩大造成的。那么,怎么解决这个问题呢?当时一个叫凯恩斯的英国才子就横空出世了,他奏上一折: 大家没钱不买没关系,政府出钱买啊,拿出财政资金,去市场上有啥买啥,还怕没需求?当时决策者一听,觉得这小子真聪明,于是拿出财政资金大手笔花钱刺激需求,果然就把经济救过来了。可是要知道,财政是会赤字的啊,寅吃卯粮把财政资金花完了,产品再卖给谁呢?

这时候,又有聪明人凑上来说,钱怎么会花完呢?花完了印呀!这样,解决经济问题不就一劳永逸了吗?于是,需求派这一条路,走到最后就是量化宽松,就是印钞票开着直升机撒钱。但这是一条不归路。

与之相对应的另一条路,是从供给入手。近段时间以来从新闻里常常听到一个财经热词——供给侧改革,管理层准备用改善供给的方式,让中国经济焕发新的活力。那么,供给侧改革到底是什么意思呢?举一个手机的例子。当年诺基亚手机的“大秦帝国”版图,可比今天苹果、三星、小米的三分天下要恢宏得多。诺基亚就是研究需求,花了很多的钱去搞调研,它试图摸透每个消费者心里的小九九,然后制造出各式各样的手机款式,满足消费者的需求。

但是,苹果就完全相反,乔布斯本人的高冷气质和人格魅力,完全灌注进苹果的品牌之中: 高高在上,才不去迎合市场喜欢什么!苹果的产品透露出这样的潜台词: 你们都得听我的,大众的审美是有问题的,我来教你们什么是美的,什么是好的,你不用管那么多,我生产出来你买去用就好了。乔布斯没有做过任何调研,也没有遵循传统商学院教的波特五力和需求分析,他是完全凭空创造出了一个让人惊喜的产品。苹果就是供给派,今天,它通过创造需求,取得了更大的成功,成为当今世界市值最大的公司。还记得开篇“说文解字”中提到的“创”字的含义吗?苹果就是一个鲜活的典型案例。

虽然政策制定者不会为你创造一个产品,但是政策制定者可以鼓励企业来创造产品。从大众创业创新、提高公共产品供给的双引擎驱动,到降准、降息、减税,李克强总理的整个思路是一脉相承的,这就是通过改善供给来创造新的需求。以上,就是一整套通过创新拉动经济增长的克强创新经济学。

最后,从李总理的经济模型中,我们还能读出一点提高个人收入的启示: 普通人满足需求,卓越者创造需求,That’s all(仅此而已)!

 

 

新大航海时代,中国经济驶向何处

 

2015年年初,瑞士央行宣布废除实行了三年多的1.2瑞郎对1欧元的最高汇率,恢复浮动汇率。与此同时,欧洲央行宣布实施月度购债计划,历史性地推出了欧洲版的量化宽松政策。于是,一个新时代的序曲已经奏响。在这个经济疲软、全球争相放水的“新大航海时代”,中国经济这艘巨大的挪亚方舟究竟将开往何处?21世纪最重要的战略构想“一带一路”能否帮助中国找到下一块经济的新大陆?

 

 

    今天,让我们一起来一次说走就走的旅行。

第一站,卫星定位帮我们锁定瑞士小镇达沃斯。在这里,你可以滑着雪唱着歌,大口呼吸而根本不用担心PM2.5。雪山、温泉,风景如画,达沃斯似乎是一个上天眷顾的幸运儿。可是同样美丽动人的爱琴海和它身后浪漫的神话故事,却一不小心变成了资本市场的恐怖故事。为什么同样是颜值担当的两个旅行圣地,一个成了全球智力风暴的中心,而另一个,却成了欧债危机的风暴之眼呢?

瑞士的秘密,其实不是雪山和少女,而是产业升级。达沃斯优美的环境,让这里一度成为治疗肺部疾病的疗养胜地。后来因为发明和推广了盘尼西林,也就是青霉素,达沃斯实现了产业升级,从肺部,上升到了脑部,成为全球经济的智力风暴中心。这个秘密逐渐被人知晓。在达沃斯论坛上,李克强总理面向中国和全球的企业家,分享了瑞士成功学。我们中国的未来,不能靠大水漫灌,“面多了加水”——放货币,同样要依靠产业升级。

除了产业升级,瑞士的秘密还有一个关键,即金融的稳定。2015年1月15日,瑞郎宣布脱钩欧元。作为弹丸之地的瑞士,为什么敢于做出这样大胆的举动,擅自脱离组织而自由活动?它的自信和底气到底是哪来的呢?百年来,瑞士一直有资金的自由港和安全港的说法,这种信任,建立在瑞郎牢不可破的价值之上。在2000年欧元成立前,瑞士就立法规定,每1瑞郎的发行,背后必须要有40%的黄金支撑它的价值。后来这项法律虽然被废除,但是瑞郎仍然长期维持了20%的黄金支持。从不注水、良心货币,这是瑞郎鲜明的个性签名,甚至想要知道黄金是涨是跌,去看看瑞郎就知道了。所以,脱钩疲软的欧元,摆脱“猪队友”的拖累,是瑞士法郎大胆却又无奈的选择。货币维持强势,可能会少卖几块高档腕表,但却能维持易碎却无比宝贵的信心。

距离瑞郎脱欧时隔仅仅七天,我们要告别达沃斯再次起飞,前往另一座城市——德国的法兰克福。这里是欧洲央行总部所在地。

2015年1月22日,欧洲央行行长——“超级马里奥”,历史性地拧开了欧元的水管,向全世界宣布,每月购债600亿欧元。话音落地,意味着总量超过1万亿欧元的欧洲版量化宽松(QE)正式推出。这意味着年迈的欧洲老人面对通缩和衰退的恶魔,面对自己逐渐衰微的经济脉搏,终于鼓足勇气,将带有吗啡的针头扎入了自己的体内。一时间欧元汇率直线跳水,美元大涨,黄金大涨。一场轰轰烈烈的欧洲资产大逃亡,开始从欧洲向美国,从欧洲向中国,直到向全球蔓延。

这注定是一个新时代的序曲。全球疲软的经济,最终导致了货币政策大坝的决堤,泛滥的货币洪水滔天而至,中国经济这艘巨大的挪亚方舟,也必须思考,我们将驶向何处?

 

 

就像当年的大航海时代一样,君士坦丁堡的陷落,导致贸易的阻断。交易中断,经济停滞,欧洲内部遭遇了经济引擎哑火,半路抛锚,所以它必须孤注一掷寻求新的突围。于是欧洲的舰队纷纷合并,它们像鸡蛋一样,选择从内部打破自己,成为新的生命。当它们开始出发,向未知的外部世界驶去的时候,一个全球经济的新盛世——大航海时代到来了。

今天,中国的经济也遇到了当年大航海时代之前类似欧洲的困境。拉动经济有三驾马车: 投资、消费和出口。如果说这是一个三核心的CPU(中央处理器),那么里面的两颗核心已经过热了,出于保护机制,它们遭遇了“降频”,导致性能直线下降。其中,连年密集的投资,导致了产能过剩、空气污染和呆账坏账。显然,这是一剂副作用很多的药,必须首先减少摄入。

而出口这一颗核心,曾经动力十足。我们潇洒地走过了“WTO(世界贸易组织)十年”,我们向贸易伙伴大量输出质优价廉的商品,我们足足赚了十年,全靠出口。可是今天,“WTO概念”已经过时了,就像一个人气冷清的微信群,除了小广告,很少有人冒泡。而以美国为“群主”,人家又建了两个新的“微信群”,一个叫TPP(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一个叫TTIP(跨大西洋贸易与投资伙伴协议),“群主”使劲“发红包”,就是不加我们,不带我们玩。基于此,我们的出口,在全球贸易的新秩序中遭遇了严重挑战。

我们只有组建自己的“微信群”。借鉴当年大航海时代的经验,机遇只存在于外部世界,当内部增长已经停滞时,就必须选择向外部世界拓展。就像探险总需要一张地图一样,21世纪中国经济最重要的战略构想之一——“一带一路”面世了,这就是一张新大航海时代的寻宝地图。“一带”说的是新丝绸之路经济带,“一路”说的是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这张战略地图,陆地上横跨亚欧,海路从我国东部出发,穿过马六甲海峡,横渡印度洋,穿过红海,挤过狭窄的苏伊士运河,最终抵达威尼斯。

当你把它画出来,能看到“一带一路”构成了一个非常精美的大圆圈,这些囊括其中的大陆和经济体,就是一块亟待开垦的处女地。对于我们遇到瓶颈的中国经济来说,这就是一块蕴含无限生机和潜力的“新大陆”。我们强大的制造业和产品输出,即将与“一带一路”上繁荣肥沃的土地相对接,一幅千帆竞发的画面,似乎已经在隐隐显现了。可是,万事俱备,还有一个至关重要的问题亟待解决。

 

 

要致富先修路,“一带一路”既是一张地图,又是一条贸易商路。我们若想完成产品和资本的输出,找到下一个十年的巨大机会,首先要完成商路的铺设。

在整个“一带一路”中有四个核心关键点: 欧盟、俄罗斯、印度、中国。欧盟代表着最先进的产业和工业技术,俄罗斯代表着广阔而丰富的自然资源,印度代表着廉价的劳动力,中国则是全球世界工厂。当我们把这四个点,通过两条线把它们连接起来的时候,你会找到一个中心,但是很不巧,这个中心在喜马拉雅山附近,这里不可能形成一个经济和产业的中心。所以这个地理中心,一定会往一个经济中心迁移,很显然这个中心就是中国。

围绕着中国这个中心,用什么东西把这些线条连接起来呢?答案是高铁技术。未来十年间,至少有超过8万亿美元以上的资金需求,用来进行高铁、公路等基础设施投资。如此巨大的资金量,势必需要一家金融机构的支持,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亚投行”就是在这样的背景下登上了历史舞台。

“一带一路”+“亚投行”是一个非常伟大的战略构想,这个更大的“圈”,有可能解决困扰我们多时的资本过剩和产能过剩的慢性病。“WTO十年”是中国经济高速增长的年代,物美价廉的中国制造为我们积累了大量的资本。大量的美元流入,兑换成天量的人民币开始流通。当钱越来越多时,它就会寻找各种投资机会: 这些资本进入楼市,推升房价泡沫;进入股市,酝酿股市的风险和危机;进入实体经济,它就造成了产业的过度投资,最后变成根本无法消化的煤炭产能,钢铁产能和三、四线城市一座一座的房地产空城。这些资本只能在中国经济体内循环,它左冲右突,就像一只被困在玻璃杯里的青蛙,前途一片光明,但就是跳不出去。

有了“一带一路”这一“朋友圈”,我们可以把自己消化不掉的优质产品卖给别的小伙伴。而借助“亚投行”,我们具备了更加恢宏的战略可能: 从输出产品,到输出资本和货币。在21世纪的大航海时代,一个突出的背景就是经济不振导致全球放水,主流经济体的货币都在丧失最宝贵的信用。借助这个陆海相连、高铁四通八达的“朋友圈”,大家可以接受人民币的贷款,搞投资,做生意,贸易结算使用着人民币的便利服务,那么人民币就可以成为实际意义上的国际货币。

在这个风起云涌的新大航海时代,大家都在问,世界的未来会好吗?中国经济究竟会走向何处?其实一切的答案都写在了来时的路上,中国经济过去30多年的高速发展,得益于市场经济和对外开放。这就意味着,只要这两个因素依然存在,并且能不断继续强化,那么中国经济的未来就依然充满希望。幸运的是,我们在这个日渐壮大的“朋友圈”构想中,又再次清晰地看到了那两条我们曾经走过的来时的路。

 

 

三分钟读懂中国经济

 

    2012年开始,中国经济宣告“7”时代的到来,步入了一段为期数年的L形筑底阶段。为什么经济在不断减速?我们后备厢里有什么秘密武器?当遇到上坡、大雨和轮胎低压,中国经济这台跑车,它的未来会好吗?

 

中国经济就像一台跑车,GDP就相当于是车速,过去它一直很快,轻松开到120千米/小时,现在产业结构调整,全球经济不振,即使跑车也只能开到70千米/小时。

放眼望去,路上几乎所有的车都慢了,美国、欧盟、日本,如果大家都慢了,那就不是车不行,而是因为我们都遇到了坡。这个坡就是全球经济的需求在放缓,这是由经济周期和全球的人口结构所导致的。

和多数汽车一样,中国经济是两轮前驱,前面两个轮子动力最足,一个叫房地产投资,一个叫基础设施投资,它们被统称为投资拉动。在过去,中国经济最红火的时候,订单供不应求,商品产销两旺。因为需求持续火爆,所以企业会不断投资,去开工、设厂、扩大生产,甚至不断地修路、造桥、盖房子。就像一款曾经火爆的游戏——星际争霸,你发展得好,积累了一定的富裕资本和资源,自然而然就会去开疆拓土,拓展分基地。可是当扩张逐渐饱和,投资已经不能够支持我们继续维持高速增长时,中国经济的两个输出主要动力的前轮,就明显慢了下来。于是,我们就要想办法输出我们的资本和产品。推动“一带一路”,设立“亚投行”,其实就是把我们雄厚的资本实力和投资能力引向欧亚大陆经济带,这本质上是一个创造需求的过程。

中国经济这台跑车的后两个轮子,一个叫消费,一个叫出口。前面两个轮子不干活,后面两个轮子就“压力山大”。

出口,是中国经济这台跑车一个重要的轮子。在“WTO十年”,它持续输出了强劲的动力,拉动经济的增长。破除贸易壁垒,就好比节假日的高速公路免收过路费,所以一路畅通,中国制造就可以用低毛利的成本价,薄利多销,在国际市场杀出一条血路,省下的费用都装进口袋变成了利润。然而长途奔袭,岁月蹉跎,轮子会磨损,青年会老去。由于人口结构的变化,年轻劳动人口在总人口中的占比不断下降,中国经济遭遇了“刘易斯拐点”的困扰。劳动力成本不断上升,工人工资不断提高,就意味着企业的利润在不断下降。更加艰巨的考验还在后面。经历了美国次贷危机和欧洲主权债务危机之后,WTO已经变成了一个人气冷清的“微信群”。欧美购买力的下降,让中国的外贸企业更加雪上加霜。在如今的全球经济形势之下,想依靠出口这个轮子拉动中国经济的车速,无异于跳“一个人的华尔兹”。

最后还剩一个轮子,消费。这是中国经济这台跑车唯一还能保持两位数转速的轮子。可是,连它的增长速度也开始减速变慢。中国大妈强大的购买力,按理说应该去领一个中国经济最佳贡献奖的,可她们最近迷恋海淘和海外购,组团飞往日本,买空了日本商场的电饭煲,甚至马桶盖都不放过,购起物来像砍瓜切菜、抢收白菜。我们富裕的消费能力,反哺了全球的经济。从这个角度看,我们的消费能力仍然有巨大潜力,只要中国制造的水准和标准继续提高,中产阶级消费升级带来的产品需求是确定无疑的,这个轮子的转速,肯定还能提高。

归纳下来,前方限速、遭遇爬坡、轮胎低压这些因素,让中国经济这台车的时速降到了70千米/小时。这个时候,大家普遍感到迷茫和焦虑,是时候打开这台车的后备厢了。那里放了两个武器: 其中一个是货币政策,中国经济现在具备一次向央行场外求助的机会。

欧盟、美国和日本在遇到经济困境的时候,全部都使用了量化宽松印钞票的办法,这就是在使用货币政策工具包。可是印钞票虽然是一剂解药,但更是一剂毒药,后患无穷。这些经济强国之所以铤而走险,是因为这些发达经济体的利率都降到了零利率甚至负利率,确实已经无计可施了。但是对中国来讲,我们长期处于一个高息环境,所以降息空间很大,从2014年开始,央行连续降低利率,我们已经进入了长期的降息周期,未来中国的利率还会不断降低,央行还发明了“酸辣粉”(SLF,常备借贷便利)、“麻辣粉”(MLF,中期借贷便利)等“花式菜肴”来改善资金环境。这么一来,企业的财务费用如果能不断降低,成本下来了,即使收入并没有开疆拓土的增加,企业也有可能因为“节流”而更加赚钱。

后备厢里的另一个工具,叫科技创新。科技创新一般来讲有两种模式: 一种叫商业模式的创新。比如本来在百货商场卖,现在拿到网上卖;比如本来收费的东西,先免费给你用,然后提供更好的产品和服务,让你心悦诚服地付钱购买。这都叫模式创新,它们都可以带来赚钱机会。还有一种更关键的创新,叫技术革新。比如说,你的手机为什么会越来越小,速度却越来越快,甚至今天你的手表就是一台袖珍电脑。这得益于那个叫作晶体管的神奇小东西,它能够越做越小。英特尔已经把芯片的制作工艺从20纳米缩小到了10纳米,甚至几纳米。这就好比在一个空间无比狭小的房间,每个人都瘦身、精干,于是容量有限的房间里挤下了更多强壮有力的人,他们聚合在一起发挥了更大的力量。通过技术改进和升级,创造出从未有过的与众不同的高质量产品,那么中国经济将会告别物美价廉的时代,进入“物美价值”的时代,大家有钱,并且愿意花钱去购买更加优质的产品和服务。

一旦我们完成产业升级,中国经济跑车重新上路,那么“打个飞的去北海道买一只马桶盖”,恐怕就只能成为一代人的浪漫回忆了。

 

——摘自《不可不知的经济真相》

[基本信息]

书名:《不可不知的经济真相》

作者:许树泽

出版社:浙江大学出版社

《商业评论》网iPhone客户端

请关注我们的新浪微博官方帐号:

@商业评论网(http://weibo.com/ebusinessreview

@商业评论杂志(http://weibo.com/hbrc)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
[  标签: 经济  书摘  ] 834 次阅读0 次评论

读者评论

(评论内容为网友针对本词条展开的讨论,与本网站的观点立场无关。)


    该文章只有登录后才能评论。请先登录

    分享到:QQ空间 腾讯微博

    评论

    声明:本文由 @商业评论网 http://www.ebusinessreview.cn(转载请保留)拥有版权或由内容合作伙伴授权提供,未经商业评论网书面许可,对于商业 评论网拥有版权和/或其他知识产权的任何内容,任何人(包括博客及个人空间)不得复制、转载、摘编或在商业评论网所属的服 务器上做镜像或以其他任何方式进行使用。


    您也可以直接 在线订购 或致电 800 820 5396 购买刊登本文的当期杂志。 电子版全文将于本月内更新发布,届时您可购买在线阅读卡阅读全文。

    帐户如果还没有点数?立即 购买阅读卡,在线阅读更多精彩文章 注册冲值后仍打不开全文?请点击“ 常见问题”。如需更多信息,请进入 帮助页面
    订阅热线: 800-820-5396    邮局订阅代码: 80-115
    共0人分享过本文,他们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