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微博账号登录:

当前位置:首页 > 商业进化 > 社会问题蕴藏商业蓝海


社会问题蕴藏商业蓝海

作者:刘海军 发表于:2016-01-14 社会问题蕴藏商业蓝海

推荐度:
投资未来,应该投资在哪里?

在整个工业化时代,我们一直在用一个视角看我们的世界和我们的工作,即行行出状元。每个人在自己专注的领域去创新,把我们的本行业做实做强。到了全球化、信息化时代,技术和工具使得人与人之间的距离开始缩小,各个产业和各个社会组织之间的界限也开始模糊。

举个最简单的例子,在黑莓手机大行其道的时候,谁也没有想到,它的寿命竟然如此之短,很快就被智能手机替代。可能很多人会去想这是因为苹果,或者说苹果之所以起来是因为有天才乔布斯。但是,从这两家公司的演变可以看出整个时代发展的脉络。黑莓代表了工业时代对产品的专注;而苹果则跨越不同产业、不同产品之间的界别,把印象中的手机变成了一个社会化的产品。从这个角度看,投资未来,我们最需要的不单单是基于产品的创新,而且是颠覆性创新。如何实现从0到1的创新,而不是从1到2,从1到N的创新?核心在于寻找到一个温暖的节点。所谓“温暖”,实际上就是更人文化地关注到社会的需求。不单单是把产品推到消费者身边,而且是关注这个社会的发展。

去标签化

节点在哪里?这需要我们去标签化,用一种全新的眼光来看待这个世界。

先从我身边说起。我们残友的团队是一群残疾人。大家用传统的概念看到这群残疾人,脑海里肯定会蹦出各种各样的概念。我相信这些概念正是我们所谓的传统里面的标签。那下面就来看看这样一群人干了什么,我希望通过他们在18年间干的事情,来和你们现在脑海里出现的标签做个对比。

残友从2002年开始,进入软件行业。我们在2003年拿到了工信部的软件企业认定证书,在2012年获得了全球最顶级的软件资质证——CMMI*5级,华为只拿到4级。获得这些资质,不是靠残疾人的特殊性,完全是靠我们知识产权的数量。

我们的软件公司不招健全人,没有残疾证进不了软件公司。由于我们的能力,华为、阿里都成为我们的核心服务伙伴。华为手机从一开始推出,我们就有幸参与了其安卓系统的本地化和安全,以及华为Store的构建。中国人民银行全国69个城市的智能监控系统和大洋水电站的智能监控系统,一直都是我们在服务。去年阿里跟我们共同发起了一个“百城万人”计划,让我们来帮助阿里培训残疾人成为淘宝店客服。我们和每个省的省残联合作,按照阿里的要求筛选残疾朋友,现在已经培训了5,000多人。

当我们去评价残疾人的时候,潜意识里有一个先天的或者是已经固化的集体意识,那就是残疾人很难参与到社会生产的创作中去。为什么有这个概念?因为无论是原始社会还是工业化时代,我们的所有公共交通体系都不支持残疾人去工厂上班。所以在信息化时代之前,这个标签是很难揭下来的。但是现在,这个标签受到了挑战,挑战来源于我们进入了一个新时代,这是一个以知识为导向、以非体力劳动为核心的时代,残疾人面对电脑屏幕时,他应用的生产资料和生产工具和在座的各位是完全一样的。

当我们开始走到互联网时代,残疾人不但和健全人没有区别,甚至有优势。中国的软件企业遭受的最大挑战就是人员的流动性,而残疾人恰恰稳定性非常强。到了新时代,残疾人的机会不一样了,所以我们讲这个标签也就不存在了,这个标签是历史性的标签。我们所有的标签都是历史性的标签。所以我想引用罗丹的一句话,这个世界并不缺乏美,而是缺乏发现美的眼睛。套用这句话,这个世界并不缺乏机会,而是缺乏发现机会的眼睛,这个世界不缺少创新,而是缺少去发现改变、发现机遇的眼睛。这就是一个标签的危害:当你身边的时代环境发生改变的时候,你还按照传统的标签在向前走。

开放的机会,你能看到吗?

昨天迈克尔·诺顿(Michael Norton)先生提到了如何用商业的方式去解决社会问题,同时又回过头来服务商业。这一点是现在全球创新领域的一个最新时尚,即社会影响力投资。社会影响力投资,在政府领域已经形成了一个非常强的趋势。从国内来看,李克强总理从2014年以来已经数次在国务院会议中提到,要将社会资本引入公益创投,更重要的是PPP(Public-Private-Partnership,即公私合作模式)。我们传统的PPP模式,多应用在基础设施建设上,但是在去年底,国务院发布了一个法规,着力将PPP引入公共事业领域。PPP用一句话来说,就是给大家一个机会,一个巨大的蓝海摆在了我们面前,但是实际我们大部分人,对它没有感觉。

我们来看几个有意思的企业。首先是孟加拉乡村银行,很多朋友听说过它是发行小微信贷的。这家公司现在是全孟加拉第三大银行,服务了600多万人,整体放贷额接近50亿美元,最重要的是它的还款率达到了98.89%。就是这样一家公司,它做的事情跟我们的传统银行是完全不一样的。传统的银行专注于高净值客户,而孟加拉乡村银行关注农村最贫穷的妇女,给她们每个人10块钱的贷款。它就瞄准这样的群体,600多万人,最后它变成了孟加拉第三大银行。这600多万人全是农村的家庭妇女,后续又产生了什么呢?它成立了第二家公司,卖手机,卖手机卡。它发现当地人买不起手机,就让妇女除了做放贷员(以前是它的受惠方,后来变成了它的放贷员),还给了她一部手机和电话卡。村子里谁打电话,就买张电话卡插在她的手机里,收取费用。这项业务在孟加拉建立了一个非常庞大的消费群体。

再来看一家国内的公司。这家公司在20多年前开始准备做沙漠经济,它在沙漠种甘草,这样甘草是绝对不会被污染的。从这开始,它进入沙漠的种植养殖、沙漠的旅游领域。当然为了做这些事情,它开始做绿化,一做二十几年,现在这个公司总资产达到1,000多亿元,回迁了14个村子,解决了10万农民的就业,变成了全球的治沙领导者。

从这两个例子中,我们看到,一些企业,你很难按照传统企业和传统慈善组织的定义去界定它们。从这些企业身上我们看到了极强的生命力,因为它们跨越了传统对商业和社会组织的界限,它们在寻找着自己新的连接。

真正的节点其实就在这里。传统意义上,我们的社会被分成了三部分,一部分归政府管,一部分由商业管,剩下一部分交给公益机构。公益管社会问题。我们商业管哪里呢?哪里有利益空间,哪里就会产生创造新产品和服务的机会。但是大家是否想过,在那些长期以来政府和公益机构管不好的问题领域,有没有可能存在巨大的商业机会?当我们把所有社会问题抛给政府,或者寄希望于爱心去解决时,是否曾经转过一个念头:我们能不能用商业去解决?

举个例子,中国有2.02亿老年人,有8,500万残疾人,每年有2,000万孕妇,这些数据加在一起超过3亿人。你们想过没有,这几亿人的出行需求,被很多人忽略掉了。在台北有一家公司就专做残疾人的出行市场,他们改造了300辆车,3年之后上规模,去年就上市了。这就是一个巨大的蓝海市场。

在很多领域,我们看到政府在开始重新定义自己,重新定义哪些事情是政府做的,哪些事情是企业做的,哪些事情是公益机构做的。而一些非常卓越的企业家开始面对这种社会挑战,追求新的商业布局机会。另一些卓越的投资者已经不满足于拿出利润的10%做爱心捐赠,他们发现,捐赠完了以后,无论是政府还是公益机构都没有办法去完成他们的公益梦想。所以投资者也希望用商业手段来解决社会问题。这就是我讲的社会影响力投资,它的核心概念是如何用商业的智慧去解决社会问题,用自己极具竞争力的产品和服务从市场获得利润支持自己可持续发展,进而创造社会价值,推动社会进步。

作者介绍:刘海军,郑卫宁基金会秘书长。

 

《商业评论》网iPhone客户端

请关注我们的新浪微博官方帐号:

@商业评论网(http://weibo.com/ebusinessreview

@商业评论杂志(http://weibo.com/hbrc)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
[  标签: magazinehot   2015年商业评论大会  2016-01  商业进化  ] 7387 次阅读0 次评论

读者评论

(评论内容为网友针对本词条展开的讨论,与本网站的观点立场无关。)


    该文章只有登录后才能评论。请先登录

    分享到:QQ空间 腾讯微博

    评论

    声明:本文由 @商业评论网 http://www.ebusinessreview.cn(转载请保留)拥有版权或由内容合作伙伴授权提供,未经商业评论网书面许可,对于商业 评论网拥有版权和/或其他知识产权的任何内容,任何人(包括博客及个人空间)不得复制、转载、摘编或在商业评论网所属的服 务器上做镜像或以其他任何方式进行使用。


    您也可以直接 在线订购 或致电 800 820 5396 购买刊登本文的当期杂志。 电子版全文将于本月内更新发布,届时您可购买在线阅读卡阅读全文。

    帐户如果还没有点数?立即 购买阅读卡,在线阅读更多精彩文章 注册冲值后仍打不开全文?请点击“ 常见问题”。如需更多信息,请进入 帮助页面
    订阅热线: 800-820-5396    邮局订阅代码: 80-115
    共0人分享过本文,他们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