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微博账号登录:

当前位置:首页 > 优步 > 滴滴快的合并,业务或切割


滴滴快的合并,业务或切割

作者:穆媛媛,张楠,中国青年报 发表于:2015-02-15 滴滴快的合并,业务或切割

推荐度:

编者按:“这两家公司的合并是值得质疑的,涉嫌垄断。”知名天使投资人刘志硕表示。

滴滴快的合并:情人节的甜蜜难掩未来痛苦

作者:穆媛媛

滴滴和快的在一起了!

这个曾经令所有人都以为不可能的事却真实的上演了。而且就在2月14日当日,这令几乎与浪漫不沾边的互联网圈在2015的情人节里浪漫的不着边际。

至此,持续了近两年的打车补贴大战或将告一段落。

为啥合并?

在打车软件领域,滴滴和快的一直以来就互为对手,曾经一度也因市场份额占比而打的不可开交。然而这对“死敌”却在西方传统节日情人节里签署合并协议,双方以100%换股方式进行合并。

曾经的对手,如此迅速的转为合作伙伴,令外界很诧异,二者为何如此迅速抱团?

首先,目前滴滴快的只是在出租车和专车方面领先,但在整个出行领域还有很多可做的业务,比如专车、代驾、公交,甚至同城快送等,这也需要足够多的人力和资金支持。

尤其在专车领域,快的、滴滴都不具备明显优势,虽在进入时间上早于神州,但车源方面明显不及神州的资源优势,在用户、订单方面虽优于易到,但早在三年前易到、AA已经布局并逐渐进入该领域,已经有了一定的市场用户积累。

一旦这些竞争者发力,滴滴、快的要单打独斗或显势单力薄,加之二者都是希望能够改变现有格局,合并不失为一个好的方式。通过合并,一方面可以吸引更多用户的关注,另一方面双方的用户将进行共享,竞争力得到提升。

其次,合并有利于降低成本,提升市场议价权。通过几轮总额高达几十亿元的融资,以及两年多来的烧钱补贴大战,滴滴、快的包括投资方都在试图找到节约成本、提高营收的通道,因而合并就是一个手段。

合并之后,在出租车领域的补贴大战就将逐渐停止,这部分成本在原有的竞争中对于二者而言是不小的开支。而后通过资源共享,也能大幅节省其他开支,因而对二者而言在未来市场或将占得较大话语权,甚至一定程度上影响行业规则的制定,同时更重要的是避免资源浪费。

再次,有确切消息显示,百度正在撮合Uber和易到合并,面对uber这样一个巨型对手,谁敢掉以轻心?当然,滴滴与快的合并之后或将刺激该领域更多并购案的发生,但更重要的是可以遏制一些恶性竞争的发生。

基于以上几点,滴滴与快的的合并或为二者本身以及整个打车软件行业带来利好,但或许也意味着整个行业洗牌即将开始。

掩盖不了的断袖恋

强强联合就一定强?未必。但凡竞争企业的并购,舆论的焦点之一必定是,1+1是否大于2?事实上,众多并购案都说明,即使是相对互补的企业并购,达成“1+1=2”的结果已是稀有,而业务雷同、用户重合的合并,则大多惨不忍睹。虽然滴滴、快的”特意“挑选了西方情人节当天宣布”婚讯“,但客观来看,两者更像是一场男男之间的断袖恋。

出行市场想象空间巨大,但现已成形的仅有打车和专车市场。滴滴、快的均以打车软件起家,后延伸至专车领域。打车软件市场的格局已基本确定,但在专车领域,滴滴快的面临一样的短板和政策问题:私家社会车辆过多,无汽车租赁业务积累,虽然通过挂靠手法暂时规避政策问题,但危机依然存在。而在传统打车市场,两家的用户群体和司机群体高度重合(两家官方宣布的占有率均超过60%),否则也不会有此前腥风血雨的补贴大战。

双方的业务无法形成互补,组合后的市场必然缩水——可借鉴的前车是隔壁的视频行业,优酷土豆合并之后,土豆在短短一年内由视频行业第二名迅速退至五名之外:高度重合的内容和用户,在两家合并后,只能进行”二选一“的抉择。同样,在出行市场,未来同属一家公司的滴滴和快的,也必将共享出租车和专车资源,补贴等优惠政策即使存在也必将统一或保持一致,缺乏竞争和补贴优惠的打车、专车服务,不仅弱势的一方将损失重合用户,边缘用户(被补贴政策所吸引的用户)也将大量流失。

即使不够乐观,如何整合也是舆论和双方员工所关注的焦点:差异化、双品牌运作,对滴滴和快的来说,是合并期间唯一可选,但困难重重的选择。业务雷同,用户重合,出行的核心需求统一,如何分类用户并且在产品上进行区隔?也许最终的结果也只是”消灭了最大的竞争对手“而已。

依然是视频行业优酷和土豆合并的例子:合并宣布三年后,双方才算真正完成整合,土豆新团队基本稳定,发力韩剧、韩国综艺内容,重新树立年轻化品牌——虽然错过了移动视频发展的黄金时间,用户量增长有限,但已找回了些许存在感。相对来说,优酷和土豆的品牌形象差异较大,合并操盘手还是出身投行的古永锵,但优酷土豆合并已是公认的失败并购案例。那么问题来了,品牌形象都几乎无差别、甚至尚未有时间形成品牌形象的滴滴、快的,又会何去何从?

最后的细节是:不裁员的承诺肯定有,但人员流失不可避免。一方面,互为死对头的企业员工,在情感和文化上将极难融合;另一方面,从成本考虑,高度重合的业务没有必要保留两套系统,不裁员是真,但让人走却有千千万万的方法。

本文来源:新浪科技

 

滴滴快的合并内幕:业务或切割 博弈董事名单

作者:张楠

2月14日午间消息,滴滴打车和快的打车今晨宣布合并,成为中国互联网历史上最大的未上市公司的合并案。

虽然两公司都在新闻稿中强调,两位CEO将担任联合CEO,原有业务和团队依旧保持不变。但是包括优土合并在内的多次教训表明,如果双方业务不能形成差异化,就很可能出现弱势一方被大规模洗牌的情况。

熟悉双方合作内情的人士透露,为了避免以往的合并困局,双方正在探讨合并后的业务切割问题,投资人希望,两公司业务各有侧重,而非互相重叠,业务切割详情或在春节后宣布。

上述人士透露,合并后新公司董事会名单也已经基本确定,新董事会共7人,分别为三位公司管理团队代表、经纬创投的徐传陞、天使投资人王刚、阿里巴巴的代表彭蕾、腾讯的代表刘炽平。

唯一的不确定因素是三位公司管理团队代表名单,除了两位CEO程维和吕传伟,另外一人来自哪家公司至关重要。这意味着,这家公司可能已经赢得主导权,但是双方均不透露这位董事的姓名。

另有消息人士透露,这位董事可能是新公司总裁柳青,如果确实如此,那么意味着滴滴打车在新公司董事数量中占优,或主导新公司的发展。

经纬中国管理合伙人徐传陞在接受新浪科技专访表示,双方CEO在经过多年的竞争后可谓惺惺相惜,结果在很短的时间内就完成谈判。

“滴滴和快的在新公司占股基本相等,所以这真的是个非常平等的交易。”徐传陞说。

一位熟悉交易内情的人士透露,蚂蚁金融服务集团国内事业群总裁樊治铭在谈判初期起到了牵线搭桥的重要作用,是他首先促使滴滴打车与快的打车、阿里巴巴坐在一起,商谈合并事宜。

另外,华兴资本在本次交易中担任滴滴和快的双方的独家财务顾问。

华兴资本创始人包凡朋友圈中透露,此项目仅仅在三周内就完成了全部谈判,这个合并将成为“中国并购史上最经典的一页”。

本文来源:新浪科技

 

滴滴快的合并是否涉嫌垄断 合并后占99.8%市场

作者:中国青年报

据了解,此次合并在滴滴内部代号“情人节项目”。“项目”1月21日启动,至2月14日宣布当天,谈判周期仅3周多。对此,在本次交易中担任滴滴和快的财务顾问的华兴资本创始人包凡表示,此次合并将成为“中国并购史上最经典的一页”。

两家公司的合并谈判早在两年前就已经开始。

记者从快的方面了解到,这次的谈判之所以“很快很顺利”是因为在过去的3年里滴滴和快的一直“有沟通”。早在2013年,滴滴与快的及双方的投资方(腾讯、阿里巴巴等)就已有过第一次的“四方沟通”。但由于投资方与其他细节问题未能协商好,未能谈拢。

那么,究竟是什么原因让两家公司走向合并?业界猜测,上市是让两家竞争对手走向合并的重要原因。

快的打车CEO吕传伟在公司内部邮件中明确表示:“合并之后,上市计划也会提上日程。”然而,滴滴打车品牌与公关副总裁朱平豆向中国青年报记者表示,合并后的新公司并没有上市的计划。

两家公司的合并已经在市场引起巨大反应。

在中国打车APP市场上,这两家公司的合并几乎没有给后来者留下市场空间。据易观国际的最新统计数据,截至2014年12月底,滴滴打车市场份额占比为56.5%,快的打车占比43.3%,两者加起来达99.8%。截至2014年第四季度,快的打车覆盖360个城市,滴滴打车覆盖300个城市。

“这两家公司的合并是值得质疑的,涉嫌垄断。”在今天召开的中国经济50人论坛上,知名天使投资人刘志硕特意谈到这个合并案。

在刘志硕看来,滴滴、快的都是不错的公司,这些公司的出现为解决打车难提供了一种新思路。但占据绝对市场份额的两家公司合并对消费者并不是好事,因为两家公司合并后的市场份额在95%以上,对市场有绝对的定价权。

“在我看来,这两家公司合并的目的有两点,一是为了涨价,二是为了抬高这个市场后进入者的门槛。”刘志硕说。

这样的担忧并非没有道理。按照反垄断法的规定,这一合并可能已经达到了垄断推定的标准,必须进行申报和初步审查,以判定其是否真正构成垄断。

反垄断法研究专家、浙江大学光华法学院党委副书记吴勇敏有不同的看法。在他看来,目前还很难说合并就是垄断,判断是否垄断的关键要看是否会限制市场竞争。“尤其是对互联网、软件这样的市场,其准入标准与实体市场存在较大差异,不能马上就把这种企业间的合并扣上垄断的帽子。”吴勇敏说。

在吴勇敏看来,市场份额达到一定标准并不是构成垄断行为的充要条件。所谓垄断的份额标准只是一个要求申报审查的范围,若审查通过就没有问题。

事实上,对反垄断的审查有着具体的标准。根据《国务院关于经营者集中申报标准的规定》,合并案要达到以下两个条件之一的,商务部才会介入:

参与集中的所有经营者上一会计年度在全球范围内的营业额合计超过100亿元人民币,并且其中至少两个经营者上一会计年度在中国境内的营业额均超过4亿元人民币;

参与集中的所有经营者上一会计年度在中国境内的营业额合计超过20亿元人民币,并且其中至少两个经营者上一会计年度在中国境内的营业额均超过4亿元人民币。

滴滴、快的两家公司虽然在市场份额上占据绝对优势,但一直在贴钱跑马圈地。“有一天,我们甚至烧掉了1000万美元。”滴滴首席运营官柳青曾公开表示。

不过,消费者最担心就是,在两家公司合并之后,还能不能有打车补贴。

“从反垄断法讲,对消费者打车进行优惠补贴的企业行为本身是存在争议的。以金钱换取竞争利益和优势,存在不正当竞争的嫌疑。”吴勇敏表示,这种消费者利益获得的合法性本身值得讨论,因此,“两家公司合并可能导致的这种利益的丧失,又有什么问题?”

刘志硕有不同的看法。在他看来,我国互联网发展的最初10年,总有新的公司能出现并发展壮大,促进了行业的良性发展。从今年开始,互联网企业与传统企业之间、互联网企业之间将会出现大量的类似冲突,需要政府来做裁判。

“这需要有制度创新,让行业中能不断有新公司进入并发展起来,而不是让已经发展壮大的公司合并成更大的公司。”刘志硕说。

本文来源:中国青年报

 

《商业评论》网iPhone客户端

请关注我们的新浪微博官方帐号:

@商业评论网(http://weibo.com/ebusinessreview

@商业评论杂志(http://weibo.com/hbrc)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
[  标签: 阿里巴巴  合并  垄断  神州租车  公司推荐  易到  滴滴打车  反垄断  快的打车  百度  时评  腾讯  打车软件  Uber  优步  ] 5848 次阅读0 次评论

读者评论

(评论内容为网友针对本词条展开的讨论,与本网站的观点立场无关。)


    该文章只有登录后才能评论。请先登录

    分享到:QQ空间 腾讯微博

    评论

    声明:本文由 @商业评论网 http://www.ebusinessreview.cn(转载请保留)拥有版权或由内容合作伙伴授权提供,未经商业评论网书面许可,对于商业 评论网拥有版权和/或其他知识产权的任何内容,任何人(包括博客及个人空间)不得复制、转载、摘编或在商业评论网所属的服 务器上做镜像或以其他任何方式进行使用。


    您也可以直接 在线订购 或致电 800 820 5396 购买刊登本文的当期杂志。 电子版全文将于本月内更新发布,届时您可购买在线阅读卡阅读全文。

    帐户如果还没有点数?立即 购买阅读卡,在线阅读更多精彩文章 注册冲值后仍打不开全文?请点击“ 常见问题”。如需更多信息,请进入 帮助页面
    订阅热线: 800-820-5396    邮局订阅代码: 80-115
    共0人分享过本文,他们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