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微博账号登录:

当前位置:首页 > 管理人论坛 > 别了,任正非讲话


别了,任正非讲话

作者:冀勇庆 发表于:2014-01-06 别了,任正非讲话

推荐度:

以前每到新年,华为总裁任正非都要向所有员工发表讲话(《任正非:华为要做追上特斯拉的大乌龟》),这篇讲话也注定会流传到华为外部,被企业界人士争先学习,以至于有人笑称,任正非是最NB的自媒体。

今年也不例外。针对任正非的讲话,老冀1月3日写了篇评论文章,没想到竟然引来了不少华为人的关注和探讨。

“难道你没发现,老板已经露怯了吗?”一位前华为人言辞激烈。前几天,他们几位前华为人聚在一起,认真地学习并讨论了任正非的新年讲话之后,竟然得出了这样的结论。老冀听完后不禁一怔,连忙找来任正非最近几年的讲话仔细研究,结果差点一口气上不来——他们说的竟然是真的!

2013年新年,任正非讲的关键词是聚焦、利出一孔;2014年新年,他讲的关键词仍然是聚焦、艰苦奋斗、自我批判,可不是没区别么?实际上从2011年开始,任正非的新年讲话就基本上是这些内容了,只不过所用的词语不太一样。年近70的任正非再也提不出令人耳目一新的新想法了,而15万华为人也已经习惯了听这位老人每年一次的唠叨,就像他们习惯了每年一次的春节联欢晚会一样。

在2014年的新年讲话中,任正非提到了2002年的那次干部大会。不过说实在话,他在2014年的这次讲话已经不复12年前之勇了。当时的任正非是“三位一体”的:

第一,他是“精神教父”,鼓励华为的干部们要像希腊神话中的丹科一样把心拿出来燃烧,照亮后人前进的道路;

第二,他还是“战略导师”,指出了当时商场竞争的本质是“质量、服务和成本”的竞争,华为要看到自己的成本优势;

第三,他更是“行为教练”,提出了加快进入海外市场、建立同盟军、实行末位淘汰等具体的战术。

而在任正非2014年的讲话中,我们都看到了什么?老冀只看到了大公司的优越感,看到了“别那么互联网冲动”,看到了“乌龟精神”,看到了宝马和特斯拉。

作为华为的“精神教父”,华为的每一步飞跃都是在任正非独具一格的管理思想和管理哲学的牵引下完成的,从最早的知本家、利益共享,到压强战术、狼性文化,再到走向海外、向美国人学习,然后是开放、妥协与灰度,他每一次提出的管理思想都让人耳目一新,并指引着华为走向更大的成功。

如今,这架发动机的动力已经逐渐枯竭,那些曾经指导华为成功的管理思想,正在遇到互联网思想和互联网哲学的强烈挑战

所谓的“利益共享”,最终证实不过是不再那么有吸引力的年终奖和虚拟受限权(《财经》杂志曾经做过一个封面,全面论述了华为的“股票”不过是虚拟受限权,老冀在这里就不再详细解释了),远远敌不过互联网公司实实在在的股票和期权;

所谓的“狼性文化”,已经演变为公司的巨大内耗,有管理,无效率,老狼小狼都已经疲惫不堪,而互联网公司的开放、透明、分享让老人、新人都过得很爽;

所谓的“向美国人学习”变成了盲目向IBM顾问学习,而华为的“老师”IBM也正在亚马逊等互联网新锐的冲击下不知所措;

所谓的“开放、妥协与灰度”更多的还是想象,实际上的管理模式却是“一凶二恶三命令”……

当任正非在2014年的讲话中旗帜鲜明地说“华为也是互联网公司”的时候,老冀只好笑了,如果这样也是互联网公司的话,那些给互联网公司送水的大妈也可以笑着说,俺们也是互联网公司!

当然,对任正非的管理哲学形成最大挑战的还是激励机制。在2013年的新年讲话中他曾经提到,“过去我们的考核,由于重共性,而轻个性,不注意拉开适当的差距,挫伤了一部分努力创造的人,有许多优秀人才也流失了。”当时的他仍然坚持这种15万人“利出一孔”的激励机制,“我们从最高层到所有的骨干层的全部收入,只能来源于华为的工资、奖励、分红及其他,不允许有其他额外的收入。”

而2014年的他已经有所妥协,“要按价值贡献,拉升人才之间的差距,给火车头加满油,让列车跑得更快些及做功更多”,“要允许对不同场景、不同环境、不同地区有不同的人力资源政策适当差异化”。

互联网公司的那种激励机制,想必已经让任正非感觉到了挑战,以至于他在新年讲话中忧心忡忡地说道:“网络可能会把一切约束精神给松散掉,若没有约束精神,我们还会不会是一个主洪流滚滚向前进?”

互联网“松散掉”的将是华为的人心。据老冀了解,华为内部的一些“少壮派”已经按耐不住,多次向高管层提出,希望华为进入更具成长的新领域。也许正是因为感受到了内部如此强烈的“互联网冲动”,才让任正非说出了“我们也是互联网公司”和“别那么互联网冲动”这些自相矛盾的话。

摆在任正非面前的是一个很现实、也注定会困扰他余生的问题:华为不能停止高速增长,因为只有高速增长才会有高激励;华为却已经不能再高速增长,因为华为所处的行业已经步入了衰退期。未来的“为管道做铁皮”的华为依然强大,只不过它会和自己的客户——电信运营商一样,成为必不可少、但是却并不再有高价值的基础设施供应商。

而以华为的固有基因,它可能注定无法走出那条“主航道”,走向更加广阔的海洋。在企业市场,我们看到了华为的笨拙和不知所措;在消费者市场,我们正在看到华为被更具互联网基因的小米狠狠地甩上了一巴掌。

当移动互联网大潮汹涌袭来的时候,兔子也许注定将跑过乌龟,特斯拉也终将战胜宝马。未来,移动互联网的美好愿景和不寒而栗的现实,也许将会让越来越多不甘平庸的华为人走出围城,就像2001年的李一男那样。与那次不同,这一次的他们不会再与华为的“主航道”有任何瓜葛,在一望无际的互联网海洋,他们虽然会经历更多的风浪,却也享受到了更多的自由和舒畅。

写到这里,老冀已经下定了决心,不再学习任正非的2015、2016乃至2016后的新年讲话了。想到这里,不知怎么回事,老冀的心一下子轻松了许多。


本文来源:中国企业家网

《商业评论》网iPhone客户端

请关注我们的新浪微博官方帐号:

@商业评论网(http://weibo.com/ebusinessreview

@商业评论杂志(http://weibo.com/hbrc)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
[  标签: 精彩栏目  管理人论坛  ] 66639 次阅读1 次评论

读者评论

(评论内容为网友针对本词条展开的讨论,与本网站的观点立场无关。)


  • 孔雪松

    孔雪松:

    作者的话没道理,也有道理。 物壮则老,软弱就孕育在强盛之中。华为走到今天,可谓是“如日中天”,此时正是开始走下坡路的关键时机,至理所在,无人能躲得过。盛极之时,正是让人感觉自己强大到“无不可为”之时,每一个统帅在此时面临着多种选择的诱惑,手下的强人们也都“蠢蠢欲动”,所以,任总提出了“聚焦”,搞清楚自己的定位,很对也很重要!因为华为在做的的其实是一种控制互联网的“水管”,就像是市政的“公用工程”,天然有一种“垄断性”,所以其企业的做法永远是“强干固本”。我们身处事外可以不疼不痒地指指点点,一旦身处其位,敢说能够做出比任总更高明的决断? 但是,“聚焦”也存在其问题,抑制了很多可能未来的伟大创想,正如互联网能够给人们提供的无限可能性;而每个独立的个体的大脑不是你任总能够控制住的。对此,其实任总可以有更好的办法,但是从处理李一南的事件看出了任总的弱点所在,也是“聚焦”的弱点所在。本来,可以更高明地在企业内部开辟一块试验田,类似于李开复的“创新工场”,也类似3M公司的“自由支配时间”的做法,可以从现有的大树上衍生出无数的创新“蒲公英”。对此,我们要从“神经元”的角度来看这个问题,尽管有主干神经,但是当主干出了问题,无数的小神经元纠缠在一起,会重新整合一个信息流通的大道,所以,人的大脑是有无限可能的,我们为了保有眼前的“辉煌”而放弃了未来成为“伟大”的机会,此为“小器”。如果,任总能够有更大的“格局”,能够看得更远,能够“化家为国”,可能华为会真的走向“伟大”。

    ( 2014年01月 )回复(0)

    该文章只有登录后才能评论。请先登录

    分享到:QQ空间 腾讯微博

    评论

    声明:本文由 @商业评论网 http://www.ebusinessreview.cn(转载请保留)拥有版权或由内容合作伙伴授权提供,未经商业评论网书面许可,对于商业 评论网拥有版权和/或其他知识产权的任何内容,任何人(包括博客及个人空间)不得复制、转载、摘编或在商业评论网所属的服 务器上做镜像或以其他任何方式进行使用。


    您也可以直接 在线订购 或致电 800 820 5396 购买刊登本文的当期杂志。 电子版全文将于本月内更新发布,届时您可购买在线阅读卡阅读全文。

    帐户如果还没有点数?立即 购买阅读卡,在线阅读更多精彩文章 注册冲值后仍打不开全文?请点击“ 常见问题”。如需更多信息,请进入 帮助页面
    订阅热线: 800-820-5396    邮局订阅代码: 80-115
    共0人分享过本文,他们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