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微博账号登录:

当前位置:首页 > 效率 > 中国到了患不均的时代吗


中国到了患不均的时代吗

作者:王福重 发表于:2013-01-09 中国到了患不均的时代吗

推荐度:

 

谁也不能否认,过去30多年来,中国的巨大进步和繁荣。但是,也不能不承认,我们过去强调效率优先、兼顾公平,甚至在有意无意间忽略了公平,积累起社会的种种矛盾和问题。中国社会似乎进入到了“不患寡而患不均”的时代。

让一部分人先富起来

“让一部分人先富起来”,这是30多年来,中国最为人知的口号。与过去大而无当的政治口号相比,这个口号最实在、最明确,激励效应也最显著。发出这个号召的,是中国改革开放和现代化建设的总设计师邓小平。

改革前,长期的计划经济造成经济停滞(尽管“一五”时期创造过“奇迹”,但不过是昙花一现),几亿人都是穷人,是“共同贫穷”。邓小平说过,从1958年到1978年整整20年里,农民和工人的收入增加很少,生活水平很低,生产力没有多大发展。人们耻于谈论金钱和财富,甚至经常认为,有钱、富裕、过好生活,是一种堕落和“政治落后”的表现,资本主义国家和资产阶级的富裕生活,是“腐朽”和应该鄙视的。

1978年之后,中国走上改革之路。改革,就是市场经济取代计划经济,虽然开始的时候还不能叫“市场经济”,而是别的说法,中间还出现了说法上的反复和倒退,如“计划经济与市场调节相结合”、“有计划的商品经济”等。但是,无疑,整个改革是市场取向的。因为对于这个方向的过度偏离,往往酿成严重的经济衰退。

在人们对于市场和市场经济有了大体认可后,1992年,中国共产党第十四次全国代表大会上,时任总书记江泽民的大会报告,第一次正式提出了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改革目标。其实,邓小平在1979年就提出社会主义也可以搞市场经济的观点,当然,他那个时候说的市场经济,是在作为计划经济的辅助意义上说的。

起初,改革任务十分繁重,其中最难的是人们的思想观念。找到一个突破口,让人们拥护改革、“自觉配合”,是最为核心的问题。要知道,在计划经济下,原则是平均主义和“大锅饭”,不管努力程度如何,在城市,大家的工资几乎处于同一个水平(尽管有八级工资制),在农村,大家是一个工分(劳动时间的计量单位)。计划经济下的人们处于“囚徒困境”中,也就是说,在初期,因为对新生制度的期待,几乎所有人都会努力工作,但头脑发热之后,人们终于发现,如果别人努力工作,而我偷懒,就是在占别人的便宜;否则,别人就占有我的劳动成果。俗话说,谁也不比谁傻多少,最终的均衡结果是,大家都偷懒。这就是计划经济无效,以及农村人民公社解体的微观机制。

改革,就是要调动所有人的积极性。过去,计划经济的一个逻辑起点或者假设是:大家不是利己而是利他的。这也是计划经济始终需要也不断涌现“大公无私”先进人物的背后原因。这个假设,对大部分人,在大部分时间内,完全是错误的。

十一届三中全会,标志改革的正式开始。其实,在十一届三中全会之前,1978年12月13日,召开了“中共中央工作会议”,这是十一届三中全会的预备会议。邓小平在会上发表名为《解放思想,实事求是,团结一致向前看》的讲话。这个讲话是十一届三中全会的主题报告。

“在经济政策上,我认为要允许一部分地区,一部分企业,一部分个人,由于辛勤努力,成绩大而收入先多一些,生活先好起来。”上面这两段话,是邓小平对“让一部分人先富起来”的首次论述。时至今日,一部分人真的富裕起来了。

但这是当初“让一部分人先富起来”所说的那一部分人吗?富豪的出现,有正常的一面,中国经济规模这么大,市场也确实在发挥作用,出现亿万富翁是自然的,不出现才是不正常的。问题是,如果出现两极分化,或者接近两极分化的情势,则是不正常、不能接受的。

中国的GDP世界第二,仅次于美国。从总收入角度衡量,GDP就是一国国民的年度总收入。GDP第二,也就是中国的总收入是世界第二。

中国人口基数过大,所以尽管过去30多年来经济增速一直名列前茅,但人均收入的增加和世界排名的进步却不明显,至今,排名仍然处于100名左右的位置。

但是,中国毕竟有一个庞大的GDP财富,如果出现分配上的极度不平等,把这庞大的财富对一部分人(如其中的几千万人)过度倾斜,则足以造成一个极端富裕的人群,当然,也会同时造成一个极端贫困的人群,也就是两极分化。

经济学家经常用“基尼系数”(0~1之间)表示一个社会收入和财富分配的公平程度。0.2~0.3表示比较公平,达到0.4表示出现中等程度的不平等,0.5表示很大程度的不平等,0.6表示达到两极分化的状态。

统计基尼系数是个“几乎不能完成的任务”,特别是对中国,个人收入和财富的真实数据很难获得,以致连征收个人所得税都很困难。但是,研究者们还是用各种数学和统计学工具对中国的基尼系数做了计算。

2012年1月,国家统计局发表《中国全面建设小康社会进程统计监测报告(2011)》,认为中国2011年的基尼系数是0.412,跟2000年几乎完全一样。

这个数据没有得到研究者们的认可。长期研究中国收入差距的北京师范大学收入分配与贫困研究中心主任李实的计算结果是,2010年中国的基尼系数已经超过0.50,而早在1995年就达到了0.455。

另一位长期关注中国基尼系数的学者王小鲁认为,因为存在大量的灰色收入,这些收入无法进入国家统计局的数据库,中国的实际基尼系数要高于根据官方数据计算的数值,世界银行的数据是0.47,他认为这个数据更准确。

中国国务院新闻办公室于2011年11月16日发布《中国农村扶贫开发的新进展》白皮书。白皮书显示,农村贫困人口数量在此前的10年时间里减少了6734万人,从2000年底的9422万人减少到2010年底的2688万人。衡量是否贫困的标准是2010年的农村人均纯收入指按人口平均的纯收入水平,反映的是一个地区或一个农户农村居民的平均收入水平。计算方法:纯收入=总收入-家庭经营费用支出-税费支出-生产性固定资产折旧-赠送农村内部亲友。

如果把这2000多万极端贫困人群和1000多万的百万富翁相比,就非常接近两极分化了。

有趣的是,在宣布贫困人口大幅减少的白皮书发表后没多久,2011年11月29日,中国政府宣布,“进一步大幅上调国家扶贫标准线”,从2010年的农民人均纯收入1274元升至2300元(按2010年不变价计算)。由此,全国贫困人口就由2010年的2688万人扩大至1.28亿人,占全国总人口(除港澳台地区外)的近十分之一。

1.28亿的贫困人口和1000多万的百万富翁,就不能直接对比,说出现“两极分化”了。多数人认为,中国没有出现两极分化,个中缘由,值得玩味。比如,有人认为,只要还坚持公有制为主体,就不会产生太富裕的“资产阶级”,也就是占有大量生产资料的阶级。这也因为,贫困人口毕竟一直在实际减少中(一种说法是,改革30多年来,贫困人口减少了2.5亿)。但是,接近两极分化,或者出现了两极分化的趋势,不但被统计证明,也是大多数人的所见所感,在这个意义上,中国的阶层差距处于危险的边缘。

 ——本文摘自:《公平中国:开启未来十年新奇迹的钥匙》 王福重  东方出版社

《商业评论》网iPhone客户端

请关注我们的新浪微博官方帐号:

@商业评论网(http://weibo.com/ebusinessreview

@商业评论杂志(http://weibo.com/hbrc)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
[  标签: 社会矛盾  公平  中国经济  效率  ] 1533 次阅读0 次评论

读者评论

(评论内容为网友针对本词条展开的讨论,与本网站的观点立场无关。)


    该文章只有登录后才能评论。请先登录

    分享到:QQ空间 腾讯微博

    评论

    声明:本文由 @商业评论网 http://www.ebusinessreview.cn(转载请保留)拥有版权或由内容合作伙伴授权提供,未经商业评论网书面许可,对于商业 评论网拥有版权和/或其他知识产权的任何内容,任何人(包括博客及个人空间)不得复制、转载、摘编或在商业评论网所属的服 务器上做镜像或以其他任何方式进行使用。


    您也可以直接 在线订购 或致电 800 820 5396 购买刊登本文的当期杂志。 电子版全文将于本月内更新发布,届时您可购买在线阅读卡阅读全文。

    帐户如果还没有点数?立即 购买阅读卡,在线阅读更多精彩文章 注册冲值后仍打不开全文?请点击“ 常见问题”。如需更多信息,请进入 帮助页面
    订阅热线: 800-820-5396    邮局订阅代码: 80-115
    共0人分享过本文,他们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