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微博账号登录:

当前位置:首页 > 沃顿知识在线 > 待到长命百岁时,世间将是怎样天?


待到长命百岁时,世间将是怎样天?

作者: 发表于:2010-01-15 待到长命百岁时,世间将是怎样天?

推荐度:

医学杂志《柳叶刀》上最近刊登了一份报告,预测指出发达国家2000年以后出生的孩子,寿命有可能达到100岁,同时会比前几代人更健康。

这一重大的人类寿命变化将会给从退休计划、卫生保健成本到工作方式和教育模式创新等领域带来深远的影响。沃顿商学院教授、沃顿养老金研究中心主席奥利维亚•米歇尔(Olivia Mitchell)强调说:“这将是一场空前的人口大革命。”

对于那些连第四季度的国内生产总值都预测不准的经济学家来说,几代人以后的世界将会如何则更是个难题。但是显而易见的是,这份最新的研究报告将会给各国政府带来巨大的挑战。“如果人们知道自己的寿命将超过100岁,他们将会重新规划生活,”该篇文章的共同作者、位于德国罗斯托克的马克斯•普朗克人口研究学院(Max Planck Institute for Demographic Research)创建主任詹姆士•沃佩尔(James W. Vaupel)说道。“这意味着公共政策需要彻底的变革。”

不同的生命节奏

《柳叶刀》的研究人员认为,西欧国家、美国、加拿大、澳大利亚和新西兰等国的人口寿命有望增加30年——在日本、西班牙和意大利寿命增长幅度更大——“将是20世纪最重要的成就之一。”另外,作者预计,“如果近年来的寿命增长能在整个21世纪继续下去的话,在上述国家2000年以后出生的婴儿,绝大多数都有望庆祝自己百岁寿辰。目前人类寿命仍在不断延长显示出我们还未到达极限,寿命很有可能进一步增长。”

如果在未来十年内,部分人在70、80岁还拥有很强的工作能力和意愿,他们将会面临怎样的工作环境?“令人欣慰的是,工作环境也在发生着变化”,变得更加接纳老年员工,沃顿商学院人力资源研究中心主任彼得•卡普利(Peter Cappelli)说道。“现在的远程工作更为便利,通讯更加便捷……(很多工作)对体力的要求不断降低,职位更为短期,外包或者合同性工作也越来越多——所有这些变化让人进出职场更容易,起码理论上如此……问题是,雇主能在多大程度上接纳老年员工,并安排更灵活的工作计划,减少监管,增加授权?”

卡普利指出,不得不面对的一个问题是,随着就职时间延长,老年员工有可能被年轻经理管理。除了背负上“对老员工隐形歧视的恶名外,年轻主管面对的真正问题是,如何管理比自己更有经验的员工?多数人靠本能并不能处理这个问题。”沃佩尔同意这一观点,并补充道,随着人们工作年限越来越长,但每周工作时间越来越少,工作场所要变得“对老年员工更友好,更接纳他们”,例如,满足老年员工希望在家或离家不远地方工作的愿望,消除年轻员工对年长员工的敌对情绪。研究显示“某些工作环境里,年轻员工赶走了老年员工。这一现象必须改变,”他说道。

当然,如果越来越多的老年人选择兼职工作,更多的兼职工作机会也将对年轻人开放。文章将20世纪描述成“收入再分配的世纪,而21世纪将会是工作再分配的世纪”,就业机会将会“在全部人口和各年龄段中均衡分布。个人可以在不同年龄阶段将工作、教育、休闲和生育有机地结合在一起。”

德国罗斯托克的罗斯托克人口变化研究中心(Rostock Center for the Study of Demographic Change)执行总裁加布里埃尔•多海姆莱特(Gabriele Doblhammer-Reiter)和文章共同作者克里斯滕森和沃佩尔,以及同事罗纳德•罗(Ronald Rau),视这种工作职位的再分配是积极的结果。“如果老人能干兼职工作的话,年轻人是否也能从事兼职工作呢?”她问道。“如果这个成为可能,那就太好了。目前大部分的工作时间里,我们还要承担不同的职责,如抚养家庭。”沃顿商学院管理学教授南西•罗巴德(Nancy Rothbard)认为,企业允许员工在不同阶段调整工作重点——钻研某一不同以往的工作或专长,或者回到学校充电。跟上工作或职业的技术发展脚步,尤为重要。她认为,老员工“拥有丰富经验,知识面广,十分宝贵。但还要跟得上时代发展的脚步。”

工作环境的变化因各国实际国情各异。“美国与日本和欧洲完全不同,美国拥有相对较年轻的劳动力大军,部分原因是高出生率和大批移民,”沃佩尔指出。“欧洲和日本未来十多年将会遭遇真正的劳动力短缺。这意味着公司将会将尽可能挽留老员工,并鼓励退休员工重返岗位。公司管理层已经开始考虑对老员工的再教育”——就如年轻人那样,老年人也要经常参加在职培训,提升现有能力并获取新能力。

米歇尔的观点更进了一步。“人类寿命接近100岁带来的真实挑战将是如何系统性地把金融投资理念融入到小学、初中和高中教育上,”她说道。“我们要让人们重新考虑如何自我投资,即投资人力资本。每个人学习的目的不再是找到第一份工作或20年的职业盛宴,而是在一生中规划几个不同的20年职业生涯。”她补充道,这就要求人们对于教育采取不同的态度,需要“人们定期来到学校继续学习,而不是将知识冻结在”人生的某个特定时点上。

事实上,她最大的担心是“普通工人连经济学基本原理都吃不透,更不用说长寿带来的风险。现在,人均寿命已经接近80岁,但只有不到20%的50岁上下的美国人即使是尝试设计过自己的退休计划。如果在寿命再添上20年,恐怕人们更应该多了解一些为退休而储蓄和投资的知识。”

提高或取消退休年龄限制

人均寿命达到100岁,将会对帮助人们走好人生最后一程的退休和健康保险体系,带来什么样的影响?

目前,各国都有自己的退休政策。美国没有强制性退休政策——除了特定工种,如商业飞机驾驶员、一些法官和高级管理人员职位——事实上,对于大多数工作岗位来说,强制退休是违法的。但是,米歇尔指出,很多政策起到了推动退休的实际作用。例如,按照美国社会保险体系的规定,“正常的”退休年龄被定义为65岁(最终正调整至67岁)。官方规定中出现“正常的”一词,原指达到这一年龄的人可以拿到全额退休金,但随着时间的推移,演变成了离开职场的参考年龄。还有一个类似的指标是,目前的制度规定,年龄超过62岁就可以拿养老金(当然是有一定折扣的)。“我担心的是,将62岁定为可以领取养老金的年龄,这个年龄将成为一个目标。实际上,普通美国老百姓大多在62岁退休,尽管推迟退休会拿到数目可观的全额退休金。”

米歇尔认为,未来几年里,“退休年龄将不得不大幅提升,有可能达到70岁或更高,以应对婴儿潮人群进入退休年龄的冲击。”社会保险体制建立于20世纪30年代,她说,“那时人们的寿命要比现在短很多。事实上,我们这套‘正常’退休年龄的理念,源自于德国的社保系统。当时的德国将退休年龄定在65岁,是因为当时半数人口活不过65岁。当时,这是一套纯粹的社会保险项目,只负责那些活过平均寿命的人群。”但是斗转星移,米歇尔强调说,“美国社会保险的理念,从原先的长寿保险计划,转变成为不工作的人们支付30到40年养老金的转型计划。随着人类寿命不断增长,越来越少的年轻人工作纳税,这使得社会保险计划难以为继。如果我们要为长寿买单,我们必须为退休努力学习、长时间工作并多储蓄,以及将社会保险系统改回其原先的长寿保险计划性质。”米歇尔补充道,将来的退休“对于年轻人来说,远不如其对父辈们那么吸引人。”

沃顿商学院保险和风险管理系教授肯特•斯迈特斯(Kent Smetters)指出,社会保险和医疗保险的管理者已经将寿命增长的因素考虑了进来。“最大的问题在于,他们是否将这种增长因素充分地考虑进去了。”他指出,长寿是一个很重要的变量,因为根据现行法律,“退休年龄并不会根据人类平均寿命增长而自动增长,”这意味着如果退休年龄不提高的话,人口中拿养老金的比例将会越来越大。“实际上,正常退休年龄必须与不断增长的寿命挂起钩来,未来十几年中,有望达到70岁,甚至75岁。这一退休年龄对现在的人们来说有些离谱,但用不到20、30年它就会实现。人们仍可以选择在62岁退休,但是根据70岁或75岁的正常退休年龄计算,他们能拿到的退休金将大大缩水。”

他认为,人类不断增长的寿命“是一个积极因素,只要国家能提高申领养老金资格的门槛。但是这种变革将受到激烈的争议。2001年社会保险委员会拟定提高退休年龄时,就遭到工会领袖和一些雇主的公开反对。事实上,私底下几乎所有人都认同此举确属必要。这不过是一道简单的算术题” 。

对于医疗保险来说,“人们寿命越长,医疗保险付的费用就越高,” 斯迈特斯说道。但是,医疗保险和社会保险相比,非线性的特点更突出。对于绝大多数医疗保险受益人,医疗开支多集中于生命的最后两三年。于是“将这部分支出推迟,有助于省下现有资金。”但是其他部分的费用集中在生命的最后几十年:这段时间的延长,势必增加开支。“最终将会导致医疗保险成本上升,这将是个大问题。因为医疗保险经费捉襟见肘已十分严重。医疗保险的危机将会比养老保险更早来临。”

欧洲的退休政策另有一套,“我们这里有严格的退休年龄,”多海姆莱特说道。“是65岁,未来几年这个年限将提至67岁。但实际上人们60岁出头就退休了。没有人真干到65岁,”她强调,部分原因是年长的员工工资较高且缺乏灵活性。高失业情况下,他们将是首当其冲被裁撤的年龄组。在欧洲,“人均寿命越高的国家,退休年龄越低。意大利便是例证,但这种情况不可持续;如果没有改变的话,养老金系统将无法得到资金维持。除了裁减退休金或提高退休年龄之外,别无他法。”

如果人类寿命增长到100岁,那么退休年龄应该定在多少合适呢?“因职业不同而异,”多海姆莱特说道,“这意味着可能实行弹性退休年龄。比如,我是教授,在意大利可以工作到75岁。德国的法定退休年龄是65岁,像我这样的大学教授,会工作到67岁……但是,我相信自己能工作到70或75岁。”沃佩尔指出,已经不少欧洲国家目前考虑取消法定退休年龄规定,“去年丹麦已经取消了……还有让养老金更公平的举措:工作年限长的人员,享受更高的退休基金。人们可以自选退休年龄。我认为,大多数人会选择多工作些时日。”

更多的人争夺更少的工作机会?

尽管《柳叶刀》上那篇研究报告没有涉及发展中国家——部分原因是发展中国家很难获取到有关健康和老龄化问题的一致信息——这些国家也将经历人口寿命增长的状况。另外,中国和印度两大发展中国家,人口相对年轻,可以在未来十多年间购买发达国家老年投资者的退休资产(buy the retirement assets of older investors)。

与此同时,随着人们寿命延长,健康状态更好,如果人们愿意延长工作时间的话,是否有足够的工作岗位供他们从事?“没人知道答案,”米歇尔说道。“我们能做的就是观察少数几个老龄化速度比美国快的国家,例如日本和新加坡,如何去做。我们知道雇主面对很大压力,要建立更灵活的工作制,便于人们共享工作机会。日本退休是强制性的——通常是60或65岁——但是员工经常是周五上完最后一天班后退休,下周一又出现在同一家企业,从事新工作,不过薪酬减半。薪资和职责都重新谈过,退休返聘员工在公司的扮演的角色也不同。他可能成为企业顾问,提供老员工的智慧及帮助企业知识代代相传。这样年轻人就能承继工作。”

沃顿商学院金融学教授安迪•亚伯(Andy Abel)指出,三方面基础数据点决定了工作人口的数量:第一,20年前的人口出生数量,即当前有多少20多岁的适龄人口;第二,各种年龄段的合法和非法移民;第三,死亡率。

按照《柳叶刀》上研究的预测,老年人的死亡率大大降低,是否会出现更多人口追逐更少的工作?“不一定,” 亚伯说道。“根据宏观经济原理,只能说有更多的人口,需要更多的健康服务、更多的娱乐设施和其他类型商品和服务。不应该简单认为工作数目是固定的。商品的总需求上升,创造出大量的就业机会。薪酬的走势还是要看劳动力的供求关系。”

《商业评论》网iPhone客户端

请关注我们的新浪微博官方帐号:

@商业评论网(http://weibo.com/ebusinessreview

@商业评论杂志(http://weibo.com/hbrc)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
[  标签: 人力资源  健康  公司  劳动力  商学院和媒体  退休  沃顿知识在线  ] 2719 次阅读0 次评论

读者评论

(评论内容为网友针对本词条展开的讨论,与本网站的观点立场无关。)


    该文章只有登录后才能评论。请先登录

    分享到:QQ空间 腾讯微博

    评论

    声明:本文由 @商业评论网 http://www.ebusinessreview.cn(转载请保留)拥有版权或由内容合作伙伴授权提供,未经商业评论网书面许可,对于商业 评论网拥有版权和/或其他知识产权的任何内容,任何人(包括博客及个人空间)不得复制、转载、摘编或在商业评论网所属的服 务器上做镜像或以其他任何方式进行使用。


    您也可以直接 在线订购 或致电 800 820 5396 购买刊登本文的当期杂志。 电子版全文将于本月内更新发布,届时您可购买在线阅读卡阅读全文。

    帐户如果还没有点数?立即 购买阅读卡,在线阅读更多精彩文章 注册冲值后仍打不开全文?请点击“ 常见问题”。如需更多信息,请进入 帮助页面
    订阅热线: 800-820-5396    邮局订阅代码: 80-115
    共0人分享过本文,他们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