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微博账号登录:

当前位置:首页 > 余明阳 > 中国商学院向何处去


中国商学院向何处去

作者:余明阳 发表于:2012-08-06 中国商学院向何处去

推荐度:

【编者按】本演讲发表于2012年8月1日由上海交通大学安泰经济管理学院举办的第五届“管理学在中国”学术研讨会,演讲者余明阳教授系上海交通大学安泰经济与管理学院党委书记。


半个月前,我们学校的党委书记带领了一批院长、书记和各个处的处长去新加坡国立大学读了一个礼拜的书。因为我们去了40个人,所以新加坡国立大学非常的重视,他们讲课的人当中包括他们的校长,五个学院院长,还有一个教务长。他们非常认真。我们白天听课,晚上讨论。新加坡国立大学办了这么几年来上升很快,他们的计划是未来五年进入全球前25强。但是非常有意思的是,我们和新加坡主管教育的官员,这个人的角色在在中国相当于国务委员,他说国立新加坡大学在全球的排名的确不断上升,但是他们远离新加坡政治和文化的发展现实。这个评价让我们觉得很好玩,所以我们开始研究,像新加坡和香港这样的办学模式是不是我们中国的商学院应该走的路。十年以后,我们办成像新加坡和香港这样的商学院,对于中国的商学院来说是对还是错。所以,我们做了这么一个想法,但是这个地方更多是讨教的过程,我们考虑的还不是很成熟。所以我简单介绍三个问题,一个是困惑,一个是原因,一个是思考。

如何理解商学院的国际化,中国的商学院正在初步远离中国的市场现实,面对商学院全面转型,各种矛盾如何协调。我们知道中国从上世纪70年代末,80年代初开始逐步恢复重建,兴建商学院,从本科,到研究生,到博士生,建立了完备的学术体系,把管理学科从经济学科大门类当中独立出来,成为独立的学科门类,完成了完备的管理学学科体系架构。90年开始,中国和国际接轨,开始创办由美国哈佛1908年首创的MBA教育体系,02年推出了EMBA体系。以此作为主导,逐步完善构建出商学院的专业学位体系,使得中国的商学院从办学架构完全和国际接轨。也是从1990年开始,中国的一些著名的高校开始大规模提出国际化的概念,到了21世纪,国际化几乎成为中国商学院不二的选择。

商学院争相进行三大认证,学术成果以美国权威管理学杂志计算。大连引进或者柔性引进 海归背景的教师。与国际著名的商学院联合招收学术学位和专业学位的学生。不再接受本国优秀的博士生留校。确定比例,开设全英文课程和双语课程,并将这个比例逐年放大。大规模选送青年教师送国外进修,每年数百场的国际研讨会在中国举行。但是国际化是否等于美国化或者欧美化,是否必须用美国人的语言,用美国人的研究方法,研究美国人感兴趣的问题,在美国人认可的杂志上发表成果。近十年来,中国各大著名的商学院 在欧美管理学期刊发表的论文数字激增,每年都有巨大量的突破。如今的论文数量名列全球前茅,但是具有核心原创性成果的论文和产生影响的凤毛麟角。我非常赞赏郭重庆院士讲的一段话,让人眼前一亮的很少,喝来喝去都是白开水。我们努力走国际化的道路,但是国际对于中国管理界的认同度并没有显著提高。大量引进和柔性引进在国外名校任教的管理学教授,尤其是华裔教授,引进海外名校管理学博士学位获者提升了中国管理学界和国际对接的能力,但是整体发挥的作用需要进一步提升。更多的名下的华裔教授利用假期和学术休假在中国拿一份分水,装一份门面,对于中国的管理学院的学术水准的提升和学术团队的形成贡献不够显著,结果差强人意。著名的商学院停止招收本校和本国的优秀博士生,几乎断绝了名校商学院博士生的学术前途,使得博士生生源呈现下滑趋势。现在不但是一流的商学院不能留本校的学生,二流、三流的都留不了。读博士期间,他们只能向实物界发展。博士生质量的下降,对于整个商学院的研究水准会有一个巨大的打击。全球比较典型走这条道路的大学可以以新加坡和香港的大学为例,香港科技、港大、中文大学几乎都走了这个国际化道路,但是实际上办学的结果成为了不在美国本土的美国大学,他办了亚洲的美国大学,或者美国名校商学院的亚洲分校。他们的学生需要有更长的时间在毕业以后适应本国本土的环境和市场需求。我们的学生毕业以后在国内没有办法和人家交流,话语大家都听不懂。这样的办学模式是否是中国商学院想走的路?新加坡和香港这些名校的今天是否就是中国商学院想要发展的明天愿景呢。

第二个困惑,中国商学院正在逐步远离中国的市场现实。一方面中国商学院追求SCI论文,追求获得国际各种认证。另外一方面,中国的市场现状却为中国的商学院提出了一个又一个亟待解决的难题。当企业界发现与商学院没有共同语言可交流的时候,他们只能寻求各类咨询公司的帮忙。咨询公司缺乏系统的理论架构,大多数头痛医头,脚痛医脚。为此,企业界难免表现出对于商学院的失望和遗憾。甚至有人说商学院的教授就是把人人都知道的事情说得谁都听不懂。企业寻求智力支援的时候,没有办法在学院派和江湖派之间取舍,没有办法自己寻找读EMBA、EDP,自己读完让副总读,一时间中国各类企业培训、总裁班等雨后春笋冒了出来。EMBA、EDP只能办成企业家俱乐部,大家主要精力不是集中在学习知识和掌握技能,更多关注建立人脉,拓展业务,寻求合作上。有些EMBA课堂讨论不活跃,学生参加高尔夫俱乐部等越来越热闹。可以类比的是医学院的办学模式,大家知道大凡著名的医学院,基础医学和临床医学要均衡发展。而中国的商学院因为临床环节的薄弱,导致商学院远离中国的市场环境。

从另外一个角度来看,大大削弱了商学院的学生对于母校的依赖和崇敬。商学院的学生为母校的捐款捐赠相对不足。他们在言谈举止对于母校的教学水准,师资能力,知识提升水准的整体评价并不高。面对商学院的全面转型,各种矛盾如何协调,我们知道中国绝大部分的商学院师资构成是三方面的力量。一个是早年留校的,一个是其他学校来的,一个是海归。师资包括来自全国其他名校商学院,他们来自五湖四海加盟到这个学校,打破近亲繁殖方面功不可没,现在大量海归回来以后,这些土鳖角色尴尬。另外就是新引进的海归博士,因为他们缺乏教学经验,往往减少对于他们课程方面的研究,而强化高端论文方面的考核考评。他们拼命发表论文,商学院给他们发很高的工资,他们就发很高水准的论文。商学院由这些人组成,这些凝聚力和整合力有很大的问题。现在我们真的是相当头疼,教学和科研关系的怎么处理。大学培养人才是天职,科研是教师个人爱好,我们的考评体系完全关注于科研,教学的重要性几乎可以忽略不计。

高端学术和现实应用的关系,没有高端学术,大学难称之为大学,商学院毕竟是研究现实问题的基地,这一方面郭院士、席校长都讲到了这个问题。国际接轨和政策接轨的关系,王方华老师当院长的时候说过要成为体育强国必须要参加奥林匹克,所以和国际接轨无可厚非。教育界有很多的考评方法,无论是精品课程还是重点课程,这两者的关系协调相当困难。教育体系和行政体系的关系,商学院有一些工作特点,教研人员和行政人员的比例大概1:1,有的高达1:3,1:4,尤其是MBA的学院,他们的自我定位从产品走向客户。他们的自我感觉不是学生,是客户,你要把我伺候好。他们需要与高昂学费相适应的服务。此外,许多林林总总的关系令商学院的价值定位左右为难,最后的处理方式就是折中和平衡,处理各种矛盾,平衡各种关系。问题是多目标的最后结果是没目标,导致的结果是哪一方都不满意。这些困惑原因在哪里?我们说一方面中国在转轨,中国上世纪70年代末打开了闭关锁国的大门,逐步融入了国际大家庭,GDP世界第二。未来可预计的今年有可能成为世界第一。中国的综合国力的提升是个不争的事实。另外一方面,中国是一个经济大国,远非经济强国。我们在核心尖端科技,社会管理水准,企业运行状态和发达国家有着巨大的产生。我刚刚从日本回来,日本的经济学者提出来中国的管理和日本的管理差了30年。当时我们学管理的几个人开始不大服气,后来算了算没有太冤枉。我们还缺乏文化的自信和足够的话语权,在当今主流文化依然是欧美为代表的西方文化, 东方体系尽管在商学院得到了研究,但是很难和西方管理构成足够的抗衡。我们商学院同样背景下不得不和欧美主流商学院的价值接轨,从学术规范到研究方法,不得不和欧美商学院的标准对接。无论是东方管理还是中医中药,国画书法,民族音乐等这些东西和西方的主流文化相比还是弱势。

相信随着中国进一步发展和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完成,中国将有更强的自信心和更强的话语权。如果全球真的产生两种乃至更多种主流文化,真正做到各种文化并存,共生和协调发展,中国有可能构建以西方价值体系为基调的价值观,使得西方主流价值观更具包容性和代表性。

我们知道教育在转轨,中国的教育体制当然包括商学院的教育体制是行政主导下的,重大政策的出台、毕业流程客观,各类评估和各种社会资源的分配权利都集中在各级行政部门。国立大学走出了国立大学的投资体系,这是否是中国教育未来改革的方向呢?中国高校去行政化的说法流传多年,国家最近又出台了工业机构改革的指导意见,最后会形成什么样的中国特色的教育体制目前尚在探索当中。我们有理由相信,随着中国教育体制的改革,有助于中国教育包括商学院的教育回归教育本原。

人群在转轨。中国的商学院再不转,我们已经没法儿教90后了。我有一次在登飞机的时候,旁边几个90后的小伙子玩三国杀。他们说现在80后的老人思路都跟不上了。我觉得自己有生存危机了。南洋理工大学的管理学院院长和我聊天的时候,他说他的女儿读书的方法他没有办法接受,我们从小教育一心不能二用,他说现在孩子读书的时候 耳朵里面塞着耳机,电脑里面聊着QQ,然后做着微积分,他说这样才能集中注意力。所以人群真的在变。我们的教育对象开始面向90后乃至00后,他们呈现诸多全新的特点。我们教育必须顺应他们的需求。互联网的高速发展全方位改变了信息传播的方式和形态,学生和老师将在完全同等的信息占有条件下开展教学活动。老师知道的东西学生全部知道,甚至学生知道的比老师还要多。你这种情况下教学怎么做。学生甚至掌握了更多,更新的及时信息,学生们开始考虑不必过多的知识储备,而是需要的时候用百度等方式进行调取。现在知识不用储备,用的时候随时用就可以了。学生也可以通过网络和世界名校的开放课堂对接,聆听到全世界最著名的商学院,最著名教授全部课程。可以及时和企业、社会组织建立起互动,甚至雇佣关系。在这种背景下,中国的商学院的教学模式如何调整,我们的教师该具备这样的核心竞争力,必须引起商学院管理者的高度重视。现在拼命的念,让学生做笔记,那个时代已经过去了。你在讲沃尔玛过去怎么发展的时候,学生们马上可以告诉你,沃尔玛昨天碰到了一个麻烦,完全即时化,可以说进入了战略模拟状态,马上可以现场进行互动,甚至和企业互动。在这种情况下,我们的教学必须改。我们应该往哪里走?所以我们做了三个思考。

第一、商学院的价值取向和社会责任。我们说在不断变化的社会环境中,社会格局在变,中国地位在变,教育对象也在变。作为商学院必须重新考虑价值取向和社会责任问题。我在复旦读博士的时候,当时复旦大学管理学院院长郑教授有一次吃饭的时候讲了一个观点,我印象深刻。他说管理是什么?管理就是给孩子做衣服。他说现实是孩子,管理学就是衣服。当你觉得孩子长大了,衣服做的大一点,你觉得合适了,孩子又长大了,这个衣服又不合适了。所以必须要不断顺着环境的变化而变化。谁是成功者?就是那个衣服,最接近孩子成长方式的人。所以在这方面哈佛大学商学院值得我们尊敬的。他们对于MBA的教育定位和价值取向做了几次重大革命性调整。哈佛商学院认为商学院助长了贪婪和无止无休的欲望。 为什么商学院培养不出顶尖的企业家,而只能培养高级职业经理人。商学院在经济发展当中应该扮演什么样的角色。

第二、关键顶住设计。商学院研究管理,应该在自身的管理为中国的高校做出表率,否则商学院的教育和培养将缺乏说服力。而我们的现实管理状态是头痛医头,脚痛医脚,甚至有人评价中国的高校政府机关和国有企业的毛病于一体,内部沟通障碍重重,团队文化勾心斗角,创新动力严重不足,对于社会环境反映落寞,教学内容僵化死板。学科界限深入鸿沟,课题选择雕虫小技,缺乏战略性、原创性、根本性、系统性的规划架构。因此,商学院到了需要顶层设计的时候。

第三、关注商学院的个性化,分化意味着深化,只有构成自己的独特性才能形成不可替代性。中国的顶尖商学院目前的发展千篇一律,各学院做的发展战略规划几乎可以通用。而这方面美国的顶尖商学院的个性化建设方面值得我们学习。哈佛坚持案例教学,芝加哥大学执着的追求理论体系,耶鲁关注社会管理,斯坦福关注创新创业等。这使得美国商学院群性璀璨,形成上商学院良好的社会生态。中国的商学院有必要在个性化道路上有所思考和探索。

综上所述,中国的商学院经过了30多年长足的发展,构建了完善的管理学教学科研体系,在教学、科研、社会服务、文化传承四个方面都取得了卓越的成果。但是面临新形势、新环境,我们的确有诸多困惑,国际化的道路怎么走,目标如何整合,关系如何平衡,如何对于中国市场发展产生更大的影响力。这些问题的思考是商学院的职责和使命,是我们这一代管理者不能回避的挑战。我们秉承对于历史负责,对于国家负责,对于社会负责的使命感,在中国教育人群全方位的变化当中重新寻找自己的坐标与方位,明确商学院的价值取向和社会责任,关注认真做好顶层设计,努力探索个性化的发展路径,只有这样我们才能不辱使命。我们信息的看到,有越来越多的中国商学院的同仁发现、关注并思考商学院遇到的挑战。我们组织“管理学在中国”这样的活动,有一批教授认真思考 这样的活动就是非常有价值和远见的做法。相信凭借中国商学院同仁们对外国外商学院发展的有效借鉴,对于教育事业的无限崇敬,对于有责任和有能力不远将来寻找中国商学院发展的方向和出路。让我们共同为这个目标携手努力。我们的思考很粗浅,很多的对策在研究当中,今天和各位长辈和同仁分享,希望得到更多的批评和点拨。只要找到了路,就不怕路有多远。

谢谢大家!


《商业评论》网iPhone客户端

请关注我们的新浪微博官方帐号:

@商业评论网(http://weibo.com/ebusinessreview

@商业评论杂志(http://weibo.com/hbrc)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
[  标签: 精彩栏目  管理人论坛  商学院  余明阳  ] 5586 次阅读0 次评论

读者评论

(评论内容为网友针对本词条展开的讨论,与本网站的观点立场无关。)


    该文章只有登录后才能评论。请先登录

    分享到:QQ空间 腾讯微博

    评论

    声明:本文由 @商业评论网 http://www.ebusinessreview.cn(转载请保留)拥有版权或由内容合作伙伴授权提供,未经商业评论网书面许可,对于商业 评论网拥有版权和/或其他知识产权的任何内容,任何人(包括博客及个人空间)不得复制、转载、摘编或在商业评论网所属的服 务器上做镜像或以其他任何方式进行使用。


    您也可以直接 在线订购 或致电 800 820 5396 购买刊登本文的当期杂志。 电子版全文将于本月内更新发布,届时您可购买在线阅读卡阅读全文。

    帐户如果还没有点数?立即 购买阅读卡,在线阅读更多精彩文章 注册冲值后仍打不开全文?请点击“ 常见问题”。如需更多信息,请进入 帮助页面
    订阅热线: 800-820-5396    邮局订阅代码: 80-115
    共1人分享过本文,他们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