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微博账号登录:

当前位置:首页 > 视屏网站 > 酷6溃败,李善友是惟一获利者?


酷6溃败,李善友是惟一获利者?

作者:胡祥宝 发表于:2012-07-24 酷6溃败,李善友是惟一获利者?

推荐度:

编者按:李善友和陈天桥,一个是从东北农村闯出来、光屁股打天下的草莽英雄,一个是昔日中国首富、互联网界入庙堂之高的政协委员;一个是充满江湖侠义的理想主义者,一个是精明务实的现实派,二人本犹如冰炭难于同炉,但却因视频这一热抛的绣球而生爱,也最终因为视频而分手。

今年7月12日,酷6传媒807万美元回购酷6创始人李善友及其团队所有股份的提议正式获批。自此,李善友彻底从酷6出局。

2009年11月,李善友所创办的酷6被盛大收购;2011年3月13日,李卸任酷6 CEO;2011年5月18日,酷6裁员大风波袭来,直到折腾到当年7月,裁员风波以“N+2赔偿(即工作年限数加2个月的工资)”平息;就在当月18日,李辞去酷6公司董事。

 


如今,正值酷6裁员风波平息一周年,而李善友所持股也在此时全部被回购,李陈两人故事就此划上句号。

短短一年,已物是人非。

“盛大在视频领域晚了一步。”2012年6月,陈天桥尚在为亏损中的酷6摇旗呐喊,他高调抛出今年酷6“会成为中国最早盈利的视频公司”。此时,李善友已绝口不提酷6。

腾讯科技独家获悉,当初酷6被卖盛大自始至终都是李善友一人操刀,其余高管直到消息公布才知晓,而李善友离职也早在酷6被购时就已约定,只是后来因为业绩惨淡而使得下台时间比约定提前了数月。

更有人士指出,李善友或许是当年酷6裁员风波的幕后策划和推动者。

李善友和陈天桥之间究竟有着怎样的爱与恨?在此我们复盘李陈二人之间的恩怨,力求将这段幕后故事完整呈现,也希望创业者能从中汲取教训,尽快完成从草莽英雄向成熟企业管理人的转变。

虽然腾讯科技多次致电和短信李善友,希望能听听这位当事人的心声,但对方均未予回应。为此,腾讯科技走访了众多原酷6高管和员工、盛大集团内部知情人和熟悉李善友的业内人士,力图尽量展现真实的幕后。

恩:雪中送炭 是知己更是贵人

“创业的关键是顺势而为。”2012年7月18日,已经是中欧创业与投资主任、兼职中欧国际工商学院创业学教授的李善友发出了如此的感慨,此时距离他彻底出局酷6仅一周。

同样,李善友和陈天桥的恩怨也是行业大势使然。

2009年年初,天气依然严寒,刚经历过全球经济危机侵袭,国内“烧钱”的视频行业一片哀鸿:56网、6间房、爆米花等视频网站纷纷因资金断裂而裁员。

此时,酷6面临同样困境,再过2-3个月就将断粮,李善友心情也降到了冰点。

“2009年时,我曾对公司前途完全绝望。”李善友曾对媒体如此回忆到。就在这一年的2月,因为陈天桥,危局有了改观。

经朋友牵线,2009年2月,李善友和陈天桥在上海首次密会接触。

“善友,找个时间我们来讨论下互联网行业的事情。”这是陈天桥在密会之前发给李善友的第一条短信。

李善友曾公开宣称双方的会面为“一见钟情”、“我们有着共同的梦想、价值观、理念乃至信仰”。

但据《IT时代周刊》报道称,密会时,陈天桥直言,酷6并不符合盛大投资逻辑。“我们只投第一名,最差投第二名。而你们(酷6)可能第三或第四,凭什么投你?”

李善友自己也曾坦承,当时酷6的流量、品牌、内容、技术、销售等不及优酷和土豆。

双方起初谈判,精明的陈天桥故意压价,但他的内心对视频有着收购的渴望。

2009年,正是陈天桥构想“迪士尼”踌躇满志的关键时期,有了盛大游戏和盛大文学,视频是陈娱乐帝国不可或缺的一环,但重新打造一家视频网站,时间和精力上都不划算。

除了酷6,陈天桥当时还找过数家视频网站寻求并购。与此同时,酷6原有的投资人也在积极寻找潜在并购者,以求接盘。

最终双方坐地讨价还价,以近4000万美元成交。投资人分析,这一价格非常低廉。“对于酷6而言,不卖就得死掉,不得已而为之,盛大则捡了大便宜。”

在被收购后的一年内,属于李善友和陈天桥的“热恋”期。

2010年,李善友多次高调演讲:需要永远感恩陈天桥,2009年,在自己最需要帮助的时候,是陈伸出了援助之手!

此时,李将陈视为人生知己。“陈天桥不仅是我的知己,更是我的贵人,没有陈天桥就没有酷6的今天,也没有我李善友的今天。”

也正是借助盛大旗下的华友世纪,酷6得以曲线上市。在李善友四处公开宣扬酷6成为国内首家上市的民营视频网站之际,优酷和土豆都还奋进在上市的漫漫路上。  


怨:失败结局从第一天就已注定

然而,短曲终,人离散。2011年3月13日,李善友卸任酷6 CEO,双方蜜月期结束。

“结局从合作的第一天起就已注定,两个人的性格截然不同,矛盾发生是迟早的事情。”一位熟悉李善友和陈天桥的业内人士如此强调。

在前酷6员工心里,李善友讲究人情,重兄弟义气,是酷6的精神领袖。别人叫他老大,他也爱用兄弟称呼人,颇有几分江湖侠义。

“我是李善友,善良的好朋友。”这是李善友开场白的常用词汇,现实中,李善友确实善于结交朋友。


土豆网一员工表示:“虽然公司层面是敌人,但我个人一点也不讨厌他,喜欢他的凝聚力和仗义。”

 

原酷6总编辑陈峰说:“李善友基本上不靠职场原则来和身边的人相处,而是靠江湖义气和个人感召力来带队。”

 

成也江湖义气,败也江湖义气。创业时候,自己说了算,李善友的江湖侠义,起了很好的鼓舞士气的作用。但在盛大介入之后,人情和职场、资本元素掺杂在一起,团队们有所失落,潜在问题随之滋生。

因为很多兄弟情义的人加盟,公司人员较为臃肿。据传,酷6当时的销售人员最高达200人,多于优酷和土豆。

比较之下,陈天桥作风强硬,任人喜欢亲人和同乡,喜欢“成本杀手”和“执行高手”。陈收购公司的策略是:先低价买入,再看业绩,不合格,就换人。

而李善友在盛大接盘酷6后,采取了豪赌的高举高打策略。据腾讯科技获悉,在被收购之前,因为缺乏资金,李善友对市场推广费用卡的极为严格。收购后,其市场推广费用是同行的2-3倍,很多是不必要的大手笔开销。

李善友当时买版权也出手阔绰,间接推高了价位,一度让对手们极为恼火。

此前,按照众多媒体的说法:对于酷6公司长远战略,李善友倾向做影视剧,陈天桥却想做成本较低、他自己一直情有独钟的视频新闻。

因为陈天桥早有新闻情结,2005年3月,陈就曾发动参股新浪的“偷袭”行动,未果后投资了几家新闻网站。

性格和个人喜好的打法不尽相同,为后来二者间矛盾埋下了伏笔。

坊间传闻,在盛大收购酷6不久,陈天桥曾多次给李善友打电话指责李的不足。“你们网站的内容比优酷差远了”类似的批评屡屡出现。

知情人士透露,李善友离职早在酷6被收购时就已和陈天桥约定,只是后来时间比约定提前了数月。陈天桥身边的人也表示,对于李善友的不满,陈天桥已经忍了好几个季度,直到糟糕业绩的披露,刺激陈天桥必须快刀斩乱麻。

2009年,陈天桥给了李善友3亿元,酷6在资金实力上不输给市场前两名的优酷和土豆。

从账面看,一年后,李善友将这3亿元打了水漂,高打高举的激进版权卡位策略并未获得成功。

酷6财报披露,2010年酷6营收2030万美元(广告收入1440万美元),亏损额却达5150万美元,是营收额的2.5倍。而对比同时期,优酷仅广告收入就高达5870万美元,而酷6的成本支出超过6000万美元,接近优酷的7040万美元。

于是2011年3月,李善友被迫提前下台,毕竟对于酷6的巨亏,其难辞其咎。

虽然后来优酷的发展证明影视剧的路线正确,但陈天桥当时已经对李善友失去耐心,换人迫在眉睫,以至于在未找到合适CEO之际,让视频门外汉、盛大首席投资官朱海发暂代。

《商业评论》网iPhone客户端

请关注我们的新浪微博官方帐号:

@商业评论网(http://weibo.com/ebusinessreview

@商业评论杂志(http://weibo.com/hbrc)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
[  标签: 人物推荐  中欧国际商学院  优酷土豆并购  时评  陈天桥  盛大集团  视屏网站  ] 2418 次阅读0 次评论

读者评论

(评论内容为网友针对本词条展开的讨论,与本网站的观点立场无关。)


    该文章只有登录后才能评论。请先登录

    分享到:QQ空间 腾讯微博

    评论

    声明:本文由 @商业评论网 http://www.ebusinessreview.cn(转载请保留)拥有版权或由内容合作伙伴授权提供,未经商业评论网书面许可,对于商业 评论网拥有版权和/或其他知识产权的任何内容,任何人(包括博客及个人空间)不得复制、转载、摘编或在商业评论网所属的服 务器上做镜像或以其他任何方式进行使用。


    您也可以直接 在线订购 或致电 800 820 5396 购买刊登本文的当期杂志。 电子版全文将于本月内更新发布,届时您可购买在线阅读卡阅读全文。

    帐户如果还没有点数?立即 购买阅读卡,在线阅读更多精彩文章 注册冲值后仍打不开全文?请点击“ 常见问题”。如需更多信息,请进入 帮助页面
    订阅热线: 800-820-5396    邮局订阅代码: 80-115
    共0人分享过本文,他们是: